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韩亮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一年多了,到现在依然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我看数据,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最近连续8周上升,仅在上周就新增了526万例,是疫情发生以来的单周最高值。同时,新冠病毒也不断出现新的变种。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各国都在大力推进新冠疫苗的接种力度。21号,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消息说,目前全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已经超过了2亿剂次。我注意到,美国总统拜登也宣布说,美国将在22号提前实现接种2亿剂次新冠疫苗的目标。

而和中美在疫苗接种上的推进速度相比,欧盟则明显要慢得多。

有多慢呢?对比一下接种率你就知道了。在美国,至少38%的成年美国人已经接种过第一针,第二针接种率也达到了20%。可欧盟到目前为止,只有14%的成年人接种了第一针,远低于美国。

这种情况,或许和部分疫苗被曝出安全性问题有关系。就在上个月,十多个欧洲国家宣布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因为有报道说,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会有一定几率引发血栓,目前已经造成18人死亡。另外本月初,强生公司也宣布暂停对欧盟的疫苗交付,原因是美国出现了8例接种强生疫苗之后产生血栓的病例。这无疑拖累了欧盟的疫苗接种进度。

但是,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我最近看了《经济学人》杂志对欧洲疫苗接种做了一篇深度分析报道。文章认为,欧洲疫苗接种不理想,根本原因是欧盟委员会的战略失误。再往深了说,疫苗接种把欧盟长期掩盖的内部矛盾彻底暴露了出来。这个在大部分人印象中富裕、先进的“欧洲共同体”,在应对危机的时候,反而变得“笨手笨脚”。

为什么会这样呢?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精华内容。

按照欧盟的设想,疫苗接种本来应该成为欧洲的辉煌时刻。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欧盟具备很强的疫苗研发生产能力。德国有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叫拜恩泰科(BioNTech),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新冠疫苗研发机构之一。这次辉瑞公司的新冠疫苗,就是找拜恩泰科联合开发的。

你可能也知道,法国有一家特别有名的制药巨头叫赛诺菲。赛诺菲自己就在研发新冠疫苗,同时,旗下工厂还为美国强生公司代工生产新冠疫苗。从这你就能看出来,欧洲无论是疫苗研发能力还是生产能力,都不弱。

另一方面,之前人们普遍担心的疫苗在国家之间分配不均的问题,对欧盟来说也不是问题。因为这一次,欧盟有一个突破性的举措。一般来说,欧盟各成员国的公共卫生政策是本国自己负责,但这次针对新冠疫苗,欧盟罕见地统一步调,决定由欧盟委员会汇集各国购买疫苗的资金进行联合采购,统一跟制药公司谈判。同时,分配上也会统一安排,让27个成员国,无论贫富和强弱,都能平等地获得疫苗。

听起来,欧盟的这个做法挺好的,是吧?但结果是,欧盟的疫苗接种过程特别混乱,不但疫苗供应不足,接种进展缓慢,而且还引发了不少争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问题就出在欧盟委员会的“统一步调”上。《经济学人》尖锐地评论说,“决定让欧盟委员会全权负责为4.5亿人购买和分配新冠疫苗,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欧盟委员会在管理大规模采购项目上相当缺乏经验。去年6月,欧盟委员会从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等国手中接管了疫苗采购合同谈判。虽说谈判权是接过来了,可在谈判过程中,欧盟委员会需要不停地在各成员国之间进行协调,产生了大量内耗,大大拖慢了谈判的进度。以阿斯利康疫苗举例,欧盟比英国晚了三个月才与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签订购买合同。

另外,欧盟的谈判策略也出现了失误。据报道,由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领导的谈判团队一直坚持压低疫苗价格,导致和制药企业始终谈不拢。而《经济学人》认为,这种讨价还价其实毫无意义,因为欧盟委员会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保证疫苗供应充足,而不是靠压低价格来节省预算。

这种战术失误也和欧盟机构长期以来的官僚文化有关系。为什么一直压价格?道理很简单,因为相比于供应安全,委员会更担心预算超支而受到指责。文章里有一句评论一针见血,说“布鲁塞尔的文化,是向内部审计师证明选择正确”。所以你看,欧盟委员会制定谈判战略的出发点就跑偏了。

