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很多人都关注了Space X发射载人飞船的新闻。这不仅仅是航天史上第一次由私人公司进行载人航天发射,也是过去9年中,美国第一次在本土执行航天任务。

到目前为止,这次发射任务可以说很成功。飞船搭载的两名美国宇航员,经过19小时的飞行,已经抵达了国际空间站。如果他们能安全返回,将会意味着Space X通过了美国宇航局的测试。Space X会正式成为运送美国宇航员的“太空巴士”。

看媒体报道,你可能很容易得到这样一个印象:这次成功发射,让马斯克在美国人心里的地位又上了一个台阶,他身上“英雄”的色彩更浓重了。

但是,美国人真这么看吗?

就在这次任务的发射前夕,马斯克传记《硅谷钢铁侠》的作者Ashlee Vance,在彭博商业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深度文章,叫做“马斯克是美国值得拥有的英雄”。虽说,标题把他送上了英雄的神坛,但是这篇文章的内容,却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更复杂的马斯克。从这篇文章里,我们不仅能看到马斯克的光环,也能看到光环下的阴影。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我们从几个不同的侧面,再来认识一下马斯克。

要说给全世界最了解马斯克的人排排名,我觉得可能Ashlee Vance能排到前五,因为撰写《硅谷钢铁侠》的时候,他访谈了上百个跟马斯克有交集的人。这俩人也因此发展出了一种微妙的关系。在传记发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马斯克拒绝跟Vance打交道。但就在今年的5月17号,也就是载人航天任务紧张筹备的最后阶段,马斯克给Ashlee Vance主动打了电话聊自己的近况。这才有了这篇彭博商业周刊的这篇文章。

我们先来快速回顾一下马斯克的人生。你可能知道,马斯克的家庭是一个移民家庭,所以很多人把他的经历看作是一个实现“美国梦”的故事。

马斯克在南非长大,从小就展现出了对计算机和科技超常的兴趣,12岁的时候就编程设计了自己的第一个游戏。他的父母离异,后来在17岁,马斯克和他的妈妈、兄弟姐妹搬到了加拿大,随后再到美国念大学。此后,他联合创立了支付公司PayPal,2002年PayPal上市,马斯克身价1.6亿美元。

此前有人质疑,马斯克是不是跟特朗普一样,是靠着深厚的家底儿起步的?事实上并不是。虽说他的父亲是南非当地一个矿产投资人,但算不上成功,据说后来投资失败。而且,马斯克和他的关系恶劣。他在美国上大学,学费全靠奖学金和贷款。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欠下了10万美元的贷款,后来背负着这笔负债,拿着2500美元创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

他的人生进展到这,按理说,再往前走,应该是一个白手起家的硅谷精英、功成身退成为资深投资人的故事。但是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如果你看过《硅谷钢铁侠》那本书,也许你会对一个细节有印象,就是在PayPal即将上市的派对上,马斯克就拿着一本旧的苏联火箭手册翻看,那时候他就已经在琢磨怎么能通过太空旅行改变世界。

自此之后,他造火箭、造汽车、造电池、造卫星等等。看起来他是上天下地啥都要干,但这些事背后有一个核心逻辑,就是他在为人类移民火星做准备。这部分的商业逻辑我就不赘述了,如果你感兴趣,我推荐你去学习张潇雨老师的《商业经典案例课》,有一讲叫做“跨界王”马斯克到底要做什么?

说到这,如果我们想给马斯克贴个标签,我们可能会给他贴上“硅谷创业者”或者“科学狂人”的标签。如果要给马斯克找一个参照系,我们会把他跟乔布斯、比尔·盖茨、贝索斯等等了不起的科技创业者相比较。

不过,疫情这段时间,让马斯克一些其他特质更鲜明地显现了出来。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在某些方面,马斯克和特朗普之间颇有相似之处。

比如说,如果我们说特朗普是推特治国,那么马斯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推特经商。要论“爆炸性”,马斯克的推特可能并不比特朗普差。

有些是关于他个人生活的,比如5月初,他宣布要把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出售出去,包括房地产,他自己只要在朋友家轮流蹭住就可以。

