这条音频是经济学者李子旸对2016年经济学研究方向性转变所做的分析和提出的观点。

李子旸是著名经济学者,也是畅销书《经济学思维》的作者。应得到 App 知识新闻工作室的邀请,他为我们独家撰稿,回顾了2016年中国经济学界的大事,并提出了2016年是中国经济研究“转向元年”这么一种观点,非常有价值,下面把全文分享给你。

2016年中国经济学界最重要的事情可能就是林毅夫和张维迎关于产业政策的辩论了。这场辩论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两位学者面对面的辩论以后,双方的支持者都认为自己这一方取得了大胜。这其实正说明,辩论并没有取得明显的胜负。到底谁的观点更正确,还需要时间做出判断。

不过,这场辩论出现在2016年,并非偶然。从经济学在中国发展来看,这场辩论很可能标志着中国经济学研究的方向性转变。从这个角度来说,2016年将是中国经济学思想史上值得记住的年头。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学发展可以分为几个阶段。

首先是摆脱原有僵化的教条桎梏。这个过程基本贯穿了整个1980年代。因为只是摆脱桎梏,所以这个阶段的经济学成果谈不上丰富。

接下来是对计划经济体制的深入批判和对市场经济的深入认识。通过一系列大的政治调整,市场经济逐渐取得了意识形态和现实政策方面的全面优势。在这个阶段,中国从西方,主要是从美国,引进了大量经济学知识。以自由市场理论为主导的西方经济学吸引了中国经济学者的大量注意力。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阶段的主题就是批判计划经济体制,为中国建设市场经济体制提供理论上的论证和根据。这个过程贯穿了1990年代中后期和21世纪前十几年。

最近几年则显露出新的思想趋势,那就是由于中国持续多年的经济增长,越来越多的经济学者意识到,直接从西方引进的、以自由市场体制为核心的经济学,并不能令人满意地解释中国的经济现实——它们既不能解释中国经济的成功,也不能为中国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实用的指南。一些学者敏锐地意识到,到了深入研究中国经济现实,从中归纳出更丰富的经济理论的时候了。

我认为,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这种思想趋势的典型表现之一。国家制定产业政策,在西方正统经济学中一向被认为是政府干预市场,是在破坏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但林毅夫却提出相反的主张。他认为,国家产业政策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对市场经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条件。林的理论,主要是源于中国的经济发展现实,张维迎则是根据西方正统经济学提出批驳意见的。

张维迎的观念处于分析“中国做错了什么?”的阶段,林毅夫是把关注重点转向了研究“中国做对了什么?”这种转向就是前文所说的中国经济学研究方向的转变。这个转变已经出现了好几年,但从思想史的角度来说,可以以林张二人的辩论为标志,把2016年称为中国经济研究的“转向元年”。

在这个研究方向转变的背后,是中国社会从决策层到各级执行者一直在坚持的“根据现实结果做出调整”的政策取向。这种取向是和教条式地坚持某种原则、某种理念截然相反的。在这种政策取向之下,2016年理论研究和实际政策的重大变化之一是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态度。

根据经济学理论,企业家精神及其创新活动,是经济发展的原动力。中国也曾因此大力鼓励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各行业的创新。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显然是过份简单化了,忽略了很多重要的约束条件。因此,鼓励创新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新”尤为糟糕。接踵而至的P2P骗案几乎酿成危害社会稳定的大乱子。全国范围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上当受骗,蒙受巨额损失。

好在经过紧急缜密的处理,P2P危机被成功地化解,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经历这个过程以后,人们对创新有了更深入更具体的认识,一些迷信已经被破除,曾经被忽略的重要的约束条件显现了出来。对互联网金融及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都得到了加强。金融发展的两面性得到了充分认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和平衡,成为深入研究和广泛讨论的课题。

除此以外,在中国改革历史、企业所有制、土地制度、城市规划、劳动经济学等多方面多领域,都呈现出类似的趋势。既有的经济学理论面临着来自中国现实的越来越大的挑战。

随着经济学研究方向性转变的逐渐展开,经济学者将对中国经济发展现实有越来越深入的认识。越来越多规律性的总结将出现在世人面前。中国这个巨大的经济现实对经济学理论发展的推动力将越来越明显。

2016年,对中国经济学来说,是个令人兴奋的新开始。一个巨大的知识矿产正逐渐显露在人们面前。

以上就是经济学者李子旸对2016年经济学研究方向性转变所提出的观点和分析,供你参考。


特约撰稿:李子旸
讲述:杰克糖

经济学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