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价值感”与领导力


领导力

6月21日,天使投资人梁宁在自己的公众号“梁宁-闲花照水录”里,辨析了一个词——“价值感”。梁宁说,“价值感”和“价值观”是不太一样的两个词。如果你问马云、马化腾等大佬,你的价值观是什么?他们可能会想一下,然后给一个符合场景的答案,多少有些包装的味道。但价值感不同。梁宁认为:“ 价值感是一个CEO内心真实的价值指针。是他做每一个微小决策时的价值判断。如果这个价值感足够清晰,那么,他的核心班子,乃至每一个员工,都会用同样的价值感做价值判断。”

梁宁曾经在腾讯工作,她说腾讯的价值感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户体验”。所以腾讯员工的动作,靠两个东西来约束,一个是KPI,另一个就是“用户体验”这个价值感。甚至,用户体验大于KPI。不可以为了完成KPI去伤害用户体验;相反,如果用户体验很棒,但KPI异常,在腾讯是可以探讨的。梁宁认为:“ KPI是个周期结果,而价值感是人内心的真实指针,体现在人的每一个行为上。所以,如果彼此的价值感高度一致,能力匹配,那么,就算暂时KPI没有达到理想,也不会顿时改变马化腾对一个人基本面的判断。”有了“用户体验第一”的价值感,把不认同这种价值感的人排除在外,腾讯就成了“用户体验神教”,马化腾成为了“教主”,代表了腾讯人对用户体验无限追求的理想。

梁宁还提到了阿里巴巴。她说曾经在杭州和几个90后的阿里员工聚会,这些人散布在阿里的不同岗位。梁宁问他们,在你们的日常工作里,做或者不做,多做还是少做,有没有一个判断的依据呢?这几个阿里的年轻人几乎一齐说:“能够帮到客户生意。”梁宁说,“帮助生意”是马云真实的价值感,所以阿里就是一个“帮助生意神教”。

梁宁说,她在和雷军的接触中,觉得雷军最真实的价值感是“性价比”,所以去年小米提出“黑科技”的口号时,梁宁觉得雷军的价值感指针摇摆了。因为“性价比”和“黑科技”是完全不同的价值方向。不同的方向,积累的资源和人才是不同的,员工对自我价值的认定和自豪感也是不一样的。当老板的价值感指针发生摇摆,一定伴随内耗与低效。梁宁认为,小米6发布,不再提黑科技,改用女性用户导向的“拍人更美”,肯定是对的路子,会找一些不该丢的分。但是,依然不足以引发崇拜。引发崇拜,才是销售神话的开始。

讲述:郑磊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