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贾樟柯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第二期艺术沙龙上,谈到了他如何划分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以及当代艺术对他拍摄电影的启发。《新京报》整理了贾樟柯的发言。

贾樟柯认为,创作初衷和意欲达成的目标,是区分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的重要标志。在艺术电影中,编剧、导演、演员等创作核心,是为了把内心真实的声音传达出来、把对电影语言的探索传达出来、把此时此刻对人和事的看法讲述出来,而进行的创作。商业电影的整个组织模式和创作方法,则是从市场导向推算出来、组织起来的。

不过,也有一些导演会在类型片和商业片中放入自己的哲学思考,他们的影片既符合市场要求和规律,又保持了作者性,比如法国导演梅尔维尔、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和香港导演杜琪峰。

贾樟柯在读书时,接触到了当代艺术。那时,山西有一个大型艺术实验叫做“乡村计划”,绘画艺术家、行为艺术家、音乐人、电视人、作家都参与其中,一同下乡,他们面对同一个创作对象,用新的语汇传达自己在转型时期的新感受。这个计划的结构性给贾樟柯带来了非常大的震撼,贾樟柯认为,当代艺术和传统艺术的区别在于:是否置留了一种“多义性”,也就是可以让人们用各自不同的生命经验去附着、去读解。

在电影创作中,贾樟柯会打破单一线性叙事的束缚,尽力追求多义性。比如,他在影片《天注定》中,用四组嵌入在暴力处境中的人物来表达密集发生的暴力事件,“单一的故事无法解释或描绘我们对这类事件频繁发生的感受”。再比如,他在《二十四城记》里用纪录片的方式拍摄下岗工人,但是又虚构了四个角色,一个角色身上有十几个工人的记忆,“如果不通过虚构把众多人的记忆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那这部影片传达的历史信息、生存信息就会变得非常窄”。

贾樟柯说,有一些电影虽然拍摄的是当下的故事和人物,但它对社会和人的理解是陈旧的。一些老电影却可能是当代的,因为它们是在当代语境之下进行拍摄的,是和当代艺术的思考并驾齐驱的,带给观众以新的理解人、理解社会、理解事物的方法。当代艺术就是这样具有启发性和精神性的。

以上,就是导演贾樟柯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希望对你有启发。

电影创作贾樟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