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本期的#邵恒帮你问#,我为你邀请到的驻场导师是香帅老师。香帅老师我们都很熟悉了,她是《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以及《中国财富报告25讲》的课程主理人。

最近这两周,香帅老师一直在密切关注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她跟我说,从3月9号到现在,我们经历了这十几年来全球金融市场最“魔幻”的一段时间。先是石油价格暴跌,1991年以来单日跌幅的记录;然后美股又破纪录地在10天内熔断4次,紧接着巴西、韩国等等7个国家股市陆续熔断,就连相对稳定的黄金也暴跌。

对大多数人来说,经历了这些事,感觉就一个:懵。我们都在试图理解,国际金融市场到底怎么了?国际市场对我们又有什么影响?今天就这方面的问题,我们挑选了几位用户的问题,我们就一起来听听香帅老师的解读。

非常有趣的问题——股票指数反映的是企业市场估值,俗称市值的高低,这个数字就是平常的“纸面财富”。

比如说你持有1000股谷歌,3月6日每股1290.74元,你持有的谷歌股票价值129万元——只要你不在这个价格卖出去,变成现金放口袋里,这就是“纸面财富”,这个财富值会随着谷歌的市场价格浮动。到3月19日,谷歌每股跌到了1111.67元, 你的1000股谷歌就“蒸发”了10多万美元。

那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为了说明这个问题,你不妨将一个资产的价格想象成一个气球,吹气进去气球就变大,甚至变得很大,但是如果松开口子放气,气球就会缩小。

那消失的气球体积去哪里了呢?没有去哪里,因为这个“气体”就是“预期”,因为谷歌应该值多少钱并没有人知道,这个市值是建立在大家对谷歌未来增长的预期之上的,乐观预期相当于吹气,悲观预期相当于抽气。

更进一步地说,价值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哲学意义上的概念,它反映的是一部分人的“共识”,价格的变动其实就是共识加强和减弱的过程。金融资产的价格涉及的是未来,信息不对称大,所以共识更加脆弱,容易变化。

道琼斯今年最高点的时候对应的市值是8万多亿美元,只要下跌13%,也就是一天两次熔断,对应市值就下跌1万亿美元——也就是所谓的蒸发。和谷歌股价下跌的逻辑一样,所以钱没有去哪里,因为它们本来就是纸面财富。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值”没用呢?当然不是。还是那句话,支持价值的预期和共识对应的就是这个资产,这个资产背后是企业或机构的信用——价格不过是信用的显性化表达而已。

现代社会的经济运行就是建立在信用基础上的,一个企业的信用削弱,会导致很多后果,比如融资成本升高,借贷能力降低,或者遭到抛售,引发更大信用危机。所以任何机构,不论是国家或者企业,面对这种价格下挫,价值蒸发的情况都需要非常警惕。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弄清楚两个问题,第一,怎么定义金融危机的发生;第二,引发这次金融震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怎么定义金融危机的发生。

在《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中,我讲过金融学家金德尔伯格的一句话,“金融危机就像美丽的女人,你很难定义,但是遇到时可以认出来”。虽然说美丽是个主观感受,但还是有些可观标准的。按照现在通用的看法,如果下面这些现象都发生,金融危机就到来了:

第一个,多种资产的价格要大幅度地下降。

比如一般来说,短期内下降20%至30%才算是大幅。

第二个,市场要出现恐慌情绪。

第三个,企业和商业机构出现要破产的迹象。

第四个,大金融机构破产。

从目前的市场的表现来看,全球主要股市的资产跌幅已经超过了25%,发生了大幅下降。金融市场的恐慌指数VIX也飙升到了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再看看全球的社交媒体,从facebook 到twitter ,更不要说我们的微信了,全部是“熔断”,暴跌的消息和段子。据说连买菜大妈群都讨论桥水基金挤兑的事情,市场恐慌是显而易见的。

第三和第四条,暂时没有发生——但是市场上很多金融机构都在“如履薄冰”,首当其冲的是对冲基金们,包括著名的桥水 (Bridgewater)、千禧年(Millennium),还有那个《百万富翁》的原型POINT72都发生了净值巨幅下跌、赎回,或者关闭交易团队这些事情。

这意味着,虽然金融危机还没有“实锤”,但是剧烈的金融震荡,出现了危机的兆头。这也是现在为什么美联储和各国央行的“救市”的根源——要救机构,尤其要避免大的金融机构破产,引起更大的连锁反应,导致多米诺骨牌倒塌,然后发生金融危机。

那这样的救市能否成功避免金融危机呢?

