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我们公司科学学院的主编王木头,在办公室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然后架上一台显微镜,还把显微镜连上了显示屏,中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就一个人在那里捣鼓。

我专门去木头那里看了一下,发现他买的这台显微镜,虽然在价格上只能算是入门级,但是配套的东西一点也不少。比如他专门买了一套切片标本,其中有什么“蛔虫卵装片”“黑藻叶装片”“肺血管注射切片”。

办公室出现了这台显微镜,很多人都感到好奇,找木头问这问那,或者自己亲自操作体验一下。

我问木头,他是不是看了狗哥卖橘子的故事,觉得通过这种方法能够和同事建立更多的联系?

没想到,木头给了我一个相反的答案,他说自己搞这个显微镜,其实是为了在忙碌的工作中,给自己创造出一个可以沉浸的小世界。

他只要一盯着显微镜,就像戴上了一个VR眼镜,整个人的所有注意力都会进入那个微观的世界里。这就像给自己划出了一个结界一样,把其他东西都屏蔽在外。

其实,想在开放的办公环境里造一个结界,并不一定需要VR或者显微镜这种复杂的设备。

我发现,我们公司最高产的作者之一李翔,也有“造结界”的能力。

每天早上到了办公室,李翔做的第一件事往往就是到我们的阳光房去读书,阳光房三面都是玻璃,窗外是高大的树木,一走进去就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不过李翔在读书的时候,还会做一个特别的小动作:他会在面前放一个沙漏计时。

他做这件事,主要是为了提醒自己专注。但这个小动作却有一个额外的作用,就是其他人经过他,一看他的沙漏,就知道李翔进入到了他的专属时间,别去打扰他。

李翔用这个方法,轻松地给自己划出了一个结界。

当然,除了“造结界”这个方法以外,还有很多其他方法,也能让自己进入沉浸的状态。

我听到过最有趣的方法,是趁早的创始人王潇分享的“上身法”。王潇说以前她写作总是特别慢,不容易进入状态,后来她就想了一个招,想象“梁凤仪上身”。梁凤仪是一位香港作家,据说写小说的时候,一天能写一万字,于是王潇一开始写作,就跟自己说“此刻我不是王潇,我是梁凤仪”。不断给自己这种心理暗示,写作速度还真就上去了。

结界法,是给自己辟出一个小世界;上身法,是想象自己进入了别人的世界。这两种方法,都能帮你进入沉浸状态。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