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估值全现金收购了外卖公司饿了么。随后,阿里向饿了么派出了一名CEO王磊。王磊2003年就加入了阿里,并且曾经担任阿里健康CEO。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的职务则变成了公司董事长。与此同时,饿了么在外卖领域的竞争对手美团正在寻求公开上市。

在8月初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饿了么新CEO王磊说,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有三个重要原因。首先是本地生活对阿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入口。从实物电商、内容数字电商到本地服务电商,一脉相承;其次,外卖公司培养出的即时配送体系,对于阿里的新零售而言,属于核心基础设施;第三,外卖和本地生活服务有高频支付场景。这三点其实也是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投资美团的原因。

在谈到和美团的竞争时,王磊说,以前饿了么和美团的竞争,是站在一楼打二楼,属于仰攻,难免吃力,而现在,并入阿里之后,饿了么“站到六楼去了”。

比如,在处于竞争核心的三、四线城市,拉来一个饿了么客户,起码多了一个支付宝的用户和一个手机淘宝的用户。这属于用户下沉的协同效应。

再比如,在刚刚过去的世界杯,同属于阿里体系的优酷拥有世界杯转播权,饿了么的会员那几天就可以在优酷免费看世界杯。

尽管王磊把外卖市场份额50%作为一个目标,但他也表示,份额仅仅是个数字。现在,同对手的竞争,“是一个生态体系的竞争,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业务上多花点钱。今年就两件事情——把市场份额打下来,把蜂鸟物流做好。”

他也把阿里巴巴做生态的经验带到了饿了么。围绕着阿里巴巴的生态,有大量的公司,比如做电商代运营的公司、做仓储物流的公司、做营销方案的公司。但是,围绕餐饮的类似生态却并没有出现。“两家之前都顾着打架去了,对整个生态的思考非常少”。而现在他要考虑,“哪些事情是自己做,哪些事情是别人做”,“这是个平台生意。做平台必须想清楚你的边界在哪,你不能什么都做。”

商业饿了么王磊生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