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艺术家徐冰、诗人西川、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进行了一场对谈活动。活动中,徐冰从艺术家的角度,谈到了他对现在的一些流行文化现象的观察。

在徐冰看来,“今天我们处于数字制造的多层生活层面,使我们对真假的辨别是被动的。”他举了抖音的例子。如果有一个人在抖音上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短视频,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所有看到、围观的人,都会不断赞颂这段视频和发视频的人;如果有人跳出来说这是假的,真实生活不可能这样,其他人反而会觉得很奇怪。徐冰说:“今天太实在的人是不行的,因为你和这个时代的工具也好,跟这个时代的节奏也好、趣味、流行性也好都是违背的……今天每个人都在和我们的手机配合着演双簧,我们发布给世界的,完全是我和我的手机在配合着向世界表述我是谁,我长什么样子,我想说什么。实际上你根本看不到真实的这个人,所以在今天,真假这个事变得很怪诞。”

徐冰也发现,拷贝文化是中国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表现。“每个接受教育的人,开始几年都是在拷贝。”比如,中国人会明目张胆地说,自己在临谁谁谁的画,临完之后,还要加上自己的名字。再比如在书法里,同一幅书法,造假者可以从一张宣纸上揭出一幅字,然后再染出另一幅字,这两幅都是真的,从法律和物理层面都是。

最后,徐冰在谈到艺术时说:“对任何东西的判断,都得在一个流动的文明进程中来看,否则没有办法判断它的价值。”在他看来,美国艺术家之所以了不起,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文明探索在20世纪是成功的。比如安迪·沃霍尔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安迪·沃霍尔代表的流行文化和商业文明成功了,“他的作品有价值,他的零零碎碎的所有行为都有价值,就是因为他参与了文明的进程。”

以上就是徐冰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对于手机、抖音等流行文化的看法。

徐冰艺术双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