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英国社会企业家欧文(Jo Owen)在《金融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为了应对未来人工智能技术的挑战,目前的学校教育应该调整方向,转而培养隐性知识。

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是哲学家迈克尔·波兰尼提出来的概念。波兰尼把人类的知识分为两种,能够被书面文字、图表和数学公式等表述出来的是显性知识;不能够被表述出来的,比如人们在做事过程中学习到的实践经验,是隐性知识。

欧文借用了这个知识的分类法。在他看来,现在学校侧重教育的读写能力、计算能力、外语和一些理科知识,都属于显性知识。而人工智能在处理这些显性知识方面会远远胜过人类。“教育体系培养出的人比二流电脑强不了多少,因此如果教育的重点继续放在把显性知识传递给下一代上,我们就有麻烦了。”

电脑和人工智能没有办法胜任的,其实是掌握隐性知识,比如团队合作、领导能力、倾听能力、跟人打交道的能力等等。欧文说,这些技能属于“诀窍技能”,而不是“事实技能”。事实技能很容易衡量,也很容易通过教育交付,但是诀窍技能就相反,很难衡量,也很难交付。但这才是人类真正胜过机器的地方。

所以,他认为,学校教育应该有一个转向。教育的标准,不应该继续衡量学校多擅长去传授显性知识和事实技能,比如外语和数学,而应该转向隐性知识和诀窍技能,比如如何处理不确定性。

讲述: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