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过去这段时间,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有一种感受,就是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超乎我们的想象,我们无论做多少准备,都不能说自己是真正准备充分了。

那么有没有哪种职业,是每天都在和不确定性打交道呢?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天文学家,他们每天都在和宇宙打交道,观测到的很多数据,都需要用天文单位来计算,超过了我们人类所能感知的极限。

那天文学家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今天我就为你推荐两件值得你花时间的事,来看看天文学家的生活。

1.《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

【点击上面图片,即可进入阅读】

第一件值得你花时间的事,来自我们的电子书《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翻了这本书我有个特别大的感慨,我们通常说的不确定性,更像是站在大地上,仰望星空,不知道流星从哪个方向出现。而天文学家面对的不确定性,那是站在冰面上,不仅仅不知道流星出现在哪来,脚下的冰面,还可能随时坍塌。

比如这本书中举了一个例子,在发现天王星之后,天文学家都很兴奋,因为之前在大家的印象中,太阳系行星只有“金木水火土”五个。但是还没等兴奋劲过去,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天王星经常“出轨”,不按照当时天文学家计算出来的轨道运行。

这问题就大了,天王星的轨道是经过精确的数据计算的。当时给天文学家的选择只有两个,一个是一直以来的理论模型错了,另一个是理论模型没错,天王星外面还有另外一颗没有发现的行星。

结果天文学家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先是假设,天王星外还有另外一个行星,这个行星对于天王星的运行轨道有影响,然后通过各种反推、假设、归纳、修正,然后靠纸和笔算出了海王星。

别以为天文学家就从此战胜不确定性了。行星轨道和理论不符合的不只是天王星一个,还有水星。这次成功,让天文学家很兴奋,那是不是说和天王星一样,其实不是理论错了,而是有一颗没有发现的行星影响了它。甚至都给它取好了名字“祝融星”,有一本叫做《寻找祝融星》的书就是专门讲这个的。

但是很可惜,事实证明这个公式并不靠谱,海王星也成了唯一一个,靠计算发现的行星。

你发现没有,天文学家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首先要做的就是有把一切推倒重来的心理准备。

那好,除了在心理层面做好准备,天文学家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2.纪录片《望远镜400年》

接下来我想为你推荐一部纪录片,叫做《望远镜400年》,这部纪录片很开脑洞,因为我从来没想到,天文学的发展,其实离不开照相技术。

比如给你举个例子,天王星的发现者赫歇尔,他之所以能成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主要是因为他自己是当时最牛的天文望远镜设计者。他设计的望远镜,比英国国家天文台的望远镜都牛。

那照相技术是怎么推进天文学发展的呢?赫歇尔虽然设计望远镜牛,但是他要看星星,必须撅着屁股看一宿,眼睛不能离开望远镜,吃饭都得是他妹妹在旁边给他喂。

照相技术出现之后,人就和望远镜解绑了。更重要的是,观测记录都可以被精确记录下来了,所有的历史观测数据都可以积累下来,然后天文学研究变成了“大数据”研究。很多天文学发现都是从历史数据中重新发现的,比如冥王星被发现后,被很多人质疑,最后能被发现,就是因为核实了很多历史照片才确定的。而拍这些历史照片的人虽然拍下了冥王星,但是自己都不知道。

顺便我还得提一句,这部纪录片拍摄于2009年,在过去的这10年时间中,人类的天文望远镜又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比如我国贵州的那个500米直径的FAST望远镜。看了这部纪录片,如果你有兴趣再去查阅一下人类这十几年的新突破,相信你会有不少收获。

所以你看,不断利用外部工具来扩展认知,是一个永远行之有效的方法。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天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