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家境贫寒的孩子负担不起电子产品,不能在网上进行学习和讨论,与家境富裕的孩子产生了数字鸿沟。现在,大多数人都拥有了科技使用权,但又产生了新型数字鸿沟,《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提出:“来自中产阶级以及更贫穷家庭的孩子,可能会在电子设备的陪伴中成长,而那些精英的孩子将会回归玩木偶和看护人陪伴的生活。”公众号“全媒派”编译了文章。

文章介绍了几项调查。一家名为“Common Sense Media”的公益型媒介监测机构最近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平均每天在电子“屏幕”上花费8小时7分钟,来自更高收入家庭的同龄人,大约只花5小时42分钟。

此外,还有两项研究显示,白人家庭的孩子在“屏幕”上花费的时间,要远远低于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儿童。同一社区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电子产品的使用差异也在不断扩大。在硅谷一家精英私立学校Waldorf里,找不到一台电脑或其他电子设备;附近的公立中学,正在宣传自己的iPad教育计划,在这里iPad是必不可少的学习工具。

苹果和谷歌等科技巨头正在不遗余力地支持电子设备应用到教育中,帮助孩子在未来取得成功。但越来越多精英家庭的家长们发现,所谓的“未来”似乎成了科技公司拓展市场、资本竞争的谎言。曾在微软、英特尔工作过的罗兰(Pierre Laurent)说:“生活在硅谷的人很清楚,大数据、人工智能是未来发展的核心。但这些不是你从小开始玩手机,长大后就能非常擅长的。” 在电子“屏幕”上花费大量的时间,还可能会造成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远离现实世界。

在帮助孩子逃离电子屏幕上,富有家庭有很多昂贵的方法,比如,将孩子送入没有电子屏幕、课外活动丰富的私立学校,聘请保姆当孩子们的“手机警察”。穷人家的孩子,却无法拒绝公立学校日渐“电子化”的教学要求。

以上,就是《纽约时报》提出的新型数字鸿沟话题,希望对你有启发。

精英教育电子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