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谷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的规模和影响越来越大,对这些巨头实施监管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我们应该对这些公司采用公用事业监管和利润监管吗?在混沌大学主办的独家新经济思维大课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诺(Jean Tirole)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认为,我们很难对大公司实行公用事业监管和利润监管。微信公众号“笔记侠”发表了让·梯诺的讲课内容。

首先,公用事业监管是所谓的服务成本监管。举个例子,你要衡量电信公司或者电力公司的成本,第二年调整价格,以确保这些公司收支平衡,获得一些资本回报。这就是收益率监管或者服务成本监管。但是,科技公司很难衡量成本,一方面,你必须衡量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意思是说,谷歌在没有成为巨头之前,可能有很多潜在的“谷歌”,如果你打算用公共事业监管的方式来监管这些公司的费用,就必须在生命周期中追踪这些公司。但你没办法这么做,因为你要追踪所有公司,并且试着计算它们成为巨头的可能性。比如说,研发一种新药,大多数药物都会失败,成功概率也不知道,这时怎么合理的计算成本呢?

其次,这些巨头都是全球性的公司。谷歌有很多钱都是在美国之外赚的,Facebook也一样,它们都是全球平台。但是,过去的监管情况是,所有受监管的公司都是国内公司,只有一个国内监管机构。目前还没出现超越国家的监管机构,以后也许也不会有。这就引发了各国监管机构的协调问题。而且,这些公司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无形资产,比如数据、专利,很难定位这些无形资产是在这个国家,还是在那个国家。因此,从国家的角度去规范这些公司实际上是很难的。

以上,就是让·梯诺对于监管大公司的看法,希望对你有启发。

监管科技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