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梁斐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前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身边的朋友在微信上搞了各种各样跟学习相关的群。有拉群每周一起看书的,有拉群分享菜谱的,有拉群学画画、学摄影的等等。

之所以有这样的现象,我猜测一部分原因是大家之前在家隔离,很多人重新捡起了自己的兴趣。而另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在经济形势低迷的时候,人们往往有更强的危机感,而危机感也会驱动他们学习。毕竟,提升自己的技能,才是应对危机,或者说对抗不确定性最好的方式。

不过你也知道,对于已经步入职场的成年人来说,看书、上课只是学习的一种方式。对更多的人来说,大部分的技能都是在实干中培养出来的。我在最新一期《哈佛商业评论》上看到一篇有意思的文章,这篇文章就给职场人,指出了一条“从干中学”的思路:发展一个副业。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观点。

发展副业这件事并不少见。“斜杠青年”这个概念很流行,不少年轻人都在自己主业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我身边就有这样的朋友,比如律所的律师,晚上摇身一变成了夜店的DJ;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业余爱好写小说,并且靠写小说挣到了稿费。

不过,《哈佛商业评论》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战略性的副业》。有些副业,纯粹是兴趣,是一个跟主业完全不相关的第二职业。但这还不算是战略性的副业。所谓的战略性副业,应该反哺主业、给主业充电。

这篇文章的作者,一共调研了122位不同年龄、来自不同行业的高管。这些高管普遍有自己本职工作之外的“战略性副业”。我梳理了一下,所谓的“战略性副业”,有以下这么两个类型。

一类战略性副业,能帮你打通主业需要用的核心技能。

举个例子来说,受采访的一位总裁,本职工作是运营慈善组织。她的副业,是在自己的母校的董事会上担任董事职务。她说,她在董事会里学到的那些管理和运营方法,给她创办自己的慈善组织帮上了大忙,甚至犯过的错误,也成了宝贵的经验。因为从本质上看,她的主业和副业工作,性质很相似,都是运营非营利性的组织。

再举个例子来说,文章里的另一位受访者,本职是美国芭蕾舞剧院的董事,而副业则是美国一个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委员。这两件事看起来完全不相关,但是这位董事认为,她从副业里学到了一个对芭蕾舞行业至关重要的技能,那就是理解和协调多元文化。

原来,美国芭蕾舞剧院里的舞者,来自15个不同的国家之多。这位董事通过她在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工作,学会了理解这些多元化背景的舞者,在一个外国文化里遇到的种种挑战。

所以你看,这一类的战略性副业,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体育馆,而主业就是竞赛场——你在体育馆里竞赛的时候,把要用的技能练熟了,到了竞赛场上就能发挥得更好。

还有另一类战略性副业,是能帮助你开拓视野、在主业中获得新思路。

比如,作者采访了一位制药业公司的前董事长,这位董事长平时还担任了一些其他董事职务,但都不是自己本行业的。而这些职务带给他最大的好处,是拓展了他的人脉,让他结识了潜在的商业伙伴。跟这些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他还学会了站在外部视角反观自己的行业。这让他能站在更高的格局,看到自己行业的大趋势。

当然,你可能会想,这些副业听起来都太高端了,什么董事职务啊、委员会委员啊,这都是一个人做到了一定的社会地位才能获得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一个职场上的普通人,怎么能发展出战略性的副业呢?

对这个问题,这篇文章还真给了一个实操性的清单。这个清单提供了四个思路,这几个思路都能帮你找到一个能反哺自己主业的副业,我来给你念念。

1. 告诉你的圈子,你正在寻找一个和你工作或者工作需要的技能相关的副业。

2. 你可以列出你的爱好,然后从它们出发,找一些相关的组织加入。

3. 在你周围的人里,找出已经有副业的朋友和同事,试试加入他们参与的组织或者活动。

4. 通过社交媒体或者其他的公开平台建立你的形象、兴趣和特长。这样一来,人们就会对你有更多的理解,如果遇到和你的兴趣特长相关的事,会主动给你提建议。

我结合这个清单,用我自己找副业的经历,来给你举个例子。

我做《邵恒头条》节目,考验的是我的表达能力。有段时间我就告诉周围的朋友和同事,说我正在找一个能锻炼表达能力的活动,比如演讲活动,或者辩论比赛,请他们帮我留个神。一位同事发现,在我们公司附近有一个演讲俱乐部,每周都有演讲活动,提前报名就可以上台讲上3-5分钟。

除此之外,我自己还一直喜欢看脱口秀,因为我觉得幽默也是一种宝贵的表达能力。北京有脱口秀训练的课程,我专门去上过课,但总觉得不过瘾。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北京有一个脱口秀俱乐部,在每次演出的间歇,会允许观众上台讲段子,进行练习。于是我报名参加了这个环节。虽说我讲得很烂,观众只有零星的笑声,但这段经历特别有助于我找到 “对象感”。

每次讲完之后,我会把现场的录音反复听,从录音里感受一下,哪段说长了,观众的兴趣丢了;哪个词说得好,戳中了观众的笑点。那段时间,脱口秀就是我的“战略性副业”,只不过,就我讲段子的能力,我估计一辈子也没法从这个副业赚到钱,不给观众倒贴钱就不错了。

好,这就是我自己找副业的一段经历。除了上面提到的行动清单以外,作者还给了一个建议,让我有点意外,那就是在开展副业的时候,你应该向上司寻求许可,甚至可以向上司提出,把你的战略性副业列入你的年度目标中。

我们一般如果想要做个工作之外的事情,都是抱着偷偷摸摸的心态去做的,生怕老板发现,怀疑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

不过,《哈佛商业评论》这篇文章认为,如果你能告诉上司,这份副业会如何辅助我们的个人发展,又会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对方也会给你提供支持。重点在于,你能向你的上司展示,这份副业工作是如何给你的“主业”充电的。

假如你做到了这一点,上司却仍然不赞同你开展副业,那么这篇文章提醒说,你所在的公司也许没有意识到外部视角、外部的网络对公司发展有多么重要。这种情况下,你可能就得想一想了,这家公司的文化,是不是太过于封闭了? 以后会不会过时?

好了,以上就是《哈佛商业评论》提出的关于如何发展战略性副业的建议,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结束之前我还要做一个预告:本周的邵恒帮你问,我为你请来了《顾衡好书榜》的课程主理人,顾衡老师。他把“读书人”活成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其实就是把读书发展成了一个战略性副业。这个“副业”,不解决生计问题,但是为他打开了更大的世界。他渊博的知识,让他看问题能做到“通透”,凡事都可以触类旁通。

这期帮你问,我邀请你分享一个当前困扰你的问题——任何问题都可以,往小了说,你可以聊聊生活中的困惑,比如感情冲突或者职业选择;往大了说,你可以提出对世界大事的疑问,比如国际关系、经济复苏。我们一起听听,顾衡老师如何用他独特的思维体系,点破你的困惑。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