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得到头条》,我是徐玲。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国家统计局发布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二是腾讯收购搜狗。我们看看能从这些话题当中,学到点儿啥知识。

最近,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前三季度经济数据。前三季度我国GDP超过82万亿元,同比增长9.8%。这个增速,在全球主要国家中处于领跑地位。我们还注意到,就在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全球经济形势做了预测,认为2021年全年美国GDP增速会达到6%,欧元区为5%,而中国会达到8%。现在,刚刚公布的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也印证了,2021年全年中国实现GDP增长8%,完全没问题。

你知道,这些年每次公布GDP数据,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有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GDP什么时候能超过美国”?我看到过不同专家给出的预测,大概是在2025年到2035年这个区间内。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个问题既重要,又不那么重要。说它重要,是因为GDP确实是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目前还没有别的指标可以替代;说它不那么重要,是因为各国的GDP之间没有太大的可比性,统计口径差别太大了。我给你举几个例子。

比如,中国居民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是不产生GDP的;而美国居民的自住房,会按市场租金水平,计算一个“虚拟房租”算入GDP。理由是,买房是投资,而住房是消费,这是两笔账。所以无论你住的房子是不是自己的,都要算房租。光“虚拟房租”这一项,就占美国GDP的7%左右。

再比如,这些年国家社保通过集采,把很多高价药品和医疗器材的价格,直接砍去90%以上,这对老百姓当然是大好事,但是站在统计角度,这是GDP的损失啊。相反,美国的医疗行业是出了名的暴利,美国GDP当中有高达18%都是医疗支出,美国的人均医疗支出是中国的14倍,而根据最新的测算,中美两国公众的平均预期寿命都是77岁左右。

还有,美国有大量的合法赌场、私人监狱,以及部分州的合法毒品买卖,这些都会被算入GDP。换句话说,一个国家被纳入“合法交易”的产品和服务越多,GDP也就会越高。

我就不再举更多例子了,你可以看到,由于不同国家统计口径的巨大差异,它们的GDP相互之间没有严格的可比性。这是我说GDP不那么重要的第一个原因。

还有第二个原因,更有颠覆性。中国人民大学翟东升教授认为,“中国的GDP什么时候能超过美国”,这其实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选择。2020年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的70%左右,如果现在就让人民币升值,把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目前的6.4:1调整到5:1,那么中国的GDP很快就能超过美国了。

那么,现实中有没有可操作性呢?截至9月末,我国的外汇储备还有3.2万亿美元,用来支撑5:1的人民币汇率完全没问题,按翟东升教授的估算,至少可以支撑5年。更何况,真正支撑一国货币汇率的,其实不是外汇储备,而是一国能够生产出来的可贸易商品的数量和质量。换句话说,只要拿着一国的货币能够买到真正的好东西,这种货币就不会贬值。从这个角度看,人民币可能还有相当大的升值空间。

这就是为什么说,“中国的GDP什么时候能超过美国”这个问题不重要,我们不用再纠结了,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我的朋友圈被一则消息刷屏,就是腾讯收购了搜狗,同时搜狗CEO王小川卸任。王小川是中国互联网界少有的几个被奉为“神级产品经理”的人之一,人们常常把他和张小龙并列,江湖流传“南有张小龙,北有王小川”。

搜狗输入法在PC端一度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现在在手机输入法中也是处于第一梯队。我自己就是搜狗输入法的忠实用户,用上就没换过。而且你发现没有,输入法这个产品,可以说是早期中国互联网界最具原创色彩的产品,因为采用拉丁字母的国家用不着输入法,没地方借鉴。能把中文输入法做得很好的产品经理,一定相当厉害。

我自己对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挺好奇的,因为好的产品经理,都是洞察人性的高手。你想,我们想要改变自己一个人的行为习惯,就够难的了,想要改变大众的行为习惯,更是难上加难。而产品经理的任务,恰恰是要改变成千上万个用户的行为习惯,让他们从从来不用一个产品,到开始接触,再到天天用,最后不用就不行,你说厉不厉害。

据说,产品经理都会秘密修炼一门宝典,叫做“行为设计学”,就是研究怎样才能形成一个行为习惯。我来给你简单介绍一下。“行为设计学”的当代宗师,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福格教授。他提出一个极简的“福格行为模型”,包括三点:动机、能力和触发。

动机,就是行动的意愿,也就是产品经理天天说的痛点、爽点和痒点;

能力,就是行动的便捷性,也就是产品经理天天说的“如丝般顺滑的用户体验”;

