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他山石智库”介绍了斯坦福教授杰弗瑞·菲佛(Jeffrey Pfeffer)的新书《工作至死》(Dying For A Paycheck:How Modern Management Harms Employee Health And Company Performance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菲佛教授在书里说,现代公司的工作压力问题,已经对工作者的健康和公司的效率产生了糟糕影响。

超时工作,也就是加班问题,是工作压力的主要来源。菲佛教授说:“在一个反常的扭曲中,超时工作已成为一种身份象征——它表明了一个人是非常重要的,是不可或缺的……同样,人们想要为工作投入更多的时间以显示他们的价值。”也就是说,无论是老板还是雇员,都已经把超长时间工作视为工作文化的一部分,非常自然地接受下来。老板会把超时工作当做员工努力、忠诚、愿意自我牺牲的标志;员工把超时工作当成自己勤奋、重要、有价值的标志。书里面引用了一项调查数据说,81%的受访者表示会在周末查看电子邮件,55%的受访者会在晚上11点后登录工作系统,还有59%的受访者会在度假期间查看电子邮件。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更长时间的工作,会带来更多的产出,但是,菲佛教授的研究却指出,事情并非如此。

一方面,超长时间工作其实会降低工作效率。一项针对美国18个不同行业人士的数据显示,工作时间延长10%,生产力会降低2.4%。而且,随着加班时间变得更长,生产力速度还会继续下降。

另一方面,根据菲佛教授团队的研究,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900亿美元的医保费用同工作压力有关,比如工作时间长、工作掌控力低、工作和家庭发生冲突等。

如何改变这种状况呢?菲佛教授也给出了一些方案。

首先,要改变一个固有观念,也就是,一个人只有不断忙碌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改变这一点需要从管理者开始,比如,管理者要尽量做到不在非工作时间向员工发工作邮件,鼓励员工回家时就要放下工作。

其次,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应该帮助公司建立更健康的工作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员工应该可以得到社交支持,也就是工作中的朋友和支持自己的上司。如果能做到对员工的真正关心,不仅仅是把员工看成一个生产力因素,而是完整的人,那么员工会更乐于工作,而且离职率也会降低。

总之,工作压力问题已经对员工和公司都产生了负面影响,要改变这一点,要从改变现代人对忙碌才有价值的固有观念,以及公司的工作环境。

职场压力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