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为什么政府不应该资助教育体系


教育

布莱恩·卡普兰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2007年,他出版的《理性选民的神话》在当时引发了巨大影响。这本书颠覆了很多人对民主的传统认知,提出选民非但不理性,而且由于他们对现实的错误认知,很可能会投票做出糟糕的选择。这本书已经成为政治学领域的名著。

卡普兰教授2018年的新书《指控教育:为何教育体系在浪费时间和金钱》再次掀起了激烈讨论。这一次,卡普兰的矛头对准的是教育。《第一财经周刊》介绍了卡普兰的这本新书。

卡普兰在书中提出: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都不应该由政府通过纳税人的钱来提供资助。这些学校的运营费用,应该来自学费和私人捐赠。

卡普兰的理由是,教育的主要价值,尤其是高等教育的主要价值,其实是提供“信号”,也就是,拥有高等学位,比如博士,是显示一个人的智力和能力的信号。但是,这些教育本身并没有教给人多少真正有用的东西。

这个理论其实是进化学者一直都在讲的。在进化学者看来,一个人能够坚持读下博士学位,就像孔雀拥有华丽无用的尾巴,或者雄鹿拥有已经妨碍其灵活行动的鹿角一样,都是一种进化过程中的信号。孔雀或雄鹿发出的信号是自己足够强壮、基因足够好,因此即使有这些不利条件也可以生存。而一个人能够读完很难完成的高等学位,也是在向其他人传递出一种信号:他足够聪明、足够有毅力,可以坚持下来。

在卡普兰看来,高中和大学开始的大多数课程都没有必要,也没什么用,只能在很微弱的程度上提升学生的能力;教育80%的价值就是信号。既然教育的主要价值是信号,那么,对于全社会来说,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时间和金钱的浪费,特别是对那些本来就不打算顺着教育体系一步一步往上学的人而言。因为他们本来应该去学习那些更实用的专业技能。再往下推论,政府也不应该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仅仅为了发出信号的教育体系。

总之,知名学者布莱恩·卡普兰认为,现有的教育体系尤其是高等教育,只对少数人获取优越信号有帮助,因此对全社会的金钱和时间而言都是一种浪费。这是一个非常有颠覆性的观点。

讲述:郑磊

教育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