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段时间,社会各界的慈善工作一直都在给抗击疫情输血。有捐钱的,有捐物资的,有出力的,虽然每个人参与的方式不同,但大家的心愿肯定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自己的这份心意能物尽其用,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但是一说到做慈善,一直以来也有一类质疑,就是有些人认为慈善机构的运作太低效,社会问题不如靠市场的力量来解决。也有人认为,慈善机构压根不知道怎么用好钱,捐出去的钱带来的实际回报太低。

那到底怎么做慈善,才算是有效的方式呢?

这周,比尔·盖茨和他的夫人梅琳达,发布了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2020年的公开信。盖茨基金会,绝对是全世界资金运作规模最大的慈善机构了。在公开信里,他们写到,过去20年里,这家基金会捐赠的总额高达538亿美元。

其实每年基金会都会发表一封公开信,主要讲过去一年的成果和未来的规划,但是今年的公开信,我觉得最值得看的地方,是他们分享了自己做慈善的策略。美国的一家媒体Vox对这套策略的分析很到位。如果要用一个词概括这套策略的话,那就是“杠杆效应”。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结合这封公开信以及Vox的文章,跟你分享一下,盖茨基金会是怎么发挥“杠杆效应”的。

在公开信的一开头,盖茨夫妇就给慈善机构在社会里存在的价值找了一个锚点。他说慈善机构永远无法替代政府或者企业的功能。不过,政府的作用,是投入大量的资源,把那些已经被证实成功的解决方案给规模化;而大部分企业呢,要对投资人负责,所以能承受的风险也有限。

而慈善机构就不一样了,慈善机构比较像测试解决方案的实验室或者孵化器,如果有些方案最终通过了测试,将会给社会带来重大突破。

你看,盖茨夫妇做慈善的理念,是不是和我们一般的认识不太一样?平时我们说到慈善机构,总会强调“责任”,你拿了捐赠人的钱,每一分钱都要花得很小心。但慈善工作其实也承担着另一层功能,就是要为棘手的社会问题寻找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所以慈善机构本身也需要创新、尝试甚至失败的空间。

当然,怎么找解决方案,这里面就有学问了。

盖茨基金会做得很突出的一点在于,他们不是自己摸索解决方案,而且撬动了一大堆外部资源干这件事。

就拿疫苗这件事来说吧。提升贫困地区的疫苗接种率,是盖茨基金会的一大工作重点。截止到2019年,7.6亿儿童因为他们的工作接种了疫苗,减少了1300万人的死亡,全球儿童总体接种率也提升到了86%。在这个过程中,疫苗的成本从3.65美元降低到了1美元以下。

但是做到这件事,并不是盖茨基金会一家的功劳。盖茨基金会联合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以及联合国,一起成立了一个“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叫Gavi。这家联盟进一步吸纳了各个国家的政府以及其他机构,帮他们募资来购买疫苗、递送疫苗。

比尔·盖茨说,基金会并不想自己研发新产品。基金会的目的,是向全世界证明,围绕疫苗展开的国际合作“不仅可能”,而且“很有必要”。

所以后来我们看到的结果是,盖茨基金会投入到Gavi里的种子基金有40亿美元,但是这笔钱却撬动了将近200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都来自于外部合作伙伴,比如美国政府在Gavi里投入了20多亿,英国政府投入了40亿以上,意大利和法国政府也投入了10亿左右。

我在下方放了一张图,你能从图里看到近30个国家和地区在Gavi项目里的投入,盖茨基金会的捐赠只占到20%。

同样的思路,盖茨基金会也用在了艾滋病防治上。他们投入了30亿美元左右的种子基金,撬动了各国政府的490亿资金。结果,仅仅在2018年,就有1900万人接受了艾滋病治疗。

所以你看,这些成果都是建立在“杠杆效应”上的。盖茨基金会用自己的小钱,撬动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的大钱,最终让上百亿的资金在世界各地流动起来。

除了撬动钱以外,他们也在其他资源上努力找“杠杆”。比如说,盖茨基金会的核心目标之一,是实现性别平等。解决方案之一,是推动女性在政治、科技、金融、健康领域占据决策者、领导者的岗位,因为这些女性领导者作出的决策,想必也会在更大范围内让其他女性受益,这也是一种杠杆效应——妙处在于,使巧劲,办大事。

