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画报》专栏作者周轶君介绍了《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报道。报道中说,2018年在美国,报名新闻系的学生达到了历史高峰,全美不同学校新闻系的报名人数都有6%~10%的增长。

这个数据应该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原因是:新闻业其实正在遭受史无前例的打击。一方面是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冲击,用户唾手可得各种免费内容,并且似乎对所谓的高质量内容并不感冒;其次是媒体原本的广告商业模式受到挑战,很多媒体的营收都在下滑;第三是媒体的可信度也在经受各种考验,比如像特朗普和马斯克在内的名人就在公开表达对媒体的不信任,同时借助推特发表自己的观点。

为什么这种情况下,想要做新闻工作的年轻人却变多了呢?

《大西洋月刊》的解释是,“政府越不靠谱,想做新闻的人越多”。这里有一个历史上的例子,1972年,《华盛顿邮报》两名年轻记者开始报道“水门事件”。一年多之后,随着报道和调查的深入,他们的报道迫使当时的总统尼克松引咎辞职。这个过程中也伴随着新闻系学生的增长。1970年全美新闻系学生总共有33000人,到了1979年,人数增长了一倍。

另一家美国媒体的解释是,学生们之所以这时候还想学新闻,是希望学习“如何尽可能接近真相”,去解开自己对世界的困惑,用新闻的操作手法,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科技的手段,去寻找“事实”。

这篇报道还有一个黑色幽默般的结尾:2026年预计新闻行业工作岗位减少9%。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