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梁斐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在昨天的节目里,我跟你介绍了第一批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一群人。在今天的节目里,我还是想继续跟你讲气候变化。今天我们要把目光聚焦在气候变化有可能带来的机会上。今天的主角是一个国家:俄罗斯。

我们对俄罗斯可能有一个认知,那就是“西强东弱”。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城市圣彼得堡都在属于欧洲的西部地区。而俄罗斯东部的领土,比如西伯利亚地区,大部分都是大冻土。根据数据统计,整个俄罗斯有65%的土地面积都是冻土。这自然就导致一个现象,那就是整个国家的经济主力向来集中在西部。

不过,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未来这个情况有可能会改变。一个关键的变化是,原本冻得僵硬的冻土有可能会融化。这意味着什么呢?大片的、未开发的土地有可能成为俄罗斯农业的新资源。俄罗斯东部地区也可能给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带来新的机会。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继续跟你介绍《纽约时报》的系列报道。我们今天要说的是报道里的最后一篇,《俄罗斯如何从气候危机中获益》。

俄罗斯著名气候生态学家纳德日达•切巴科娃(Nadezhda Tchebakova)在2019年发表了一项研究。她预测,如果气候变化不减缓的话,到了2080年西伯利亚有大约一半的土地会解冻。这代表什么呢?

足足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可能成为新的耕地。

而现在,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

比如,切巴科娃生活在西伯利亚最偏远的地区之一。这里以前是用来放逐囚犯的,原因是环境实在太荒凉,囚犯只要想象一下穿过外面的恶劣环境,就会失去逃跑的意志。可是现在,切巴科娃发现这个地区已经成为有树林、有山丘的小乡村。

《纽约时报》还采访了一位名叫迪马的中国移民。他住在俄罗斯远东区的一个偏僻的小村里。这个村叫做季米特洛沃村,离中国边境只有56公里。迪马说,20年前,季米特洛沃要到5月才能解冻进入春天。可是现在,到了4月份地面就已经是光秃秃的,没有冰雪了。

当然,这些迹象只是个开头。你想,冰冻了那么多年的大冻土,也不是一解冻就马上能用来种田的。贫瘠的土壤可能还需要时间的沉淀,以及人工的培养才能变得肥沃。不过,就算是几百万平方公里当中,有一部分成功成为俄罗斯农业的新资源,那都是巨大的机会。

那么接下来我们自然会问:农业机会,对于俄罗斯整个国家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最直接的影响,肯定是解决俄罗斯国民的温饱问题嘛,让老百姓过上更有保障的生活。不过其实,农业对于俄罗斯来说,重要性除了温饱以外要大得多。俄罗斯的农业可是有战略意义的。因为,它能够作为国际关系里的一个筹码。

举个例子,2010年,野火和干旱导致俄罗斯谷物收成大减。当时,俄罗斯为了满足内需,禁止了小麦的出口。结果呢?全球范围内,小麦价格翻了三倍。小麦的价钱一上涨,依赖小麦的国家马上就受到了冲击。就拿叙利亚和摩洛哥来说,这两个国家的国民每天大概有40%的热量来自面包。小麦价钱翻倍直接导致这两个国家贫困加剧。《纽约时报》认为,正是大规模的贫困人口,给当地的政治不平衡火上浇油。

从这一次事件里,你就能看出农业对于俄罗斯的战略意义了。作为主要粮食生产国之一,它的供给一收紧,就有可能干扰全球市场的价格。

而《纽约时报》的文章分析道,在未来气候变化的世界里,粮食作为筹码的价值还会更高。因为,气候变化会导致全世界的粮食资源比现在还要稀缺。当别的国家都在为温饱问题发愁的时候,那些自己有能力生产粮食的国家自然就会有更大的话语权。

