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周,我一直关注的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马云成立的私募基金云峰基金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30亿美元。

The Information提供的信息显示,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中国的私募基金从海外募资的情况并不理想。到目前为止,总计融资额度只有158亿美元,跟去年相比接近腰斩。

但即便如此,像云峰这样的实力雄厚的大基金,依然能吸引大笔海外资金。目前,今年至少有4家总部在中国,或者在中国有重大业务的投资机构,美元基金的融资额超过了10亿美元,比如投资了美团和拼多多的高榕资本,上个月宣布美元基金融资11.5亿美元;再比如,投资了小米和美团的启明创投,今年4月宣布完成了11亿美元的融资。国内著名的投资银行华兴资本也设立了私募基金部门。这个部门今年宣布,美元基金完成了6亿美元的融资。

这个现象说明在疫情的影响下,风险投资行业的整合正在加速。资金越来越集中到大基金手上,而小基金的生存空间则被进一步挤压,马太效应日益明显。

不过,我最近注意到,在投融资领域,另一股势力的影响力也在与日俱增,那就是企业风险投资,简称为CVC,也就是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像是前面提到的高榕、启明,这些都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独立风险投资机构。但是企业风险投资,指的是企业出资成立投资部门,或者成立独立的投资子公司,用于投资那些跟母公司战略发展密切相关的创业公司。

举个近期的例子来说,华为去年成立了一家企业风投资基金,叫做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我从得到上的田轩老师那,要来了清华五道口发布的一份《2019中国CVC行业发展报告》。这份报告介绍说,哈勃科技是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的,董事长是华为全球金融风险控制中心总裁白熠。

2019年,哈勃科技至少完成了4笔投资,分别投给了做汽车通讯芯片的裕太车通,做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深思考,以及做芯片的两家创业公司,杰华特和山东天岳。

从这几个案例你可以看出来,这些项目都反映了华为的战略考虑。从5G的角度考虑,山东天岳、杰华特和裕太车通都做芯片研发,这些是典型的5G产业链的上游企业。深思考人工智能则属于5G产业链的下游。通过这四笔投资,你可以看出华为构建5G全产业链战略布局的意图。

不过,从投资的频率和规模来说,华为只能算是CVC界的小弟。以过去10年为一个大周期,在这个周期中,国内最活跃的CVC,Top 5 分别是腾讯、阿里巴巴、复星集团、京东和百度。

CVC的投资集中度也相当高,2019年,国内投资金额最多的10家产业集团,总投资额能占到全部国内CVC投资的80%左右。

其实,从名声的角度来说,这些企业的风投机构,往往没有红杉资本、经纬、启明这种独立的风险投资机构名声大。但是他们的重要性却与日俱增,作用越来越不容忽视。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个重要性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

一个角度是,CVC投资在整个风投市场里的分量。

清华大学的CVC报告显示,在2013年之前,国内的CVC投资量并不大,每年的投资额一直没有超过100亿元。从2009年到2013年,CVC在风险投资中的占比,平均都没有超过10%。

但是进入2014年,随着风险投资行业整体的上涨,CVC投资额度也开始迅猛增长。我在文稿里放了一张图,你可以打开看看。顶峰是在2014年,当年CVC的投资额占到了整个风险投资行业资金量的四分之一,后来有所回落,最近的数字是2018年的,占比17%。

另一个我们观察企业风投重要性的角度,是他们在产业升级中扮演的角色。

我看到清华这份报告分析说,相比起独立投资机构,企业风投有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他们对失败的容忍度更高。对于那些看上的项目,企业风投更愿意下重注投资。这在结果上就体现为,虽然同样是投早期项目,企业风投的金额总体来说比独立投资机构的金额更高。

那你肯定也可以想到,这样的投资风格,特别适合那些高投入、高风险的产业。

比如,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是医疗健康产业。在全球的CVC投资中,医疗行业的投资额排名第二,仅次于互联网行业。而且这个领域的投资金额还在快速增长,从2014年的15%,增长到了2018年的21%。

再比如,另一个CVC可能扮演重要角色的行业,是汽车和出行领域。

我最近看了一份清科集团和北汽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报告,标题是《2020泛汽车与大出行领域CVC报告》。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说2020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我们正在从移动互联网的产业周期,过渡到物联网产业周期。2020年就是物联网产业周期的起点。

清科和北汽的报告认为,在这个新产业周期里,企业风投将会扮演“核心纽带”的角色。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去看一下各大企业在汽车和出行领域的风险投资,能看出一些端倪。因为你也知道,物联网时代一个最核心的代表,就是车联网。

在过去5年,这个领域出现了大量的“跨界风投”的案例。其中占据主流的,一个是整车厂大笔投资自动驾驶和能源科技。一个是反过来,科技企业大举投资造车新势力、自动驾驶和汽车互联网产品。

2019年,企业风投的投资额,占到国内整个汽车和出行行业总投资额的34%,超过了1/3。而其中绝大部分企业风投来自于整车厂和科技企业。

在国内的整车厂中,仅仅北汽和上汽两家车企,在过去5年中投资的案例总数就超过了120例。2019年也是整车厂CVC投资的爆发年,全年的投资额相比起前一年翻了一倍。国外的整车厂也呈现出了类似的趋势,并且他们的CVC投资额度几乎是国内车企的3.5倍。

而科技公司更是活跃。先说国内,仅仅腾讯一家就投了60个案例,重点投整车制造、出行服务和汽车金融。而且你可能也记得,腾讯旗下的投资公司还在2017年的时候入股了特斯拉,成了特斯拉的第五大股东。2017年,也是科技企业在汽车领域通过风投布局的高峰。

除了腾讯之外,阿里巴巴、联想、京东、百度几家公司也频繁出手,这几家公司过去5年投资的案例总数超过了100例。

不过,清科和北汽的报告发现,跟国外科技企业相比,国内科技企业在汽车领域的风投仍然比较偏向于消费服务端,比如说出行服务、车后市场。但是国外的科技公司已经跨越了这个阶段,更多投资的是底层的车联网技术,以及整车制造。清科的报告判断,在未来,国内的科技企业也会逐渐向这个方向发展。

从这些投资活动我们可以看出,在物联网这个发展周期里,企业风投的角色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它会给物联网产业孵化底层的核心技术。另一个是,企业风投会加快传统产业和智能互联技术的融合,缩短新技术探索的周期。

好,总结一下,今天的节目我跟你分享了在国内的投资领域,一股越来越不容忽视的力量,企业风险投资。企业风投不仅仅是各大公司在创新领域的“探照灯”,也是产业升级的“加速器”。如果说2020年是物联网产业周期的起点,企业风投在这个新周期一定会发挥不小的作用。

如果你对物联网产业的动态感兴趣,想持续追踪这个行业的发展,那么不如留意一下企业风投的动向,这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观察切入点。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企业风投C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