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想到”不是艺术,“做到”才是


艺术

艺术家蔡国强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用火药制作的“大脚印”,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火药也成了蔡国强标志性的艺术创作媒介。蔡国强在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举办的个人展览“绘画的精神”,展出了将近30件火药绘画。蔡国强的新纪录片《绘画的精神》参加了上海电视节,片子讲述了他准备这个展览的过程。在接受“界面文化”采访时,蔡国强把用火药创作作品,比喻成“民主”和“独裁”之间的摇摆挣扎。民主在于火药自由释放的能量;独裁在于艺术家根据自身的复杂情感,给火药提出了美学上的要求。

蔡国强说,这个过程虽然看上去很焦虑,但反过来也是一种幸福,“很多画画的人没什么可焦虑的,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他的问题便窄了。我真的是有很多问题的,一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来了,一直在难题里挣扎,但这其实是好的状态。”

蔡国强有一句名言:“艺术可以乱搞。”他表示,乱搞不是毫无章法,也不是胡作非为,而是适当地抛开大道理和大理想,把艺术切实地做出来。蔡国强认为,做艺术不能观念先行,“想到”不是艺术,“做到”才是。他非常在意自己是否能在创作中“做到”,“艺术家要防止成熟,我就不喜欢看成熟的艺术,我喜欢朴实的情感。对我来说,表现说教、成熟的感觉是要警惕的。”

此外,在被问到中国艺术是否向西方学习时,蔡国强认为,整体上中国当代艺术是学习西方的,因为当我们用观念艺术、装置艺术等流派去定义艺术的时候,必须承认西方是最早的实践者。但更重要的是,中国艺术家在21世纪时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表现自己。在蔡国强看来,西方当代艺术家也处在价值观混乱的状态,他觉得从美国“9.11事件”到现在,西方没有创造出很有影响力、很有力量的东西。蔡国强说:“经济发展和国家新旧交替的时刻,是有可能创造出了不起的东西的时代,但我们并没有找到这个答案。这才是我们可惜的地方,也是我们应该反省的。”

讲述:于浩

艺术蔡国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