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86岁的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去世。李学勤在史学界地位非常高。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汉以前的历史文化,在甲骨文、青铜器、战国文字等领域都有很深的研究。他也是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的组长。微信公众号“文化纵横”编辑了一篇李学勤先生生前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谈论教育问题的文章。其中,李学勤先生对教育提出了不少批评意见。

第一个意见是,现在的教育,更容易让学生偏科,而不是广泛涉猎多门学科。李先生的专业是古代文明研究,在这个领域里,研究时需要学者把几门学科结合起来,如历史学、文献学、古文字学、考古学乃至一定的艺术史知识。但是,他发现,今天很难招到这样的学生,“学历史的对考古学不太懂,学古文字的对文献、考古又不太懂,学考古的文献又比较弱。最糟糕的是,他们的外语每每比较差,外国文献很多,非常需要懂外语的人对中外进行比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李先生说, 也不能怪学生,因为现在的本科期间,学时太多,课程扣得太死,学生根本没时间去考虑别的。但是,英文的大学,也就是university中,本身就包含了“普遍”的意思。“一个真正的大学,应该是多学科的、多门类的”,不是说仅仅有很多学科,而是学科交叉融合,多学科的学者成为一个整体。

第二个意见是,没有基础科学,应用科学就是无源之水,但是,今天的基础学科很不容易招到高质量的学生。

李先生认为,问题其实是出在高中教育阶段。他明确提出,反对高中分文理科。理由是,“高中是一个人逐渐塑造成型的阶段”。这个阶段,最主要的任务,是让人对人生和科学有一个正确认识。因此,好的高中,不是说教了多少知识,更重要的是让人学会科学思维,锻炼出逻辑系统和思维方法。文理分科的结果,导致了,“一些理科的学生连封信都写不出来;学文科的,缺乏科学知识。”

第三个意见是,今天的高等教育,出现了一个大问题:学生没有机会向导师学习研究方法甚至是做人。

李先生说,他从前读清华时候,上课时学生基本都是个位数,有时候大家索性就去老师家里上课。现在,有的老师已经连自己的研究生都不太认识了。“现在的老师连自己的学生都不熟悉,怎么能够言传身教呢…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还必须教学生怎么做人、怎么做学问、怎么运用知识。知识本身不起作用,是要人来运用的,知识通过人来起作用,是人的知识。 ”

李先生的另一个批评意见是:教育的功利化。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就是把高等教育同个人利益联系得太紧密,导致的结果就是,教育更偏向于应用技术和时髦领域。

以上就是2019年去世的史学大家李学勤,在生前接受采访时,对当前教育提出的一些批评意见。包括学生缺少跨学科和多学科知识、高中文理分科导致基础学科招不到高质量学生、学生和导师关系变疏远,以及教育的功利化。

大师教育批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