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随着美国的总统大选临近,美国的民调机构一直在密切地跟踪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率。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仍然有很多因素可能会让支持率产生波动,比如美国的失业率、种族冲突、新冠疫情的感染情况等等。

不过,这些都被认为是短期因素。前两天我在《经济学人》上看到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提醒我们注意一个可能会在更长的周期,影响美国大选的因素,那就是,美国的选民结构正在快速地“年轻化”,到2020年,已经跨过了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虽然这种影响不一定能在这一次大选当中凸显,但它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变量,在接下来30年中持续影响美国政治的走向。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经济学人》的观点,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婴儿潮”一代的最后一班岗》。

如果你熟悉美国的情况,那么你可能知道,婴儿潮的一代,指的是在美国二战之后出生的一代人。这一代人在过去的30年中,一直都是美国政治中的“生力军”。

这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他们的人口基数最大。另一方面,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的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等等,大部分都属于婴儿潮一代。比如说,1992年当选的比尔·克林顿,他是1946年出生的,而这恰恰是婴儿潮一代的开始。克林顿的竞选搭档戈尔是他的同龄人,只比克林顿小两岁。克林顿接下来的3任总统和副总统,基本上都是1946年到1964年之间出生的,只有两个例外,就是小布什任期的副总统切尼以及奥巴马任期的副总统拜登。

所以,无论是从选民的角度来说还是当政者的角度来说,婴儿潮一代都是美国政治的主力。

但是《经济学人》的文章指出,从2019年开始,事情发生了变化。在那一年,另一个群体超过了婴儿潮一代,成为美国人口基数最大的一代人。

哪个群体呢?这就是美国的千禧一代,也就是出生年份在1981年到1996年之间的人。这部分群体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婴儿潮一代人的孩子。据统计,千禧一代在2019年的人数总计7200万人,首次比婴儿潮一代多出了50万人。

同时,那一年还出现了另一个分水岭,就是美国80后、90后、00后加起来,成为美国社会的绝对多数。10年前,这部分群体的数量仅仅占美国人口的41%,但是在2019年,这个数字第一次超过了50%。

这样的人口数量的变化也反映到了美国选举的投票数量当中。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给出了几个有意思的数字。从这几个数字中你会看到,美国的老一代人在选举上的影响力,虽然仍然比年青一代更大,但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却在过去10年当中迅速收窄。

比如说在奥巴马当政期间,2010年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婴儿潮以及年龄比他们更大的中年和老年群体,总计投票的数量将近是美国80后的1倍,也就是200%。到了2014年,差距缩小到了60%左右。等到了2018年,年青一代的投票数实现了反超。

我们都知道,人口结构改变,我们在社会上观察到的变化可不只是“量变”。像是流行文化、生活方式、品牌偏好等等这一系列东西,都可能会随着社会的年轻化而发生“质变”。政治偏好也是一样。

美国的年青一代,跟婴儿潮一代相比,在政治偏好上有什么不同呢?一句话概括就是,他们更认同民主党的理念,比如说,他们更倾向于“大政府”,希望政府参与解决更多的社会问题。再比如说,他们认为少数族裔,尤其是非洲裔的美国人在社会上受到了不公的待遇。又比如,他们更倾向于承认气候变化是人类活动造成的。这些理念,都代表了相对典型的民主党立场。

那你可能会好奇了,年青一代“更”偏好民主党,这个“更”意味着多大的差异呢?差异还真不小。

我在文稿里放了一张图,来给你解释一下——这张图代表美国的不同投票群体,投民主党和投共和党之间的票差。这张图里有两个要点:

1. 年龄越小的群体,投民主党的人就越多。比如说,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当中,年龄在30—44岁之间的选民,投民主党的比投共和党的多出10%。但是,当你去看更年轻的群体,也就是18—29岁这个群体,这个票差扩大到了20%。

2.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一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当中,投民主党的人越来越多。比如,到了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18—29岁的选民,投民主党的比投共和党的要多出35%,这个差距相比起2016年,提升了15个百分点。

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当婴儿潮一代的选民,逐渐被更年轻的一代选民所稀释的时候,共和党的优势会逐渐缩小,而民主党的优势会逐渐扩大。

那么,为什么美国的年轻人都喜好民主党呢?这有没有可能是一种暂时的“愤青”状态?

