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周,美国政府承诺的现金补助要开始发放了。按照计划,年薪在75000美元,也就是53万元人民币以下的成年人,每人能收到1200美元的现金补助,1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每人能收到500美元的现金补助。

我注意到,这项发钱的措施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人们讨论的一个焦点是,美国政府为啥不是发消费券,而是一定要直接发现金?

对这个问题,有一个解释是,美国人存款少,政府不发钱,很多家庭撑不了多久。美联储在2019年发布过一个抽样统计,结果显示有39%的美国人,在需要应急支出400美元的时候,会遇到困难。而其中12%的人完全没法应付400美元的突发支出,还有27%的人,没法撑过一个信用卡周期。

像这样的问题的确存在。但是我在看这些讨论的时候,最好奇的问题其实是,这39%的美国人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常说,在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受到冲击最大的会是弱势群体。但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发达社会,弱势群体,或者说,在危机面前脆弱的群体,比例竟然高达39%,那这些人到底是谁?

传统来说,我们觉得美国的弱势群体主要是少数族裔,但前两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叫做《为什么美国人正在死于绝望》。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美国另外一个弱势群体真实的生存现状,给了我很大冲击。

文章的作者是畅销书作家阿图·葛文德医生,就是《清单革命》那本书的作者。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内容。

在这篇文章里,葛文德介绍了美国一对经济学家夫妻,针对美国人慢性疼痛的一项研究。

你可能会好奇,经济学家研究的应该是经济问题,怎么研究起慢性疼痛了呢?

这也巧了。因为其中一位经济学家,常年有后背疼的毛病,试了很多种治疗方式都没有缓解。出于好奇,她就想去看看,在美国是不是有很多人跟她一样,常年忍受慢性疼痛。结果一看,发现了一件让她觉得反常识的事:虽然医疗在进步,美国人也越来越少地从事容易引发肌肉劳损的重劳力,但是有慢性疼痛的美国人数却在攀升。

而且,奇怪的是,在50岁左右的美国中年人当中,有慢性疼痛的比例,甚至比70多岁的美国老年人还高。

这位经济学家就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她老公,她老公是谁呢?就是201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迪顿在2013年曾经发表一本经济史著作,那本著作的主旨是,人类社会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人的平均寿命在延长,生活品质在提高,贫困率在下降等等。总之就是,进步的车轮滚滚向前。

那你可以想象,当他听到他夫人的发现的时候,肯定很惊讶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每天忍受慢性疼痛,这一点显然不太符合,迪顿对人类历史进程的判断。

于是夫妻俩就决定继续钻研一下这个问题。一钻研,发现问题大了:他们发现,慢性疼痛的问题最严重的,是美国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中年白人群体。

而且,这个群体的问题还不仅是慢性疼痛。慢性疼痛跟另外一个数字高度相关,就是死亡率。这个群体的死亡率也在同步上升,包括死于自杀、死于毒品过量、死于饮酒过量引发的肝脏疾病,等等。

这个死亡率有多严重呢?

统计发现,这部分群体的高死亡率,可能已经拉低了美国人整体的平均寿命。按理说,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既没有战争,也没有瘟疫,人均寿命应该稳步增长才是。但实际情况是,美国人的平均寿命在过去10年当中,竟然出现了连续5年下滑,从2013年的78.94岁,下滑到了2018年的78.81岁。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一战和西班牙流感期间。

这两位经济学家还对比了,美国中年白人群体和少数族裔的数据。但是一对比发现,在非洲裔美国人和墨西哥移民当中,慢性疼痛和死亡率并没有上升。只有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中年白人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如果你一直关注美国政治,你一定知道,这个群体很重要。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其实是特朗普的重要选民基础。美国的民调机构曾经做过统计,在2010年,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在共和党的选民当中占比50%,但是到了2018年,比例上升到了59%。

为什么自杀、酗酒、毒瘾等等这一系列问题在这个群体当中会集中爆发呢?难道是因为文化堕落吗?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

两位经济学家把这个现象称为“绝望之死”,Death of Despair,换言之,他们认为这个群体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为什么这么说呢?

有一部分原因,你可能也能想到,就是这个群体的就业机会少

两位经济学家的研究发现,在就业率低的地方,死亡率往往也高,就业率和死亡率两者之间呈现出很明显的相关性。教育程度不高的美国白人群体恰恰受到失业问题的困扰。

2008年之后,美国经济一直在努力地从萧条中走出来。

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有大学毕业证的人天然会有优势,所以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白人,还有翻身的机会。

少数族裔呢,日子当然不好过,但针对这个群体,美国有大量的反歧视保护条款。所以少数族裔的生活水平总体来说仍然比不上白人,但起码能做到,一代人比一代人强,也就是说有盼头儿,所以这个群体也不至于绝望。

但是美国的白人群体呢,对于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美国社会既没有针对他们的特殊保护条款,他们自己又没有高学历和好技能。这就意味着在经济危机和全球化大潮当中,他们成了美国社会里最没辙的一群人。

这个群体具体的失业率,文章里没有提。但是文章提到了一个整体的就业数字:截止到2018年,美国社会仍然有14%的适龄男性劳动力没有工作。在这部分群体里,绝大多数人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找工作。没有工作,也意味着负担不起医疗保险,因为美国的医保很昂贵,往往需要雇主合力承担。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这个群体常年有慢性疼痛的问题。

但如果只是没有工作,可能还不至于陷入“绝望”的境地。

咱们在国内也见过这样的情况,没有收入,那就跟父母、家人住在一起呗,顶多是落一个“啃老”的名声。或者说,如果伴侣有工作,那就由伴侣一个人支持家庭。

可不巧的是,美国社会这段时期还出现了一个情况,此前我们也讲过,就是家庭网络破碎。

在美国,结婚的人越来越少,单身或者单亲家庭越来越普遍。比如有数据统计显示,在美国,有大学文凭的人,有75%的概率能在45岁之前结婚。但是如果没有大学文凭,那这个概率就只有60%了。

在过去,美国人往往还依赖于宗教团体的支持。很多人每周固定到教堂参加礼拜,一个家庭有什么困难,整个教会的人一起帮忙。但是在近些年来,美国人的宗教生活,也出现了衰退。现在,全美国只有不到1/3的人会参与宗教集会,在没有大学文凭的人群当中,这个比例更低。

所以你发现没有,对于处在美国社会底层的白人来说,在过去这10年里他们一直都在走下坡路。而在往下出溜的过程,没有任何一张社会网络能把他们兜住,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群体,会经历“绝望的死亡”。

这篇文章的内容就给你介绍到这了,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文章中提到的两位经济学家,今年出了一本新书,叫做《绝望的死亡和资本主义的未来》(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专门讨论今天这个话题。

我觉得这篇文章,也回答了我的一个疑问,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在共和党执政的情况下,仍然愿意以发现金的形式来进行经济救助。传统来说,共和党人的理念是小政府,低干预,而且反对“不劳而获”。因此给所有人发钱,并不太符合共和党人的作风。

但从这篇文章中我们能看到,美国经济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结构性漏洞,而这个漏洞意味着,共和党的选民基础,恰恰是当前美国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美国弱势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