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在办公室注意到一件事。我听书组的同事陈章鱼,每天早上都会在办公室溜达,和同事聊天。一边聊,手还不闲着,会盘两个核桃。

我当时就纳闷儿了,盘核桃一般都是中老年人爱玩的东西,想锻炼一下手指的灵活度,才会盘。陈章鱼年纪轻轻,为什么要玩这个呢?于是我就去问他,结果没想到,他回问了我一个问题,说你身边用的时间最长的东西是什么?

我打量了一圈,我发现,我身边用的时间最长的一件东西可能也就是每天工作用的电脑,但也不过用了2年左右。

陈章鱼说,我们现代生活其实有一个bug,就是不存在“老物件”这种东西了。一个东西坏了,就赶紧去买一个新的,没人愿意花时间维护、修理。

这带来什么结果呢?就是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东西,都有“保质期”,在买下的那一瞬间,保质期就开始缩短了。

但他自己手里的那对核桃就不一样了。他觉得,买下核桃的那一瞬间,这对核桃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在他身边待得时间越长,核桃的价值也越大。而平时有不少文艺青年,喜欢用牛皮的笔记本、黄铜的书签,或者在笔记本上做手账,其实本质上和盘核桃的目的也没什么区别:都是想看时光在身边的物品上,留下痕迹。

当然,现在很多人不爱用旧东西,是因为物质丰富了,我们有足够的新东西可以买,可以使用。这本身没什么不好。但这件事也让我们的日常生活,丧失了一种趣味。

什么趣味呢?

陈章鱼给我讲了一个他自己的故事,说最近他在家里收拾书,翻开一本书的时候,发现了一张13年前的老收据。

这张收据背后的故事很有意思:那时候他还在上高中,住校,一周的零花钱除去吃饭,也就剩个10块8块。攒了几个星期,他就找了一个出校门的机会,出门的第一站,就是到校门口的书店去买书。

但买什么书,当时也没个头绪,挑来挑去,最后决定,哪本书作者的名字长,就买谁的书。于是就选了两本,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在收据上写的就是《穷人的美德》和《白痴》。

陈章鱼和我说,其实两本书讲的啥,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他通过翻到收据这个“老物件”,和13年前的自己来了一次“久别重逢”。这是再多的新东西,都不能带给他的体验。这也是“老物件”独特的乐趣。

如果你身边,也有舍不得丢的老物件,欢迎你把它和它背后的故事,都分享到留言区。让我们一起和过去的自己,来一场“久别重逢”。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老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