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艺术追求的是恰当而不是美


艺术

曹兴诚是世界第二大晶元代工厂台湾联华电子前董事长,他也喜欢艺术品收藏,是台湾科技界和收藏界的知名人物。在乌镇文化讲堂活动上,曹兴诚分享了自己对美和艺术的看法。澎湃新闻刊登了他讲的内容。

曹兴诚认为,艺术和美感不一样。美感是本能的、直觉的,它是感觉性的东西,但感觉里还有大量的思考和智慧。而艺术不等于美感,比如小孩子画画,父母看了会说画得好看,而不会考虑恰不恰当。可是如果你问艺术家追求美吗?艺术家会说他们追求的是恰当。

曹兴诚举例说,王安石写“春风又绿江南岸”这一句诗,这个“绿”字就考虑推敲了很多,最后把形容词当动词用最恰当。写诗词或者作曲,追求的也是恰当。怎样才算恰当呢?曹兴诚认为,就是看在美之外,还能不能创造出新奇、创意,创造出各种力量感、动感、韵律感等等。要经过非常多的推敲,才能达到恰当。

曹兴诚说,毕加索的画很抽象。他的画作《格尔尼卡》描绘了1936年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派空军把格尔尼卡炸为平地的景象,事件中死伤了很多人。毕加索用了黑白灰三个颜色,把文艺复兴以来强调的东西都扔掉了,对比、光影、明暗等都扔掉,变成了一个象征性的画面。参观者看到会感到很震撼。曹兴诚说,现代艺术不是追求美,也不是追求写实,而是追求恰当。毕加索用这样的表达,把当时轰炸时的鬼哭狼嚎、人神共愤的氛围恰当地表现出来。此外,古埃及壁画上,每个人的脚会朝向一面,脸朝向另一面,几乎千篇一律。有的观众会觉得很别扭,为什么不画得灵活一点?其实这种画风在古埃及流行三千年,因为当人物多的时候,用这样的画法最能够表现秩序感,看上去就会很庄重。而个体的美可能就会造成整体的丑,所以看上去个体很别扭的画法表现得最恰当。

以上是曹兴诚对美和艺术的观点,希望对你有启发。

讲述:于浩

艺术恰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