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和同事李倩吃饭的时候,听说她最近在做一件有趣的小事,就是给她妹妹的孩子写信,而且还是在纸上手写,写完之后,装在信封里寄出去。

这件事我最开始听觉得很奇怪,现在的即时通讯工具那么多,真要是想念对方了,打个视频电话就好。写信这种方式又费劲,效率又低,为什么李倩要专门干这个呢?

李倩跟我说,跟她通信的,是一个刚刚学着写字的6岁小朋友。

但通信可不光是为了督促小娃认字写字,而是想让小朋友体会到等待的美好。

李倩说以前自己最享受的就是等别人的来信。寄出一封信,就开始等回信了。常常去门卫室问:“有没有我的信?”门卫都说没有。直到她觉得,可能邮差把信弄丢了,断了这个念想的时候,门卫室突然说,有你一封信。那种等信的时候起伏忐忑的心情,和收到信一瞬间的惊喜,是现在的即时通讯所没有的。

所以,她制止了妹妹把孩子写的信拍照给她看,也不告诉小朋友自己哪天寄出了信,这都是刻意要在生活中制造一点不确定性。

为什么要让孩子体会一点不确定性呢?

李倩和我说起了一个场景。她说你看,航班延误的时候,乘客有时候会情绪崩溃,甚至大闹柜台。

你想,在中国,坐过飞机的人其实是少数,按道理来说,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都更高,不应该这么不理智。这背后原因很可能是,我们人类的现代生活是被时刻表安排的,尤其是火车、飞机的时刻表,太给人确定的感觉了,一旦出现不确定的事情,人就会受不了。

等信,正是让人学会跟不确定性相处的过程。

而且,不光是小朋友,就算是成年人,用笔写字,和在手机上发微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你自己可以琢磨一下。

一落笔,写错了字就没那么容易删改,下笔就要认真得多。

手机上都是千篇一律的印刷体,落到纸上,你会琢磨字好不好看的问题。

还有,有了纸张,就有了边界,就要注意排版。比如写给恋人的信,那些真情流露的段落,就最好不要分别写在两页纸上,而是应该写在信纸的正中心。

你看,一旦要写信,就有那么多要考虑,是不是感觉在信中表达的情感,会更真挚一些呢?

而寄出了信,就开始了一次等待的过程。

李倩的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我在捷运车站等了你七十分钟,等到思念飞过地球,人的时间应该浪费在爱来的时候。

可能我们现代人,都挺讨厌等待的,但有不少人生的“小确幸”,都是发生在等待中。

如果关于等待这件事,你有别的美好的经历,也欢迎你留言,分享给大家。或者,你也可以试着用笔写一封真正的信,给某个你惦记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