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想先邀请你听一段语音。

你如果是个游戏玩家的话肯定听出来了,这段语音来自于一个叫做《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的游戏。即便你不玩游戏,你可能也听说过,这个游戏是任天堂公司出品的,简称动森。疫情防控期间很多人宅在家里,都在玩这个游戏。

我注意到,我身边很多玩这个游戏的同事,在讨论它的时候会提到一个词,叫做“狸语”,狸猫的狸,语言的语。这个游戏里面和你打交道的所有角色,都在说“狸语”,也就是我刚才邀请你听的那种语言。

你可别觉得这只是一段随便设计的语音,其实它有自己的含义。

我和你读一下这段话对应的游戏文本:嗯嗯,你同意就太好狸!那么后面的事就交给我吧。

好了,知道了这段话的意思,咱们再来听一下语音,你感受一下。

发现了什么没有?这个游戏角色说的狸语,是不是有点像中文。虽然你不能完全听懂,但至少有几个词,你会觉得和中文是一一对应的。

其实,不仅仅中文玩家会有这种感受,全世界各地的玩家都觉得,动森里的狸语是他们当地的语言。

动森游戏针对不同语言版本的游戏,设计了不同版本的狸语。它的日文版,游戏角色就像是在说日文;英文版,游戏角色又像是在说英文。

那这个游戏是怎么做到的呢?我最近看到了一个游戏网站机核网,对狸语设计理念的解读。虽然这个解读是一种假设,但是我觉得的确有一定的合理性,而且很开脑洞。

解读狸语的是一位叫做“这样重这样轻”的机核网电台主播。他的分析是这样的:

首先,我们听到的狸语,并不是把中文倍速播放。因为有不少网友把音频拉长之后发现,就算在很慢的情况下,狸语也是一种完全没有意义的声音,其中不存在任何一个现有的单词。

那狸语又是怎么做到像一种语言的呢?

机核的电台主播做了一个假设,他说狸语其实和我们日常说的语言,还是有一种对应关系的。就拿我们中文来说吧,动森的设计师,很可能是把中文的每个字给拆开,让每个字都只留下特别短促的发音。举个例子,比如说“好”这个字,可能就会只留下“h”,短促的“呵”,这个声音。然后再通过一系列的加工处理,让它成为所谓的“狸语”。

但是,因为狸语里仍然保留了一些中文的特色,所以你会觉得它听着像你熟悉的语言。这就好比说,我们听一个人讲话,发现他的儿化音和词语之间的粘连比较重,而且还经常说“您”,我们就会觉得,这个人说的应该是北京话。

那好了,如果这个假设靠谱,那为什么游戏设计者要花这么大的功夫给动森设计一门新语言呢?

这就得回到动森的起点了。这个游戏从第一代开始,就需要玩家阅读大量的游戏文字,文字量往往比一部长篇小说还多。如果想让玩家读下去,就要给他们制造沉浸感,比如通过语音把文字念出来。但是如果采用真人录音的话,10分钟的录音就能把游戏卡带塞满。

所以在当时的限制之下,动森就开发出了这套造“狸语”的本事。而且为了区分不同角色的形象,他们会给不同的小动物,安排不一样的语音语调,甚至每个人还有不同的口头禅。这样一来,这个游戏的所有小动物,都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

在查资料的时候,有一句话打动了我,在这里也分享给你:虽然你听不懂这些小动物说的话,但它们其实在说你的语言。这也会让你变成社区的一员。

了解了这个故事,我打心眼里觉得动森的设计者是个特别温柔的人,他会精心设计这样的小细节,让自己的游戏成为每一个玩家能找到归属感的乌托邦。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人间值得#,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人间值得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