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大选中的经济学和心理学


美国政治

希拉里·克林顿在2017年9月出版了一本新书《发生了什么》。这本书记录了希拉里视角中,2016年她和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发生的事情。在其中,希拉里写道:“我竞选总统的方式是很传统的,提出深思熟虑的政策,千辛万苦地换取人们的支持。但是特朗普竞选总统就像在演电视真人秀,不厌其烦地挑起美国人民的愤怒与怨恨。我一直在演说中列举这个国家的问题有哪些解决措施,他却一直在推特上大放厥词。”

知名经济学家黄亚生读了希拉里这本新书,他在《南方周末》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这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竞选策略的差别。“民主党是很好的经济学家,而共和党是很好的心理学家。经济学家摆事实,讲道理,说数据,玩逻辑,而心理学家懂得如何煽动人的情感,如何挖掘人的深层情绪。在大学我们都是以理服人,用数据PK,但在政治竞赛中,谁能调动人的情绪,谁能把选民的感情煽动起来,谁就占上风。”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党很受学术界欢迎,但是共和党却能赢得更多选民支持。而且,因为情绪而产生的支持,是没有上限的。比如,特朗普就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我就是站在纽约大街上杀死个人,支持我的人照样支持我。”

民主党更多诉诸于选民的理性;共和党更多诉诸于选民的感性。“在政治领域,感性比理性强大的多, 特别是人类最最原始的情感,比如恐惧、不信任、怀疑和自私。共和党的高明就是它把这个心理学的原理在政治领域发挥的淋漓尽致。”比如特朗普就在竞选中提到移民犯罪、恐怖袭击、外国人抢美国人的工作等,即使数据显示美国犯罪率是历史上最低的,选民还是会受到恐惧的驱使,把票投给他。

有一个数据的例子是,2014年美国死于恐怖主义的人是18个,从1970—2014年一共是3521人,而且主要因为2001年发生了911事件。仅仅2015年一年,美国国内有8512人死于枪支暴力事件。但是,如果你强调2014年有18个人死于恐怖主义,选民就会把票投给你,如果你不厌其烦去分析恐怖主义和枪支暴力,只能丢掉选票。

讲述: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