欧盟的官僚风格,还体现在疫苗审批上。为了尽快遏制住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都使用了疫苗快速批准程序,可欧洲药品管理局在这方面却十分保守,对疫苗的审批按部就班,速度缓慢,这就导致疫苗更晚进入欧盟。我看报道说,连拜恩泰科的创始人萨辛(Ugur Sahin)都吐槽说,人家美国去年7月就订购了6亿剂辉瑞的新冠疫苗,可欧盟直到去年11月份才批准订购3亿剂。

通过这几件事,你就能明白,欧盟委员会搞疫苗统一采购看起来很美,但实际操作中,效率却非常低,这也暴露出欧洲一体化的深层矛盾。如果是在平时,负面作用还不明显,但当应对新冠疫情这类危机的时候,缺陷就被放大了。

在这方面,还有个例子也很说明问题。你也知道,新冠疫情对经济影响巨大,直到现在,欧元区的经济依然处于萎缩中。西班牙总理桑切斯就说,新冠疫情是二战以来欧盟遭遇的最严重危机。为了挽救经济,欧盟也作出了重大创新:他们创建了一个工具,叫“下一代欧盟基金”(NGEU)。按照计划,基金将汇集7500亿欧元,用于疫情后的经济恢复,帮助那些欧盟内经济欠发达的国家重新站起来。

听起来不错,是吧?可是,这个项目的执行速度非常缓慢。几个月过去了,第一笔款项的支付仍然没到位。《经济学人》预计,到明年年底,“下一代欧盟基金”能支付四分之一的资金就不错了。所以你看,欧盟总是想得挺好,但动作却跟不上。在疫苗上如此,在经济政策上也是如此。

拿疫苗来说,采购谈判和审批上的拖沓,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欧盟疫苗供应严重短缺,而且整个供应链也变得异常脆弱,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带来剧烈震荡。

我给你举个例子。就在今年1月底,欧洲和英国爆发了一次疫苗出口风波。欧盟宣布,在欧盟境内生产的疫苗在出口前需要取得批准。结果,这项政策立刻引发了英国首相鲍里斯的“严重关切”,因为这意味着欧盟生产的疫苗进入英国会受到限制,从而让英国面临疫苗“断供”的风险。外界甚至批评说,欧盟的这个举动是一次“政治错误”,因为它刺激了脱欧之后本就敏感的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

那为什么欧盟会突然对疫苗出口实施紧急管控呢?导火索就是疫苗供应问题。今年1月,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通知欧盟,由于工厂生产出了问题,今年第一季度给欧盟的供货量要减少60%。欧盟一听就急了,立马就用疫苗出口管控来实施反制。

对于这件事,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索里奥特(Pascal Soriot)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之所以对欧盟延迟交付,还是得归咎于欧盟签订合同太晚了。在生产出问题的情况下,阿斯利康只能优先保障那些合同签得更早的国家。

与此同时,欧盟疫苗供应短缺,也让疫苗分配策略无法有效落地,一些成员国对此颇有怨言,指责欧盟“靠不住”。

按照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最初的设想,整个欧盟会以同样的价格,买到同样的疫苗,并且同步接种。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表示“等不起了”,他们表示“不需要一致,就需要疫苗”。我看报道说,匈牙利、奥地利、丹麦、波兰、斯洛伐克等国正在撇开欧盟,单独寻找购买疫苗的渠道。其中,匈牙利和斯洛伐克购买了俄罗斯疫苗,而奥地利和丹麦也计划和以色列合作,来获得疫苗。

好了,总结一下,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跟你分享了欧盟疫苗接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欧洲之所以会出现疫苗供应短缺、接种进度缓慢,是欧盟官僚风气、谈判策略失误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但我觉得,欧盟的疫苗接种问题,更关键的原因可以归纳为四个字:目标错位。欧盟的意图或许是好的,他们想由欧盟委员会统一协调所有国家的疫苗采购和分配,借此彰显欧洲一体化的优势,讲述一个“欧洲应对危机的成功故事”。但正是这种意图,让欧盟在制定实施疫苗战略的时候过于强求一致,反而束手束脚,最终错过了疫情防控的“最优解”。

结束前我要再预告一次:今晚8点,在得到APP上我们将会直播,4·23“破万卷节”的特别活动。届时,罗胖会向你汇报过去一年他读过的好书。另外,过了今晚12点,得到电子书会员就要涨价到199元了。现在加入得到会员,只需要148元。用148块钱读36000本好书,这笔投资绝对值得。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