当然,基金会也不是每一次出手,都能立马找到好的解决方案。这封公开信有一点特别打动我,就是盖茨夫妇对错误的坦诚。

比如,在艾滋病防治上,他们尝试了很多种不同的干预方案。起初,他们把全部资源都投入到那种每天都要口服的治疗药品,但后来发现,在一些低收入国家中,当地政府的健康部门根本没法做到每天递送药品。

他们又尝试了一种在阴道使用的膏剂,但后来发现,这种膏剂并不能100%阻止感染。

再后来,他们还发现,身体的病需要医治,头脑里的病也得拔除。因为很多穷困国家的女性仍然对艾滋病感到羞耻,宁可病死也不寻求治疗。

所以到今天,盖茨基金会已经开始调整方向。他们想要找到更长效的防治方式——这种方式具体什么样,我们还不知道,但是梅琳达在公开信里写道,也许未来会有每隔一个月才需要吃的抗艾滋药,甚至有终身防治艾滋病的疫苗。与此同时,他们也拓宽了艾滋病防治的工作范畴,增加了针对女性的财务教育、创业辅导以及减少性暴力。

在教育领域,盖茨基金会也遇到了不小的挫折,甚至可以说,教育是他们做的最失败的领域。他们投入了很多资源,支持美国中学引入一套普适的教学标准,叫Common Core,但这套标准,美国政府和学校搞了十年,学生的数学和阅读能力仍然在原地踏步。

比尔·盖茨对这段经历是这么总结的:“如果要说在20年里,我们从教育里面获得的教训是什么,那就是规模化很难……我们开始意识到,教育领域的规模化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要拿着同一套解决方案。

所以现在,在教育问题上,盖茨基金会采取了一个新路子。与其自己搞一套解决方案,让所有人用,不如让各个地方的学校搞出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所以他们拿出2.4亿美元,分发给了30个不同地区的学校联盟(network of schools),每个学校联盟里有8-20个学校,各个联盟要解决什么问题,自己去定义。

你看,其实这也是一种杠杆思维——只不过,撬动的不是资金,而是别人头脑里的解决方案。当然,你也可以给它起个别的名字,比如演化思维、摸着石头过河思维,等等。总之结果是,这些学校通过互相学习彼此的经验,实实在在地解决了问题。

其中一个案例,我觉得特别有价值,也顺便跟你分享一下:有个芝加哥的高中,曾经在整个城市里排名老末,很多学生连高中毕业都做不到。后来他们发现,对于高中孩子来说,能不能顺利毕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一。那些高一挂科少于一门的孩子,最终毕业的概率,是那些挂科2门以上孩子的四倍。

后来这家学校就重点给高一学生做辅导:每个新生都被分派一位老师,给你做组织能力的培训、做大学规划,还会教你怎么用学校发的电脑完成作业。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个辅导员来跟你聊聊,看看你在学校过得怎么样,需要什么帮助。就这么着,这所学校去年的毕业率达到了95%,一跃成为整个芝加哥市毕业率最高的学校。

你看,这就是个性化解决方案的力量。

好,说完这个案例,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盖茨基金会的策略。盖茨基金会在公开信里写到,他们重点投入的是这样几个领域:全球健康、教育、气候变化以及性别平等。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这几个领域本身就具有巨大杠杆效应。

就拿女性问题来说吧,麦肯锡曾经做过预测,如果女性在劳动力市场能跟男性扮演同样的角色,那么2025年全球GDP将会再增加28万亿美元。这是多大的杠杆?

好,盖茨基金会做慈善的策略就跟你分享完了。用盖茨夫妇自己的话总结他们的策略,那就是:“我们不要渐进性的进步,我们要把全部力量、全部资源都押在那些大赌注上。”而这封公开信的标题也很应景,就叫做《为什么我们要放手一搏?》。

最后,再跟你分享一点我的个人感受。过去我们有一个常用的比喻,说要帮助弱势群体赶上来,让他们和整个社会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但看完盖茨夫妇的公开信,我有这么一个感受,这个起跑线的比喻不恰当。

弱势群体在整个社会当中的角色更像是一个解谜游戏当中的关键线索,只有他们拼进来了,我们才能解锁一个更高级的关卡,看到世界的全貌。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参考文献:

我们的2020年度公开信 |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微信公众号: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