现在的答案是,取决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的情况,以及各国的防疫战略。

除了石油限产谈判失败,油价暴跌这个事情外,这次金融震荡最根本的导火索还是新冠肺炎疫情在欧美的扩散——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点轻敌,没有想到新冠肺炎疫情那么容易对一国的医疗体系造成挤兑,导致恐慌和死亡人数上升。

眼下看,硬核的隔离就是王道,但隔离这个事情是有成本的——我们中国2月经济几乎处于停摆的状态,根据统计局和我们团队估算的数字,2月线下消费遭到腰斩。

更重要的是,疫情对服务业的打击更大,旅游餐饮这些几乎是灭顶之灾——而欧洲经济高度依赖这些服务业,“隔离”的相对成本要更高,新冠疫情如果再拖下去,会严重拖累其经济增长。

如果新冠肺炎疫情继续蔓延下去,全球断航封境封城只能继续下去,那么接下来就是全球经济全面萎缩,需求狂降。某种意义上,石油价格的下跌除了政治原因外,也反映了全球需求下降的担忧。所以从基本面上看,市场的暴跌反映的是,对新冠肺炎疫情扩散高度不确定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可能会演变成对长期通缩,发生大萧条的担忧。

那么,为什么最近股价总是熔断呢?

出现如此频繁的熔断还有一个技术面的原因。很多金融产品都带杠杆,资产价格一旦暴跌,为了避免被清盘或者平仓,机构经常被迫卖出其他资产,来补充保证金。

而且,这个系统下,市场形成一个多种资产的“螺旋式下跌”,越跌越卖,越卖越卖不出去,量价齐跌,市场流动性枯竭 ——3月9日以来,美股几次熔断和市场上几乎所有资产的暴跌,流动性螺旋是主要因素。

所以,接下来两周疫情能不能得到控制,各国的防疫是否得当、得力就成了局势演变的关键。

如果疫情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有效控制,全球经济快速恢复,市场可能不会再暴跌下去,震荡也会慢慢平复。虽然各国,尤其是欧洲经济会经历疲软,市场也可能低迷,但是剧烈金融危机可能不会再发生。

但是,如果疫情还扩散或者持续,全球势必进入经济下行的阶段,大量服务业企业难免面临破产倒闭,失业率上升,金融市场势必更加波动下行,那么金融信贷机构很可能面临倒闭清盘的巨大风险,金融危机估计也难以避免。

就像我在《北大金融学课》里说过的,金融危机本质是信用崩塌,如果全球信用没了,那各种危机都会接踵而至。

所以,这次也看出人类社会的脆弱性——病毒没有国界,不分种族,不谈对错、也不分制度的,自诩强大的人类在病毒面前显得非常无力。当然防疫如果够有效,全球能更好协作,我们遭遇的损失会更少点,困境会更好点。

首先,这次的股市波动与全球疫情扩散、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都有关系,所以这次动荡的波及面是非常大的,不仅局限于股市,像债市、银行、投资机构、黄金、石油都深受影响。

其次,现代经济中,金融市场总是领先于实体经济的。我在《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中也讲过,金融市场是预期驱动的,所以这次股市动荡反映的不只是短期的冲击,更是对实体经济长期通缩、萧条的恐惧和顾虑。

比如在这次疫情中,大量从事服务业的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大企业发薪减半,员工被动失业,各产业链都受到影响等等。如果全球疫情不能在4、5月控制住,就会面临经济衰退和紧缩的风险。而全球是一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国的外贸、出口、消费、进口都会受影响。

而且受预期驱动下,如果资本市场持续出现大幅、全盘的下跌,就有可能引发流动性风险,导致信用崩塌,最终传导至实体经济,带来更大的社会危机。

最终,金融市场的动荡会与实体经济的风险裹挟在一起,产生更大的负向螺旋,冲击社会的方方面面。

不过我觉得,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市场剧烈震荡,不确定性增加的市场情况下,最重要的原则是,看紧钱袋子,现金为王,降低风险,不可加杠杆。

另外当然就是锻炼身体,充实自己,避免失业。

好了,以上就是香帅老师的问答。在《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里,香帅老师每个月都要对当月重大的金融事件进行盘点和解读。如果你很关注金融市场,不如定期到她的课程里去看看最新进展。

听完香帅老师的分享,我自己的感受是,市场瞬息万变,在我们周围也难免有很多舆论和杂音影响着我们的心情和判断。

而在这种高度不确定又嘈杂的环境下,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一件事:分辨。分辨什么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什么是我们再怎么焦虑也没办法改变的事。然后,把后者放下,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能改变的事情上。把一件件小事做好,因为每做好一件小事,你都会找回对生活的一点掌控感。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帮你问#,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疫情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