触发,就是行动的提示,比如通过点赞、积分、优惠券之类,提高用户的打开频率。

如果用一个公式来表达,就是“行为=动机+能力+触发”。

只要具备这三点,用户就可能养成一个新行为。这个“福格行为模型”你可能听说过,之前的很多畅销书,比如《上瘾》《增长黑客》《掌控习惯》等等,都引用过这套模型。

但是我们今天不讲怎么做一个产品经理,让用户上瘾,而是我们能不能反向运用这项公式,来戒断一个不好的行为习惯?按照福格行为模型,只要动机、能力、触发这三个环节中的任何一环被打断,那么行为就不会发生。

比如,福格教授的一位朋友很苦恼,她说每天早上醒来后,总是会躺在床上刷手机,一刷一个小时,经常耽误了晨跑。福格教授就问她,为什么你醒来后,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朋友回答,因为我用手机设闹钟啊。我去关闹钟,发现脸书上有人给我留言了,就去看看他说了啥,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办?

回到福格行为模型,躺在床上刷手机这件事,消除动机实在太难,因为网络上有无数的爽点和痒点会击中我们,但可以从触发和能力这两点想办法。福格建议这位朋友,第一,买个老式闹钟放在床边,替代手机闹钟,消除刷手机的触发条件;第二,睡觉前,把手机放在厨房,这样你早上起来想刷手机,必须起床到厨房去拿,增加刷手机的行动障碍。

说句题外话,这招我亲测好用。我给自己定的一个规矩,就是不把手机带进卧室,什么时候刷好了什么时候放下手机去睡觉,这样就不会出现本来准备睡了,结果躺床上又刷到半夜的情况。

再比如,如果你在减肥,想少吃零食,最简单的一招,就是不要把零食摆在办公桌、茶几上这些你一眼可以看到的地方,因为你每次看到它,就是一个“触发”。只要减少触发点,你主动想起来吃零食的时候就会少得多。再狠一点,你可以从“能力”上想办法,就是不在家里放任何零食,想吃的时候你只能现去买,大大增加了行为难度。

总之,“福格行为模型”告诉我们,遇到难以戒断的事情,不要总往动机上较劲,而是在“触发”和“能力”这两个环节发力,做起来可能更容易。

再举个例子。公司开会,总是有人迟到,怎么办?从“动机”去解释,很容易上纲上线。这时候,需要排查“触发”和“能力”这两个环节:第一,是不是参会者没有收到开会提示?可以在会议系统上设置,开会前半小时和开会前5分钟,各一次会议提示。第二,是不是“行动能力”有问题?比如,员工有急活儿要做,或者,参加上一个会议还没结束?如果是,想办法消除这个能力障碍。

我想起一句老话,“为什么我们听了这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我想,福格教授会说,是因为你没有掌握正确的行动方法。正好《福格行为模型》这本书在得到电子书刚刚上架了,我的同事们都在热读,快刀青衣超五星推荐,你可以去翻翻。

来说说咱们得到的事儿。

今晚的启发俱乐部,来到了昆明校区。昆明校区的同学是出了名的热情好客,得到老师们每次来昆明讲课,总能喝到同学们自己产的茶,自己做的鲜花饼。本次启发俱乐部现场,还有昆明高研院八期学长免费提供的自家的大口茶,真的太暖心了。而且,昆明同学的自驱力和学习热情也特别高,昆明启发俱乐部分会场第一次开设,就拿下了全国分会场的人数第一。了不起的昆明同学!

本期启发俱乐部的嘉宾,是著名历史作家郭建龙老师,他将跟你聊一个重要的话题:中国怎样和世界相处。我们通常认为,中国古代是闭关锁国的。但事实上,闭关锁国只是到了古代晚期,也就是明清时代才出现的特征。在之前更长的时间里,中国是相当开放的。我国在改革开放后的大力招商引资,这事儿其实在历史上就能找到影子。

比如,唐宋时期,一个外国的船长来中国,享受什么待遇?

首先,他可能在出发之前,就受到邀请。因为宋代的皇帝会亲自发邀请函,派人送到海外各国,去邀请当地的商人到中国投资和贸易。你看,这是不是古代的招商引资?

第二,当外国商人的船队到达港口之后,会受到当地官员的热情接待,还有专门的接待宴会。这一点,在现代招商引资中也很常见。

第三,在法律上,中国政府对外国商人的资产加以严格保护。比如,当外国船遭遇飓风失事,一旦漂到中国海岸,如果船主不在,地方政府必须立刻派人去保护船只上的财货,并负责寻找船主。如果船主死了,他的亲人来认领,政府要帮助完成交接。

第四,外国商人还可以在中国购置房产,甚至他们的后代还可以参加中国的高考,也就是科举考试,简直享受了国民待遇。

郭建龙老师说,唐宋时代的开放精神,一直深藏在我们的骨髓里。当代的改革开放,不是历史的断裂,而恰恰是历史的延续。

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