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CEO丁磊曾说过,网易像一家联邦制公司,做产品的方式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已经有很多家公司做地图了,网易就不做;网易对内容和文化领域一直很有兴趣。

有道是网易旗下的教育科技公司,推出的产品包括网易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等,总共服务了8亿用户,目前这家公司的估值为11亿美元。接受微信公众号甲子光年采访时,网易高级副总裁、CEO周枫进一步介绍了网易做产品的思维方式和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的价值。

首先是做产品的思维方式——以用户为中心。周枫说,一家公司会有一个主要的思维方式,不管是网易还是有道,投入很多资源做一件事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件事是从用户角度出发的。一旦符合这个出发点,网易团队就会去做,而且以前可能做不到的事,因为科技的发展最终能够做到,“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大家的行为习惯、AI的能力,会决定你的事该怎么做”。

周枫介绍,网易之所以强调“用户为中心”,是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变成以公司或者战略目标为中心。在他看来,公司推出产品和服务的最终愿景就是服务用户,如果把自己的目标放得高于用户,最终用户就会不认同你,“紧紧盯住用户到底面对什么问题,比盯住我想做什么更重要”。

他认为,很多公司都会进入一个误区:夸大技术的力量,“你得对用户有敬畏——用户是聪明的,理性的,用户往往比很多人认为的聪明很多”。

周枫认为,用户也许无法说出自己的需求,但当用户看到一个产品,知道是好东西、能够很快学会用、用完还觉得比其他产品好,那么这就是一个好产品。

还有观点认为,网易其实是一家“消费升级”公司,周枫表示认同,“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希望等在用户马上会到的那个地方”。从有道公司的出发点来说,就是用技术和AI让学习和工作变得更加轻松有效。

对于在线教育,周枫说,之前没人试图去给它下定义,比如在线教育应该由什么组成,各部分是什么关系。于是,有道归纳出了一个概念,就是“TEACH‍‍”(“T”,Tools,指学习工具型APP带来的用户基础;“E”,Educator,代表与优秀的老师共赢;“A”,AI,人工智能,“C”,Content,高品质内容;“H”,Hardware,智能硬件)。这也是有道做教育的模式。

周枫发现,做在线教育产品最大的问题是“反人性”,或者叫“反荷尔蒙”,这让教育和其他产品不一样,“教育产品做好了可能还没粘度”。比如,你费了很多劲把产品做得特别好,但用户用了一下就丢掉了,“互联网上你没办法把学生关住”。

在线教育行业一度很流行游戏化教育,就是用平板电脑给儿童做阅读、绘本、益智游戏,但周枫认为,当“你期望的产品粘性基本需要把教育变成游戏才能实现,那就没有教育了”。

后来,有道摸索出了一条出路——直播。直播有时间限制,可以替代教室的空间限制,解决用户的听课率,而且这种形式也有临场感,老师可以使用自己的表演能力、语言能力、交互能力,用户也愿意留言,一留言、一交互,大家就集中注意力了。

有道的付费精品课程收入,如今已经占到公司整体营收的50%以上,而且还在不断提升。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存在的合法性是什么?周枫的答案是:效率和效果,“效率是我花一块钱能有多少服务,效果是同样的服务用后有多大提升”。他认为,价格永远围绕价值上下波动,商业模式永远只是一个把价值变成价格的手段而已,重要的是,你确实能把某个产品做得很好。

教育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