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想给你推荐一部在B站上播出的纪录片,叫做《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

我推荐这部纪录片,起因是最近我看到一条新闻,特别受打击。这条新闻说,因为英国疫情升级,英国女王已经离开白金汉宫,主动自我隔离了。人家去哪隔离了呢?温莎城堡。

我看了这个新闻就感觉心里面不平,瞧瞧,我们普通人隔离只能在出租房的单间里,英国女王却是在城堡里隔离。我也看到有人说,这次疫情炸出朋友圈的很多“隐形富豪”,有钱人的生活,我们真的想象不到。

不过有钱人的生活,真的值得羡慕么?

《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这部纪录片,讲的就是伦敦最有钱的一群人是怎么生活的。它拍的是伦敦最有钱的一群人平时是怎么吃饭的。

我不给你报菜名,咱们直接看价格,你就知道他们吃得多奢华了,咖啡300磅一杯、香槟5000磅一杯、鱼子酱24000镑一盒——反正我都吃不起。

但如果你觉得,亿万富翁只是吃得贵、用得贵,那真是把他们想简单了。在怎么吃这件事情上,他们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比如,纪录片中有一对富豪夫妻,他们准备庆祝自己的结婚17周年纪念日,想要搞一个晚宴。除了庆祝,他们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想让所有来访的宾客,在未来的10年里都记得这场宴会,所以自然在策划的时候,就铆足了劲儿。

其中有一个细节,他们下了特别大的功夫,就是甜点。他们选择的甜点,是松露巧克力。但是这个松露巧克力,可不是简单地放在盘子里吃,而是藏在一个盒子里,盒子里塞满落叶。想要吃巧克力的嘉宾,还得戴上一副耳机,耳机里放的是猪哼哼的声音。

你猜这是为什么?因为松露是长在地下的,人很难发现,因此传统的采集方法是利用猪的嗅觉去发掘松露,而且还最好是母猪。你看出来了吧?松露巧克力的吃法,其实是为了重现松露发掘的过程。

所以你看,富豪吃的贵,很多时候都不是因为食材有多好,而是因为吃的时候,非得吃出花样来。

有专门一群食品零售商,就是绞尽脑汁满足富豪们“吃出花样”的需求的。这部纪录片的英文名字就叫做《feeding the super-rich》,“投喂”富豪。纪录片里很多细节讲的就是“投喂”的过程。

比如其中有一段,讲的就是一个伦敦上流社会俱乐部的酒保,据说这个酒保为了取悦他的顾客,一生都在搜集稀有的高级烈酒。比如有一瓶名头很大的白兰地,是一瓶法国酒,由拿破仑在1811年收藏。一个俄罗斯富豪就想花5000英镑,买上一杯。但说是一杯都夸张,他买到的是葡萄酒杯的一个底而已。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都觉得肉疼,太不值了。

酒保拿出那瓶酒,是这么说的:“我的手在颤抖,因为这是最后一杯历史悠久的酒。”

把酒倒出来之前,他又烘托了一下气氛,说:“你要知道,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幸喝这么珍贵的酒。你是在书写历史,你余生都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我们都明白,这就是个夸张的包装话术,但亿万富翁还真愿意为这样的体验埋单。

看完了这部纪录片,我发现我心里反而平静了。我觉得与其享受超级富豪这种投喂出来的奢华生活,还不如每天安安稳稳地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想明白了这件事,我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