现在,俄罗斯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了。全球市场将近四分之一的小麦来自于俄罗斯。从2000年到2018年,俄罗斯的农产品出口增长了16倍,达到了300亿美元,也就是1900亿人民币。实现这样的增长,还只是依靠俄罗斯西部的传统种植区。未来,如果俄罗斯东部地区发展农业,那么俄罗斯在全球农业市场上的地位可能会发生质变。

俄罗斯总统普京早在2013年就说过:重建东部地区“是俄罗斯整个21世纪的首要任务。”

为了开发东部地区,俄罗斯政府推出了大量的补贴政策。

比如,任何愿意住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俄罗斯人,都可以以2%的低利率借贷购买房产。东部的居民还可以向俄罗斯政府申请一块免费的农地。除此之外,上大学、贸易相关的职业培训等教育费用都可以免费。

可问题是,俄罗斯人就是不买账,政策并没起到吸引人们到东部居住的作用。数据显示,领补贴的人有超过八成都是原来已经住在东部的当地居民。从1991年到现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人口下降了25%。

这怎么办呢?

细看俄罗斯的人口统计数据的话,我们会发现另一个趋势:虽然远东地区人口总数在下降,可是来自国外的移民倒是在稳步上升。这些移民有日本人、有朝鲜人、有印度人和土耳其人,还有我们中国人。

而正是这些移民抓住了发展俄罗斯农业的新机会。

我们在文章的一开头,提到了一位名叫迪马的中国移民。他是在26岁那一年搬到俄罗斯的。他最初在俄罗斯一个集体农场找到了工作,后来又结了婚,老婆是个俄罗斯人。工作5年后,集体农场倒闭了。其他的俄罗斯员工都纷纷搬走了。不过,迪马却看到了机会。

他发现,他的妻子作为俄罗斯公民,有资格从俄罗斯政府那里拿一笔低利率的贷款。贷款足够两口子购买50英亩地和一些农业设备,可以用来种植大豆和大麦。时间快进到2020年,迪马已经拥有超过6500英亩的耕地。他现在收割大豆用的都是大型收割机,他的农场还雇佣了15名员工,大部分都是中国人。

从俄罗斯农业发展中分得一杯羹的,除了像迪马这样的个体户以外,还有来自于国外的商业机构。其中,来自中国的企业是俄罗斯东部农业投资的领头羊。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资金撑起了俄罗斯东部地区 14%的新农场开发。

大部分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集中在俄罗斯远东区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以符拉迪沃斯托克为落脚点,中国企业向俄罗斯东部的土地租赁业、农业等等领域投资了几十亿美元。然后,企业又从这个港口,把几千吨大豆、玉米和小麦运往中国。

比如,2019年,中国投资者通过俄罗斯的子公司,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开发了12.3万英亩的土地,主要目的是为了种植大豆。除此之外,这家公司还计划建造一座大型大豆加工厂,工厂建成以后,每年预计能处理24万吨大豆。这笔投资,让这家中国合资企业成了俄罗斯东部地区最大的私人土地所有者之一。

俄罗斯远东投资和出口局(Russian Far East Investment and Export Agency)的农业投资主管分析说,东部地区农业快速增长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正是大量的企业投资。2018年,来自俄罗斯东部地区的大豆出口量超过了90万吨。接下来这个数字还会增加。很快,俄罗斯东部地区的耕地面积有可能支撑一年200万吨的大豆生产量。

随着气候越来越暖和,耕地面积还会继续往北方扩张,大豆产量有可能达到每年600万吨。对于在俄罗斯投资的中国企业来说,这又可能会提供新的发展空间。

好了,气候变化带来新机会我就为你梳理到这了。今天我们说的,俄罗斯的农业机会,有可能只是未来诸多新机会里的其中一种。我们关注气候变化,不仅要关注它可能会带来的危机,还应该关注一下,有没有哪些新的窗口,是我们之前没有发掘的?现在的我们,又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做准备,让自己能够抓住这些机会呢?如果你留意到了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其他机会,欢迎你在留言区跟我们分享。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俄罗斯西伯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