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李仲轲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最近,我注意到一条俄罗斯的新闻,说的是俄罗斯的天然气公司会建设一条新管道,把俄罗斯东部和西部的天然气网络连成一体。这样,就算俄罗斯的天然气在欧洲市场不吃香,它也能及时转换策略,将运往欧洲的天然气,转为输送中国。

最开始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很羡慕,俄罗斯这样的国家资源丰富,有大量的人等着当它的买家。

但是,拥有资源就一定是一件好事么?还真不是。我在最近两个月,深入观察了我们邻国缅甸的一起事故。这场事故让我有一个感触,那就是资源对于一个国家,不一定是财富,也有可能是“诅咒”。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和你深入聊聊缅甸的这起事故。

7月2号的时候,在缅甸北部的帕敢镇,有一个玉石矿区,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

在事发当天,缅甸的消防部门就宣布,这次事故已经造成了160人的死亡,还有80多人下落不明。这成为缅甸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矿难。

其实在最近的十几年间,缅甸的玉石矿场,就一直灾难不断。我把一张图插入了文稿中,你可以看看缅甸矿难的发生频率。就在去年,帕敢镇旁边的矿场上,也有一起矿难造成了54人的死亡。


如果你回到缅甸玉石开采现场,近距离观察这起矿难的话,肯定会觉得很蹊跷。因为在矿难发生之前,缅甸就进入了雨季,缅甸政府更是发出了警告,让采集玉石的矿业公司停止作业。但是在矿场上,还有一些矿工不顾警告,进行作业,他们也成为这次矿难的主要受害者。

而且,缅甸玉石的开采手段,也是这起矿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太原始了。现在缅甸工人,会从山丘上挖掘玉石。挖掘的方法非常原始,首先,他们会用炸药将坚硬的岩石炸松,然后用挖掘机把炸开后的土壤挖起一捧,往边上一倒。随后,工人们一拥而上,将玉石挑选出来。

这次发生滑坡事故的矿场,就以这样的方式,连续开采了十年。那你想,缅甸矿山的泥土本来就软,经过长时间的暴力挖掘,土壤和岩石在结构上,肯定非常不稳定,一下雨,就容易发生山体滑坡的事故。

但是,关于矿难这件事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些。我和你解释一下,缅甸的玉石对于这个国家的经济来说,是支柱一样的存在。我能查到的最近的数字,是一个国际非营利组织统计的:在2015年,缅甸的玉石贸易,一年就会有310亿美元的交易额,差不多赶上了缅甸GDP的一半。这背后的原因估计你也能猜到,缅甸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玉石产地,95%宝石级别的玉石,都来自于缅甸。

那么问题来了,你想,别的国家,比如俄罗斯有资源,那都得是像宝贝一样护着,采取各种方法提升资源的开采效率。玉石对于缅甸那么重要,为什么到今天,在这件事上,缅甸还是采用那么原始的方式进行开采,以至于经常酿成矿难这样的悲剧呢?

结果查看资料,我意识到,这是因为,玉石对于缅甸来说,不仅仅是一个上天赐予的礼物。玉石给缅甸的发展,其实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玉石给缅甸套上的第一层枷锁,是它给缅甸增加了很多来自国外的压力。缅甸的玉石矿,直到近代才由缅甸政府掌控。此前缅甸当地的统治者对玉石极度缺乏控制力,更别提治理了。

在17世纪,也就是明朝期间,缅甸的主要玉石生产地归属云南的永昌府管辖。缅甸的翡翠就从云南的腾冲、瑞丽这些地方,进入我们国家。

等到18、19世纪,英国殖民者侵略东南亚,把缅甸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因为缅甸的玉石矿地势复杂,很难管理,英国殖民者又没办法自己开采。于是他们想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对玉石矿进行招商,让当地人来投标。这个行为叫做“叫岗”,投标的人只要中标一次,就可以获得玉石矿三年的开采权,自负盈亏,然后从开采玉石的估价中,拿出10%来交税。这个方法就沿用了几十年。直到缅甸独立之后,缅甸政府才有了玉石矿名义上的所有权。

所以在历史上,缅甸的玉石行业呈现出一种有人统治、没人管理的局面。自然也没人操心玉石开采的效率、方法有没有提升。

听到这里可能你会问了,那在缅甸独立之后,是不是情况就会好转很多呢?获得了玉石矿所有权的缅甸政府,是不是就会采取措施,对于缅甸的玉石生产业,来一个全方位的改造呢?

