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知名商业作家吴晓波采访时,滴滴CEO程维表示,他确实会从战争史去学习竞争方面的经验。他的桌子上放了一本《战国》,里面有一句话,他认为也反映了互联网出现后的商业竞争,“大争之世,凡有血性,必有真心”,“互联网出现后,行业天下大乱,在创业门槛变低的同时,行业竞争也更加激烈。在面对竞争、发展、挑战等各种各样的事情的时候,容错率低,需要跨界去寻找‘智慧’。”

在前两年同美国网约车巨头优步竞争时,程维说,滴滴“在国际化的视野下,运用了阻击战的战术”。一方面,滴滴把中国当做最重要的阻击战的战场,消耗优步的资源。当时有媒体报道说,仅仅是2015年这一年,优步就在中国市场亏损了10亿美元。另一方面,滴滴在全球布局,“几乎投资了优步在全球的所有对手”,比如北美的Lyft、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的Careem、欧洲的Taxify。滴滴会和这些公司每年进行一次交流,“表示盟军的立场,每个平台守住一块战场,相互协调”。

最后竞争的结果是,优步决定放弃中国市场,把优步中国并入到滴滴,换取了滴滴的一部分股份。

程维也再次回应了关于垄断的问题。此前,因为打车困难和打车价格回升的问题,滴滴一再被指责为垄断。程维解释,首先,滴滴其实仍然面临着激烈竞争,数得出名字的对手就不下十家,而且,还不断有新对手出现。其次,再退一步,他也不认为大家应该担心垄断的问题。程维以谷歌和Facebook为例,谷歌和Facebook在美国占有了搜索和社交网络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变成一个垄断市场的企业”。

他认为这跟互联网精神有关,互联网精神的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而垄断的目的是从用户身上获取更多利益,因此会伤害用户。程维的言外之意是,对垄断的担心,是因为没有更深入地理解互联网精神和互联网时代的规律。因此,他说,“我希望不仅是用户,学界、监管等方面也要认真地研究互联网时代的规律。”

互联网滴滴程维商业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