我在大学念书的时候,同学之间说过这样一个笑话:说大学期间,哈佛的学生都信奉民主党那一套,比如大政府、对有钱人高税收等等。但等到大学毕业,从投资银行拿到第一笔工资之后,这些精英毕业生就会开始大骂政府收税高,还是共和党的低税收理念好。

这当然只是一个笑话了。但是它的确反映出,一个人的政治倾向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决定一个人政治倾向的因素很多很复杂,有收入水平、有家庭背景、有宗教信仰等等。不过,《经济学人》指出,在众多因素当中,有两个因素,是可以比较精确地预测一个人的党派偏好的,那就是种族和受教育水平的高低。

从种族的角度来说,少数族裔明显偏好民主党,因为民主党对这个群体更友好嘛——比如在非洲裔的选民当中,有1个投共和党的,就有10个投民主党的。亚裔和拉丁裔的选民,这个比例要低一些,但是偏好仍然很明显,有1个投共和党的,就有2个投民主党。

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受教育水平越高的群体,越偏好民主党——数据显示,在美国的大学毕业生当中,53%的人投民主党,而只有40%的人投共和党。

那这就能解释,为啥美国的年轻人会更偏好民主党了。因为,跟婴儿潮相比,美国的年青一代,最大的不同恰恰就是种族和教育。

怎么说呢?

我们先来看看,少数族裔在不同年龄中的占比。在美国,中年和老年群体是白人偏多。但是年轻人当中,却是少数族裔偏多。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美国人,如果这个人60岁以上,那么有75%的概率,你遇到的是白人。但是,如果对方是20岁以下,那么对方是白人的概率就下降到了50%。

而且你还别觉得,少数族裔都集中在一些民主党阵营的所在地,比如说加州、纽约州等等。这篇文章还提到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事情,就是在美国中西部地区,一些共和党的传统阵营,少数族裔的比例一点都不低。

比如说,得克萨斯州,以前咱们节目介绍过,这个州是美国保守主义的代表,有点像是共和党的大本营。但是,在这样的地方,现在却有44%的选民都是拉丁裔或者非洲裔的美国人。注意,我说的不是44%的人口,而是具有投票权的选民。而且,如果我们只看得克萨斯州的年青一代,你会发现在得克萨斯人的80后当中,超过一半都是少数族裔。也就是说,得克萨斯州成为一个少数族裔选民占多数的州,只是时间问题。而像得克萨斯这样情况的州,在美国还有8个,包括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等等,这些都是共和党曾经占优势的州。所以《经济学人》判断,在不久的将来,民主党在这些地方,很可能会获得过去10年来的首次胜利。

这是种族差异可能在未来给民主党带来的优势。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受教育程度。前面说了,有大学文凭的群体,投民主党的人更多。这么看,民主党在年轻人当中就更有希望了。

咱们有“一代更比一代强”的说法,美国人也一样啊。千禧一代,有很大一部分是婴儿潮一代的孩子,他们肯定比父母那一代人受教育程度更高呀。从数据上来看也是这样的,25%的婴儿潮一代有大学文凭,但是在千禧一代当中,这个比例就提升到了39%。再加上,年轻人当中,受教育的女性还越来越多,而不少女性又格外讨厌特朗普,这进一步削弱了共和党,巩固了民主党的优势。

当然,如果你熟悉美国的选举,你可能也知道,这些数据只能说明美国人的政治偏好。但是,最终决定选举结果的是实际的投票票数。《经济学人》的文章认为,美国年青一代的政治偏好,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不一定能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当中影响结果。

为什么这么说呢?经济学人的文章列举了三个因素,这三个因素都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美国的年轻人发挥出他们的政治影响力:

1. 美国的00后当中,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到18岁的合法投票年龄。

2. 中老年人在投票这件事上,一直比年轻人要积极。美国的年轻人,尤其是80后,一直都有“不爱参与政治”“不积极”的名声。

3. 前面这一点可能会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因为进入选举季,两党都会投入大量的精力、资源,鼓励各自的选民到投票站投票,但是他们会优先鼓励那些,在过去愿意积极投票的人。而这一点,显然不利于发动更多的年轻人投票。

不过,即便如此,选民年轻化的大趋势是不会改变的,而且,随着00后开始参与政治,这个趋势只会越来越凸显。所以,无论今年的选举谁胜谁负,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中,美国政治的天平都可能会逐渐向民主党倾斜。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美国代际更替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