其实并不是,这就要说到玉石给缅甸套上的第二层枷锁了,那就是玉石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缅甸国内矛盾的催化剂。

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缅甸独立之后,到上世纪90年代之前,缅甸的大部分玉石矿,都是由一个叫做克钦邦独立组织管理的。这个组织成立于1961年,是缅甸的一个地方武装组织,主要寻求的就是克钦邦的政治独立。它和缅甸政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武装对抗的状态。

这个组织和缅甸政府的关系很复杂,在这里你就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克钦邦独立组织对于玉石的管理,和之前的殖民者区别不是很大,还是很原始。具体来说,矿工可以在玉石场地进行自由开采,然后用盐、大米或者是现金的形式,向这个组织支付税款。

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缅甸的军政府和克钦邦独立组织,签订了停火协议,缅甸军政府也逐渐接管了克钦邦的矿场。缅甸政府把最主要的矿山分配给了一些拥有军方背景的大公司,让他们在一些很肥沃的矿场对玉石进行开采,并且对玉石的交易进行严加管控。

但是,哪怕签署了停火协议,缅甸国内的各股势力,对于玉石开采权的争夺,也没有停下来过。原因你肯定也能想得到,因为玉石可以为这些势力,提供资金来源。我们前面说了,在国际非营利组织的统计中,缅甸每年玉石能产生的交易额有300多亿美元,但是在缅甸的官方口径中,每年玉石的收入只有几百万。这是因为开采玉石的大公司为了少缴税,会刻意压低玉石的价格,这中间的那一份差值,自然就被他们用来中饱私囊,成为活动资金。而且,克钦邦独立组织也没闲着,他们会唆使一部分矿工,在政府监管不到的地带挖掘玉石,并且从中抽成。

到了2011年,克钦邦独立组织和缅甸军政府的停火协定破裂,两个势力对于玉石的争夺,更是摆在了明面上。在那一年,两个势力在玉石矿场周围进行了交火,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亡。

所以你看,哪怕在独立之后,缅甸的玉石矿场,其实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所有者。两派势力在玉石矿上,同样争得你死我活,大家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那自然,没有势力愿意真的腾出手来,对于玉石矿的传统生产模式,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好,前面我跟你分享了缅甸的玉石矿,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政府很难采取措施,自上而下对这个行业进行改造。接下来我来和你说说玉石给缅甸套上的第三层枷锁。那就是它吸引了缅甸大量的失业者,这些人不属于任何组织,政府和公司都没办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的管理。

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在缅甸的玉石矿上,除了军方背景的大公司以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开采者,是处于灰色地带的三无人员。这些人当中,一部分是没法获得执照的民间小作坊,另一部分就完全是个体户,他们被称为“自由矿工”。我看到一个数字,缅甸的玉石矿工差不有30万,其中的三分之二都是自由矿工。这些自由矿工平时会跑到大公司挖出来的、看不上的废料堆中,寻找可以卖钱的玉石,也就是所谓的“捡漏”。

那为什么缅甸自由矿工的数量这么庞大呢?

根本的原因是,在缅甸,采集玉石的技术门槛非常低。玉石是硬通货,挖出来就能换钱,采集玉石的技术门槛也很低。所以一个缅甸人如果一无所有,他最容易找到的出路,就是去当自由矿工。

更直接的原因是,缅甸国内新冠疫情带来的高失业率,让无数人不得不选择当一名自由矿工。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今年3月,因为疫情的肆虐,缅甸政府宣布关闭了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场。这让市场中从事玉石贸易、玉石加工的人,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

为了获得经济来源,这些人中的一大部分,不得不前往玉石矿场,当起了自由矿工,想要挖出玉石之后,通过非官方的渠道,进行走私贸易,赚取生活费。

那你想,这样一群人,吃了上顿没下顿,又没有组织对他们进行管理,也难怪即便有山体滑坡的威胁,他们也要冒险进入矿场。这也让他们成为缅甸这次矿难的主要受害者。

好了,关于最近的缅甸矿难,我把背后的逻辑给你梳理完了。听到这里,你肯定对“资源的诅咒”这个词,有一个更深的理解。之前我们觉得,“资源的诅咒”说的是,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很丰富,整个国家就躺在这个资源上睡大觉,不思进取。

但其实,“资源的诅咒”可能还意味着另一件事。那就是一个国家资源丰富,势必要吸引好几股力量,共同参与对资源的攫取,这必然会导致在这个国家内部,很多精力都被花费在争夺存量上,而不是在创造增量上。

节目的最后我还要宣布一个好消息:从9月19号开始,每周六在《邵恒头条》,你不仅仅会听到头条速览,宁志忠还会有10分钟的时间为你拆解本周最热门的锦囊。

每周日,在我们的节目中,陈章鱼会用10分钟的时间,为你介绍本周得到上最值得你关注的新书。如果你已经是这两个栏目的老用户了,在未来,只要你打开《邵恒头条》就能随时看到它们,再也不用担心迷路了。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资源诅咒缅甸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