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昨天一大早,我的朋友圈就被Facebook宣布要推出加密货币的新闻刷屏了。有很多评论说,这是Facebook做出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布局,他们要从社交媒体拓展到金融服务。这件事,对全球的信用系统和货币系统都会有重大影响。

不过,话音未落,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主席就发表声明,呼吁Facebook暂停开发加密货币。声明里,这位主席是这么说的:“Facebook发币,是在延续它的不受限制的扩张,继续深入触角到每个用户的生活中......基于这家公司过去的劣迹,我要求Facebook同意将任何跟加密货币相关的开发业务暂停,直到议会和政策制定者充分考虑到这里面涉及的问题。”

当然,这只是一个呼吁,没有法律效应。Facebook是不是遵守,这要看他们自己。

不过,如果你关注Facebook今年的新闻,你可能会发现,这家公司跟监管机构之间的摩擦越来越频繁。监管机构对Facebook的关注日益密切,好像无论他们搞什么动作,监管机构都把他们盯得死死的。

监管,似乎成了Facebook发展的一个重大瓶颈。

不过,我最近倒是看到美国一家智库的文章,这篇文章在Facebook和监管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上,提供了一个不同视角。这篇文章指出,更多的监管可能不仅不会遏制Facebook,反而会帮助他们进一步强化它在市场上的垄断地位。

这篇文章来自于美国米塞斯研究院,这是一个具有智库性质的研究所。在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想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里的观点。 

过去这一年,Facebook跟监管机构之间的冲突很频繁。从传播假新闻,到泄露用户数据,到允许政治机构通过Facebook影响美国大选,这一系列的问题,似乎都集中爆发了。Facebook现在成了监管机构眼里急需被锤打的钉子。

而且,不仅是美国的监管机构在审查Facebook。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这些国家的监管机构也盯上了Facebook,正在考虑推出限制社交媒体的法案。

不过在今年3月底,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事。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里,扎克伯格主动提出,监管机构应该在互联网行业扮演更活跃的角色。而且,他还提出了监管机构应该深度介入的几个领域。

细看这些领域,你会发现,怎么好像每个领域的建议,扎克伯格都要跟自己的公司对着干呢?我来跟你说说这几个建议,你来感受一下 ——

第一条建议,扎克伯格呼吁,应该请一个第三方独立机构,制定审核Facebook内容的统一标准。你知道,Facebook上有很多不得体的内容,比如像是年轻人上传的霸凌视频。过去,Facebook有自己的一套审核标准,这回倒好,扎克伯格愿意让监管机构插手,把标准统一。

第二条建议,扎克伯格呼吁,监管机构应该扩大监管的覆盖范畴。不仅是前面说的有害内容要有审核标准,一些机构在Facebook上投放的政治广告,也应该被监管。

第三条建议,扎克伯格呼吁,全球最严格的数据隐私法案,也就是欧洲的数据隐私保护法,应该被更多国家采纳。你知道,Facebook可不止一次出现泄露用户数据的事,而且还经常在没有用户授权的情况下,把用户信息提供给广告商。如果采用欧洲的法案,那不是自己给自己设套吗?

这些建议,乍一听似乎都是跟Facebook自身利益相悖的。不过我们都知道,扎克伯格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他做一件事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米塞斯研究所的这篇文章,就为我们点破了扎克伯格这些提议背后的用意。其实,这些提议都是为了巩固Facebook的市场地位。

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Facebook提议监管机构在内容审核上制定统一标准,这件事本质上是在把责任推给监管机构,让监管标准成为自己的保护伞、替罪羊。

你想,现在Facebook上如果出现了有害内容,或者出现了不得当的政治广告,人们肯定首先就是责怪Facebook怎么没有把这些信息过滤掉。但是如果这些内容的筛选,都统一由监管机构来制定标准,那么出错的时候Facebook就可以说,我们都是按照监管的要求来办事的。有问题,那也是监管标准的问题。

再比如说,现在Facebook一个被广为诟病的事,就是他们可以随意删除用户的信息。很多用户觉得这种做法侵犯了他们的隐私,认为Facebook没有权力阅读或者删除他们的私人消息。但是如果,什么消息需要删除是由监管机构规定的,那么Facebook就可以说,别怪我,我只不过是奉命办事而已。这会让Facebook降低被起诉的风险。

这是第一层意图。下面我们来看看第二层。

Facebook提议采纳欧洲的数据隐私法案,这件事其实会提高市场的准入门槛,把小公司、创业公司挤出市场。

Facebook之所以能崛起,其实离不开监管的真空。他们收集用户数据的时代,几乎没有任何线上隐私的法规,所以他们才能用用户的数据去赚广告费。正是因为监管缺失,Facebook才长出了今天这么大的业务。

但是,如果政府监管变得更加严格,那么小公司复制Facebook的模式就不太可能了。而且,做生意的成本也会大幅提高,比如会有更高的法律成本,更高的时间成本等等。

Facebook有足够的资源覆盖这些成本,但是小公司就没那么幸运了。所以,Facebook是想用监管,来打造自己的护城河。

这是第二层意图。

第三,Facebook之所以欢迎监管,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实力跟监管者坐在谈判桌上。他们能确保新规则有利于自己,而不是竞争对手。

在监管这个领域,有一个曾经反复出现的现象,叫做“监管捕获”。这指的是,监管机构要监管的对象,会反过来控制这些监管机构。这是因为被监管对象,也就是Facebook,有强大的动力要去影响新规定的边界,让新规定符合自己的利益,为此,他们会投入强大的游说团体、投入大量的资源。

而小公司,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只能任凭摆布了。一方面,小公司没有Facebook那么多的政治资源和资金去做游说;另一方面,像Facebook这样的玩家,也会竭尽所能说服监管机构,那些竞争对手太小了,他们的声音并不重要。最后造成结果,就是制定出来的政策反而是保护大公司的政策。

所以你看,表面上看,扎克伯格主动欢迎监管这件事,跟Facebook的利益相悖。但实际上他所提出的每一条建议,都是从Facebook的利益出发考虑的,目的就是近一步巩固公司的市场地位。

几年前,我在美国生活的时候,感觉很多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Facebook旗下的工具已经垄断了人们的网上社交。我曾经听到有人说,“我不喜欢Facebook,最近越来越不爱用他们的产品了,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用Instagram”。但其实我们知道,这两个产品都是Facebook旗下的。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Facebook的垄断性质越来越受到美国人关注了。无论这家公司做什么动作,发币也好,收购也好,人们都在反复问同一个问题:这家公司现在是不是过于强大了?它是不是阻碍了市场竞争,让小公司没有生存空间了?

Facebook当然可以持续扩张它的业务,但是随着它的增长和布局,它面临的舆论和政治压力,只会有增无减。这也会是今年Facebook面临的最大挑战。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facebook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