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40周年。这四十年中国可以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如何从一个穷国,变成了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媒体上经常谈到的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是从何而来的?美国又为什么要同中国发生贸易摩擦?

微信公众号“腾云”发表了一篇文章,在其中,经济学家周其仁就回答了这些问题,对中国和美国经济现状进行了解释。我们在这里给你简要转述一下。

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呢?答案是,中国通过改革开放,把中国经济同全球市场连接起来,打通了富经济体和穷经济体。

周其仁教授打了个比方,富经济体和穷经济体,原来是两个海平面,一个是高海平面,一个是低海平面。如果两个海平面中间有壁垒,不开放,那么两个经济体可以各过各的日子。但是打通了之后,两个经济体各自都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

开放之后,发达国家的技术和资本,会向贫穷国家流动。因为技术和资本都要追求收益,这是经济规律,就像水必然会从高海平面向低海平面流动一样。发展水平低的地方,因为穷,所有各项成本都很低,尤其是人工成本。所以,穷经济体生产出的产品,相对于原来富裕经济体制造出来的产品,就有了价格竞争力。对于中国而言,开放以后,就有了大量的产品可以出口。

周教授说,这就是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基础:资本和技术进来,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去。

为什么会出现发展不平衡的现象呢?也跟中国的开放和产品出口有关系。

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产品出口到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贸易顺差,赚回来很多外汇也就是美元。同时,中国在不断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外商在中国投资的也是美元。所有这些美元,进入中国,首先要在中国的商业银行换成人民币。商业银行再去找央行,把美元换成人民币。

央行哪来这么多人民币,跟商业银行的美元换呢?答案是,基础货币。

央行手中的基础货币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来源是,央行可以自己发行货币,也就是通俗说的印钞票;第二个来源是,法定准备金,法定准备金指的是,商业银行吸收的储蓄中,按照规定,必须有一定比例放到央行中。因此,理论上,无论商业银行吸收进来多少美元,央行都可以用基础货币,把它买过来,变成国家的外汇储备。

商业银行从央行手中拿到人民币后,就可以把这些钱拿去放贷,而且放贷的钱还会有一个放大的过程,因为一笔贷款,可以周转好几次。“基础货币如果放得多,商业银行就有力量往市场多放信贷,广义货币的量就开始增加。”

如果广义货币的量跟国内市场供应的商品和服务匹配,那么物价就是平稳的;如果不匹配,市场上的商品和服务供应量低,那么商品价格就会上涨。中国经济前些年一直是出口驱动型的,产品出去,钱回来,结果就在国内形成了货币数量和商品服务数量之间的不平衡。“这个力量一年又一年地积累,国内就会出现所谓不差钱的宏观环境。”

市场上钱很多,如果钱流向某个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的产品供给跟不上,那么,物价就会上涨。连续上涨之后,大家就会形成预期,它还会继续上涨。然后,“这种自我强化的预期变成国民经济当中越来越大的力量,资产价格就这么起来了。”

周其仁说:“什么叫资产价格?只要持续涨,任何东西都可能变成资产,跟它的物理特性没有关系,它可以是土地,可以是房子,可以是邮票,可以是一盆花,也可以是一头羊。在自我加强的预期之下,有的必需品价格会涨得厉害,货币量大到一定程度,必需品供不上来时,就形成通货膨胀。”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的上涨,原因都是如此。

这是中国的情况。而在美国那边,资本和技术向外走、低价产品向内走又带来了什么?

答案是:贫富差距的扩大和蓝领工人的失业。

富国的资本可以从穷国的经济增长中分享到好处,华尔街就是全球化的绝对受益者,全世界的公司都要到华尔街去融资。富国的科技公司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比如,中国是很多大科技公司最主要的市场之一。

但是,除了金融和科技之外,富裕经济体还有大量的传统行业。当传统制造业的生产制造转移到中国之后,这些国家的工人就要面对失业。周教授打了个比方,过去是发达经济体内300个工人关起门来竞争,开放之后,是3300个人一起竞争,而且其中很多人干和你一样的活儿,工资却只是你的1%。因此,必然带来的就是富经济体内,很多传统行业工人的失业。

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大规模的失业,让发达经济体对开放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这也是为什么近两年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反而开始反对全球化,而中国反而变成了全球化的拥趸。

周其仁教授说:“从就业层面看发达国家,你会知道为什么美国的政治发生了逆转,从同情中国人,嫌中国人不够开放,到现在对你的开放害怕了。”这也是中美贸易摩擦发生的原因。

以上就是经济学家周其仁对中美经济现状的解释,希望对你能有启发。

周其仁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