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的反思:知足常乐和方差


教育创新

2008年2月,当时40岁的知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选择从美国回中国,到清华大学执教。回国之前,施一公已经是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习教授、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今天施一公是清华大学副校长,同时也是中国科学院和美国科学院的院士。9月16日施一公在电视节目《开讲啦》中说,他回国的目的是“想影响一批青年人,想培养最优秀的创新型青年才俊”。

在美国时,施一公常常心里不平衡。因为他能看到很多极其优秀的中国学生到海外留学生活,但是脱颖而出的却非常少。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当助理教授的时候,会去跨国制药公司参观交流,接待他的都是白人,给这些公司打工的,有非常多国内一流名校毕业生,施一公认为,“他们的智力、能力、学识远远高于他们的老板、他们老板的老板。可是他们很满足,这是件非常遗憾的事。”

施一公认为这是中国文化中的“知足常乐”起到的负面作用: “知足常乐用在对生活,对物质利益的追求上没错,但是我们这些接受了大学文化教育的、得到一些特殊教育资源的中国人知足常乐,这就有大问题。”

他的另一个反思是,为什么中国大学生中难以产生拔尖的创新人才?应该如何鼓励创新?施一公找到的答案是,中国的大学生“均值很高,但方差很小”,“我们不喜欢大家标新立异,我们喜欢大家都循规蹈矩,走路、坐姿、衣服、发型,都尽量统一,这种情况下培养的学生,思维方式也受禁锢,会阻碍创新。”

施一公从美国得到的经验是,教育公平由公立大学保障,但是要有私立大学来保障“卓越”,也因为如此,施一公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研究型民办大学西湖大学。

上面提到了一个名词“方差”。我们之前在解释为什么中国服务业水准总是被吐槽被抱怨时,也提到过这词。最大房产中介公司链家的创始人左晖说,他们做服务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努力控制方差。方差是一个统计学概念,方差可以用来衡量一个随机变量跟常态的均值之间的偏离程度。在服务业讲方差,方差越小,服务质量越可预期,越标准化,如果要开连锁店,控制方差就很重要。大的餐饮公司,比如肯德基麦当劳,服务水平方差就很小。施一公在这里讲人才的方差,方差越小,大家就越千篇一律,方差越大,出现天才的概率就越高。

讲述: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