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李仲轲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段时间如果你看国际新闻比较多,可能会有一种感受,就是美国社会陷入了不小的危机。一方面,疫情蔓延得飞快,确诊案例已经突破40万,另一方面,经济形势严峻,单单是3月最后一个星期,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就超过了600万,刷新了历史纪录。

很多人都在讨论,美国这次应对疫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种常见的说法是,在疫情早期,美国没有足够重视,错失了最好的防疫窗口。疫情暴发之后,由于美国是联邦制,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所以没能在危急时刻“集中力量办大事”,迅速调动资源来集中解决问题。

不过最近,我在《大西洋月刊》上看了著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的一篇文章,发现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很不一样。他觉得美国遭遇的这场危机跟体制无关。往深了挖掘,美国出现的问题,其实本质上是一场信任危机。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为你介绍一下福山这篇文章的观点。

福山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其实有一整套政治和宪法传统,能在危急时刻赋予联邦政府足够的权威,特别是给总统足够的权力,来解决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全国性问题。

这是什么传统呢?叫做“行政权的能量”(energy in the executive)。这个词来自于美国国父之一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你肯定也知道,美国在宪法中为联邦政府设定了立法、司法和行政三种权力,彼此互相制衡。但是,汉密尔顿认为,在国家面临危机的时候,比如说战争或者国内叛乱的时候,代表立法权的国会和代表司法权的最高法院,很有可能来不及反应,没办法采取果断有效的行动。

那如果事态真的紧急,美国该怎么办呢?就得靠总统所领导的行政机关了,要靠他的能量。为啥呢?我查了一下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70篇中的说法。

他说,因为无论是国会,还是法院,都是由很多人组成的,相互讨论甚至辩论,最后再决策,需要很长时间。而总统是一个人,整个行政部门就听他的,所以啊,下面是汉密尔顿的原话:“一人行事,在决断、灵活、保密、及时等方面,无不较多人行事优越得多。

所以啊,在特殊情况下,总统和他领导的行政机关就应该被授予更大的权力,激发他的能量。非常时期,必然需要非常人物,需要非常的安排。

“行政权的能量”这个概念,相当于给美国整个国家的运行,留下了一个“后门”。

在美国历史上,美国总统通过这个“后门”,渡过危机、解决问题的情况并不少见。

比如在美国的南北战争期间,林肯总统动员了100万人的军队,你想,那个时候美国的总人口还不足2000万,能动员5%的人口参战,当时总统的权力该有多大。甚至林肯还在未经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就跟南方开战。

再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富兰克林·罗斯福实行了租借法案,为对抗法西斯的英国、法国、苏联和中国,提供了大量的物资和装备,而且这个法案的实施,最开始还绕过了国会。

就算到了21世纪,美国政治中的这个“后门”也依然有用。比如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美联储被授予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动用了数千亿美元支持一些重要的金融机构,而国会几乎没有监督这个过程。

所以福山说,在必要的时候,美国的行政机构有能力集中力量办大事,来解决问题。而且经历了以上这一系列危机之后,美国政府行政机构的权威实际上与日俱增。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疫情在美国还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呢?

福山在文章中说道,美国政府能够动员大量的国家力量,有一个重要的前提,也就是“信任”,在这一点上,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这个“信任”建立在两个基础上。

首先是美国人民要相信,所有的行政人员都受过专业的教育,有专业的技能,让他们来做决策更加靠谱。就比如在2008年的时候,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一位深入研究大萧条的学者,这也让美联储在对抗金融风暴的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信任。

信任的第二个方面,是美国人民对于美国总统的信任。前面咱们提到的几位总统,比如林肯、罗斯福,在执政期间获得了深度的信任,以至于他们个人的奋斗、挣扎成为整个国家的象征。那时候的普通人,对于国家的“主心骨”,有着无条件的信任。

听到这里你就肯定知道了,美国政府强大的权威动员能力,离不开两根柱子的支撑,一根是对于行政人员的信任,一根是对于总统的信任。

但是福山说,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恰恰破坏了这两根信任的柱子,让美国面临一场政治信任危机。

福山这么说的理由,同样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特朗普的所作所为,破坏了民众对于专家的信任。

为什么这么说呢?福山说,特朗普当选的基础,是美国有35%~40%的人口,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他。而在特朗普执政的这三年半中,他一直在向支持他的人,灌输一个叫做Deep State的概念。这个词最恰当的中文翻译,叫做“影子政府”,也就是美国除了白宫以外,还有一个小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秘密操控美国政治。

这个“影子政府”是不是真的,咱们不讨论。但是福山认为,这个观念造成的影响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会认为,只要有政府官员和特朗普唱反调,那么他们就属于“影子政府”的成员,不值得被信任。

就算是白宫内部,也在不断受到这个观念的影响。比如在过去这几年中,美国的党派人士正在对联邦机构进行清洗,把那些和特朗普唱反调的人扫地出门。福山推测,特朗普很可能要将被中国网友戏称为“美国钟南山”的安东尼·福奇排挤出局,原因就是福奇公开反对特朗普。这一系列行为造成的结果就是,美国政府中一些责任重大的职位,会落在特朗普的政治盟友手上。

这是特朗普对于行政人员信任的破坏。

而在另一头,福山认为,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也在破坏人民对总统的信任。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这三年半中,对于最开始没有投票给他的人,没有采取任何方式来建立信任。

就比如3月20日,在美国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时有一位NBC的记者问特朗普,说有数百万的美国人因为疫情,正在处于恐慌中,特朗普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结果你猜特朗普怎么回答的?他说NBC的记者是一位很糟糕的记者,他的问题给美国人传递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福山说,这其实也代表着美国保守派的普遍观点,也就是他们觉得,围绕疫情的恐慌是民主党推翻特朗普的阴谋。

特朗普带来的“信任危机”,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甚至会让美国政府在开足马力,对抗疫情的时候,出现互相掣肘的情况。

就比如在美国国会通过2万亿美元的救助法案的时候,民主党议员提出,在法案里加入一个透明度的要求,让公司救助基金如何被使用变得更透明。但特朗普在签署的时候却说,这条法案不会受到透明度条款的约束。

那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呢?福山评论说,这让任何为了帮助受困企业动用的紧急权力,都可能遭受事后的质疑。

显然,疫情过后,这可能会让美国政府面临的信任危机进一步加深。

好了,总结一下,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为你梳理了弗朗西斯·福山的观点,他认为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件事上,美国遭遇的挑战,本质上是一场政治信任的危机。我们经常说股市是一个关于信心的市场,但其实人类社会的很多制度,都依赖于参与者的信心。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美国信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