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数字技术和组织存亡


哲学

75岁的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是塔夫斯大学哲学教授和认知科学研究中心主任。2016年时,他被美国教育网站TheBestSchools评选为在世的最有影响力的50位哲学家之一。

在2015年跟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德布·罗伊(Deb Roy)合作的一篇论文里,丹尼尔·丹尼特把我们的时代比作寒武纪大爆发。寒武纪大爆发是5亿年前的一个新物种爆发时期,在这个地质时期,地球在2000多万年内突然涌现出各种各样的动物。有一种关于寒武纪的假说是,当时因为整个世界上突然充满了阳光,这就迫使当时的物种要么快速进化,要么难以适应就死亡。丹尼尔·丹尼特说,数字技术带来的透明化,就好像当时寒武纪的阳光一样,正在给当下的生命和组织带来类似的影响,要么进化,要么死亡,“每一种人类组织形式——从婚姻到军队、政府、法院,企业、银行及宗教,人类文明的每一个系统如今都因这种新的透明度而处于危境边缘。”

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丹尼尔·丹尼特表示,尽管有人认为完全的透明度是件好事情,但他却认为这会带来可怕的后果,个人和组织的保护膜在被信息技术刺穿,这让我们正逐渐进入一个几乎没有秘密存在的世界,“人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个事实:这不仅事关个人隐私,也关乎组织的隐私。每一个关心组织存续的人必须停下一切事情,敲响警钟,并开始思考如何以一种符合道德的方式保护那层'膜’。”

丹尼特对特朗普的评价也很低。他说,特朗普正在加速侵蚀人们对组织的信任,从总统职务开始,到法院、国会和媒体,公信力都受到影响。“他是一名单枪匹马的文化破坏者。”丹尼特把大量的时间用在探索如何在社群中重建信任的方法,“蓄意欺骗与我们保护自己抵御骗局的能力之间是一场力量对比极不均衡的军备竞赛,我们有失败的风险。”

讲述: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