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非虚构写作的文学价值


文学

2017新京报·腾讯年度好书颁奖活动的现场,作家袁凌分享了自己对非虚构写作的看法。除了是作家之外,袁凌此前也是一个调查记者,写过很多调查报道和非虚构作品。

袁凌谈到了小说这种虚构文学形式,用它来与非虚构文学对比。他说:“小说是发声的,有一个导游,提供有头有尾、符合你心里预期的一种顺溜的故事。小说就是满足人类某种心理惰性的东西,是现实中一种不完整性的弥补。但是我们老是这样弥补,就不愿意直面现实。现实里的事物是仓促的、破碎的、不完整的,它没有那么完整的剧情,没有导游带给你成套的观念。”所以袁凌认为:“事物本身是可以说话的。我们面对它,应该有一个自行呈现的态度。我们真实地把材料提供上去,用我们有限的、残损的视角不侵犯材料的性质,这样它的开放性才会显露出来。”

袁凌认为,我们习惯导购员给你导购时,商品自己的美和价值反而在一个顾客面前呈现不出来。非虚构写作不是没有文学性,而是说打破文学性天衣无缝的幻象,提供给大家一种互动式、交流式的表达方式。他说:“我认为在非虚构写作里面,文学性的体现是,我们对事物有什么感受,这个感受是诚实的,是你感受到什么程度,你可以表达出来。但是你要注意,你要主动收缩自己、你的感受,比起事物的感受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你的感受只是服务于事物的感受,让事物说话。”

总之,袁凌的观点是非虚构写作也有文学性,它与小说等不同的价值和处理方式是让写作对象的美更多地自己呈现出来。

讲述:郑磊

洞察写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