有些是关于他公司的。同样是5月初,他在推特上说特斯拉的估值有泡沫,导致当天特斯拉的股价下跌了10%。

还有些是跟别人吵嘴的,比如5月中旬,脸书负责人工智能的VP批评马斯克不懂人工智能,马斯克就在推特上回复俩字Facebook sucks,翻译过来就是,脸书很烂。

可以说,马斯克的推特本身就是一个新闻制造机,每次发这种新闻都会引起媒体的关注。对于他自己发推特的行为,马斯克的解释是,这是一种能让你绕过媒体,直接和公众沟通的方式。

但真的这么简单么?不一定。Ashlee Vance观察说,马斯克最近这两个月的推特似乎格外激进。其中最有争议的,还不是前面说的这些,而是他在对待新冠肺炎疫情上的立场。在这件事上,马斯克的立场和特朗普惊人地相似。

他曾经预测,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到4月底就会结束,新增病例的数量将会清零。显然,到4月底,疫情并没有结束,马斯克对此是如何回应的呢?他说,美国的统计数据,多统计了那些有新冠肺炎症状,但实际上并没有感染病毒的人。而且,美国政府的刺激政策,让人更有动机声称自己患了“新冠”,所以数据已经不可靠了。换言之,他质疑专家统计的数据有水分。——这不就是前两天,咱们介绍的阴谋论的思路么?

此外,马斯克还无视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坚持让特斯拉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提前复工。 5月11号他在推特上宣布,特斯拉将违抗当地政府的规定,让特斯拉工厂重新开业。随后,他给当地政府施压,威胁说如果不允许复工,他就把特斯拉的工厂从加州搬出去。最后不得已,当地政府给他颁发了允许复工的安全许可。

那么,作为一个看起来崇尚科学的人,马斯克为什么要违反科学常识,发表这些出格的言论,做出出格的行为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追求自己公司的商业利益吗?

可能真的如此。不管人们再怎么把马斯克奉为英雄,他在骨子里都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特质,就是一个不达到自己目的不罢休、实用主义至上的商人。Ashlee Vance在写传记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跟马斯克合作过的人普遍认为他是个暴君。人们认为他的商业策略要么“惹人愤怒”,要么“让人惊骇”。

那么,马斯克的这些行为,给他带来了什么后果呢?你可能想象不到——马斯克这一系列出格的推特,反而让特斯拉获得了美国保守主义势力的支持。在美国传统的保守主义阵营,得克萨斯州,一些议员已经开始积极跑动,欢迎特斯拉去得州开工厂——你要知道,得州可是美国传统石油业的基地,跟新能源产业原本是死对头。

也就是说,马斯克的这一系列操作,给他自己的公司赢来了额外的商机和政治资本。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他有意而为之?我们不好猜测。但从这些事情上,你可以看到一个更复杂的马斯克。

所以说,回到开头那个问题,美国人到底怎么看马斯克?其实跟美国人看特朗普差不多,鲜明地分为两派阵营。支持他的人,认为他干啥啥都对,不可能错。反对他的人,认为他是个骗子,为了挣钱不择手段。当然,根据一般经验,当一件事或者一个人有这么强争议性的时候,真相大概率是在这两个极端中间的某个位置。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意识到,马斯克本人,其实就有点像是美国社会的一面镜子。他身上既有移民一代的“美国梦”,也有硅谷精英的科技精神,但他身上也有保守主义,甚至“反智主义”的影子。这些看起来割裂的、互相冲突的特质,在这么一个人身上,奇特地杂糅在了一起。他的光环,他的阴影,都是美国这个国家复杂性的缩影。

结束之前,我想做一个预告:这周的#邵恒帮你问#,我为你邀请的驻场导师是吴军老师。吴老师不仅仅是一名计算科学家、一名科技投资人,也是一位极为高产的作家。在他从事本职工作之余,他还出版了8本畅销书,从数学到科技史到大学教育,覆盖的话题既广且深。

之所以吴军老师能做到这一点,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吴军老师有极为出色的表达能力。他的写作不仅逻辑清晰,语言生动,而且他还特别擅长把一个专业领域的黑话“翻译”过来,让没有专业背景的人也能听懂。

其实,一个会议、一份报告,甚至一封电邮,都在考验一个人的表达能力。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表达力不从心的时刻?欢迎你在留言区分享你遇到的挑战,我会邀请吴军老师解答你的疑惑,分享他作为一个表达高手的经验。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埃隆·马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