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梁斐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要说最近一段时间,哪个行业受到疫情影响最严重,航空业恐怕能排到前三。

上周,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们抛售了一部分美国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的股份(总价值3.88亿美元),而就在半个月以前,巴菲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他不会抛售航空公司的股票。

这条消息一传出来,很多人都为航空业捏了一把汗。作为“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决策一直被看成是市场的风向标、信号灯。这一次抛售传递出来的信号也被解读为,航空业的情况远没有触底,未来很可能会比现在更糟糕。

不过我注意到,在媒体的讨论中,最受关注的还不是哪一家航空公司,而是航空公司背后的飞机制造巨头:波音。

你知道,去年737Max停飞,这本来就给波音的股价和业务带来了一记重击。但现在疫情一来,即便737Max复飞,波音的客户在短时间内也不会预订新的飞机了。据《纽约时报》报道,就连波音现有的一部分订单,航空公司都拒绝签收。国际订单,比如欧洲和中国的订单,更是没法交付。

在这么严峻的形势下,波音要怎么应对呢?如果疫情再得不到控制,波音有没有倒闭的风险呢?

前两天,我在公众号经纬创投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这篇文章叫做《大而不能倒的公司,真的会破产吗?》(戳此查看)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跟你说说这篇文章的观点。

我们可能会想,怎么说,波音也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制造商,每年几百亿到上千亿的收入。而且波音已经有103年的历史——这么深厚的家底,就算一两年业务不景气,勒紧裤腰带,怎么着都能挺过去吧?

其实,问题就出在这里。波音历史久、规模大这两个特征恰恰成了它的绊脚石。

首先,去年波音在亏损的情况下,非但没有收紧开支,反而还进一步把股东的分红提升到了46亿美元。这导致资产负债率飙升到106%,为几大竞争者对手之中最高。

这是怎么回事呢?文章引用中信证券的分析说,这是传统的行业巨头维持股价的常见套路。

当企业进入成熟期,业务的增速趋于平稳。进入这个阶段,管理层如果想博得股东的支持,往往就需要找到业务增长以外的方式让股价持续上涨。很多巨头选择的方式,就是高分红、高回购,波音也不例外。而且波音的分红都是从现金里出,也就是说,用赚到的钱拿去分红。

在正常情况下,这当然不是问题。但问题是,由于737Max业务受阻,波音已经遭遇了巨大的经营压力,去年一年净亏损6.37亿元,利润同比下滑106%。而今年,受到疫情影响,业务复苏更加无望了,这就给波音带来了不小的现金流风险。

再加上,波音的账面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现金。

波音的现金,好几年都保持在100多亿美元的范围。这是什么概念呢?相比之下,微软、苹果等巨头的现金储备高达1000亿-2000亿美元。

那为啥波音不储备更充沛的现金呢?简单来说,原因是不需要。

波音在行业里的地位很强势,对自己的客户能提前收取定金,对供应商付款却可以往后延期。这就意味着,在生产的过程中,波音完全可以用客户的钱向供应商进货,不需要动用自己储备的资金。这么一来,波音也就没必要持有大量现金了。

但是你知道,在疫情冲击、全球经济一片低迷的情况下,现金为王才是生存之道。波音的商业模式在正常时期是优势,在当前就成了风险。

不过,你可能会想了,就算波音有一天撑不住了,美国政府也不能让波音倒下吧?

毕竟,波音的规模太大了。从就业来看,波音一家公司就雇佣了10万人,而在美国,在波音的各类供应商以及关联企业就业的人数,据估算达到上百万。

从影响力来看,波音是美国最大的制造出口商,也曾经一度是道琼斯工业指数中占比最重的一家公司。

可以说,波音感冒了,美国经济也会打喷嚏。去年12月,美国的经济学家曾经估测, 737Max的停产会直接影响美国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使增速下降0.5-0.6个百分点。更别说商用飞机业务需求全面停滞了——这层影响有多大,那真是不敢想象。

所以怎么看,美国政府也不能放任波音倒闭吧? 有一个短语,叫Too Big To Fail,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一家公司到了一定规模,如果倒下,对经济冲击太大,政府没办法只能伸出援手。

话是这么说,但是在美国历史上,这种规模和地位的公司也并不是没倒闭过。有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通用。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当时的美国也和今天一样,在危机的风口浪尖上。当年,通用汽车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美国经济的核心支柱之一。不过,它的规模掩盖了高达200%的负债率,其中光是跟员工相关的债务,比如员工福利,就达到了800亿-900亿美元,占总债务的50%。金融危机一来,现金流告急,通用就撑不住了,最终宣告破产。

那么,波音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通用呢?

经纬创投这篇文章的观点是,大概率不会。

原因是,波音和通用之间虽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不同,那就是对于美国来说,波音可不单单是经济支柱,它还有重要的国防战略意义。

波音是全球第二大的武器制造商,商用飞机的业务,只占波音总营收的40%左右;军用飞机的业务可以说旗鼓相当,能占到总营收的34%。波音的好几个产品都是美军的主力装备,比如“超级大黄蜂” 战斗机、大型运输机C-17、武装直升机阿帕奇等等。就在去年8月,波音还获得了美国国防部一份价值10亿美元的合同。

不仅如此,波音公司还是美国宇航局NASA最大的承包商。波音牌火箭、商业卫星、航天飞机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经纬创投的文章分析,就算夸张点假设,波音的商业收入清零,单靠国防和全球服务,也能为波音产生40多亿的自由现金流。更何况,波音占据了国防这么重要的生态位,美国政府更有动力给波音提供经济支援了。

这不,前段时间美国联邦政府推出了2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专门有一个条款针对的是“对于维护国家安全重要的商业公司”。虽然波音的名字没有出现,但美国媒体分析,这可能是为波音量身定做的。波音可能会因此获得最高170亿美元的税费减免。

总结一下,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为你梳理了一个很多人关心的问题,那就是波音这家大公司,会不会倒下。而经纬创投给出的回答是,波音不会倒。不过,波音不是Too Big To Fail,大而不能倒,而是Too Vital To Fail。过于重要,以至于不能倒下。规模其实是波音的负担,生态位才是它的救命稻草。

说到这,我就想到一句话,叫做“波音是美国制造业皇冠上的一颗明珠”。波音之所以值钱,不光是因为它是“明珠”,而是因为它在“皇冠顶上”。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参考文献:

《大而不能倒的公司,真的会破产吗?》,经纬创投(查看原文)

波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