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得到头条》,我是徐玲。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美国总统拜登拨款稳定肉价,二是百度举办AI开发者大会。

先来看第一条。最近,因为美国肉价涨得太猛,美国总统拜登在1月3日,宣布拨出1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金,帮助小型肉类企业提高竞争力,以稳定物价。拜登认为,肉价猛涨是美国四大肉类巨头搞的鬼,是他们联手哄抬物价;而肉类企业代表出来反驳,说这锅我不背,肉价上涨明明是劳动力短缺再加上整体通胀造成的。

截至2021年11月份,美国的CPI已经连续7个月超过5%,其中11月份CPI同比上涨6.8%,是美国近40年以来的通胀最高水平。另外,有不少分析师预测,2022年美国的通胀还将进一步扩大,2022年一季度CPI涨幅将会超过7%。

我再给你补充一个数据:美联储的总资产在疫情之前是3.7万亿美元,而截至目前,这个数字膨胀到了8.7万亿美元,短短两年印了5万亿美元的钞票,约合32万亿人民币。当然,美联储倒是很淡定,它预测2022年全年,“核心个人消费支出”通胀率只有2.7%。

消息就是这样,我们来看看能学到点啥知识。

其实,有没有通胀,不用看那些高大上的宏观数据,去超市转一圈就知道了。有在美国的朋友告诉我,她发现最近超市里有了两个新变化:第一,仿佛是一夜之间,所有零售包装都缩水了。你知道,美国人向来喜欢大包装、量贩装,但这段时间,什么牙膏、罐头、麦片、卫生纸之类的,都偷偷换了小包装,分量更少了,等于是在变相涨价。

第二个变化就更奇怪了,有越来越多的超市开始把货架弄成封闭式的,就像老式的玻璃柜台那样,用钥匙锁起来,顾客要买的话再由店员开锁去拿。而且,锁在货柜里的并不是啥特别值钱的东西,就是平常用的洗衣粉、沐浴露、婴儿奶粉之类。据说这一招最早是由美国最大的药品连锁企业沃尔格林(Walgreens)发明的,而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超市,包括沃尔玛,都在跟着学。

听她这么一说,我特别好奇,超市把这些不值钱的日用品锁起来干吗?如果是防止盗窃,顶多是把贵重的商品,比如高档配饰、电子产品之类的锁起来,谁会对洗衣粉和沐浴露下手呢?我们专门去查找了相关资料,发现还真不是我原来想的那样。

比如,英国的一家调查机构显示,小偷最喜欢偷的是食品类,包括猪后腿肉、帕尔玛干奶酪、咖啡,以及日用品类,包括洗衣粉、婴儿奶粉和纸尿裤。在美国,小偷最青睐的商品是香皂、香烟和吉利剃须刀。你发现没有,这些商品的共同特点是单价低,但是几乎人人都需要。

这是为什么呢?我看到公众号“beebee星球”是这么分析的。他说,小偷偷东西,最重要的选择标准,不是看商品的单价高低,而是看它好不好脱手。想想看,如果去偷50美元一副的耳机,或者100美元一瓶的抗过敏药物,价值虽然高,但想要转手卖掉没那么容易,运气不好的话几天都卖不出去。日用品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只要有货,拎着到底层社区去转一圈,就会被一抢而空。只要能省钱,哪怕是省几美分,那里的居民都不介意购买赃物。特别是香烟和香皂,可以说是基本上等于现金的“硬通货”。

美国的汽车市场也是同样的情况。那些最常被盗的车型,并不是豪车。一来是因为豪车的防盗技术更好,更重要的是,豪车很难脱手。而最容易被偷的车型,是遍大街跑的中级轿车,本田雅阁、丰田凯美瑞之类。因为市场占有率高,这些车的零配件需求量也大,赃车拆卸之后卖零部件很抢手。

咱们再说回到美国超市失窃。之前只有沃尔格林、CVS等少数商家把东西锁起来,现在则成了美国超市的一种普遍做法,这是为啥呢?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前面说的,美国高通胀,商品一天一个价,老百姓怕手里的钱不值钱了,拼命囤积东西,小偷也随之泛滥。

第二,也有法律因素。加州在2014年通过了一个“47号提案”,规定只要偷窃物品的价值在950美元以下,就可以不坐牢。法案生效后,加州盗窃案立马飙升,甚至有小偷拿着计算器进入超市,以免偷窃超标。到2021年3月份,又有一个加州议员提出了“47号提案”的升级版,不但小偷小摸不用坐牢,就算是抢劫,只要金额没超过950美元,也算是轻罪,最多判一年监禁和1000美元罚款。消息出来后,沃尔格林关闭了旧金山的十多家门店,因为盗窃和抢劫行为已经威胁到了员工安全。

说到这儿,我想起了《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史蒂芬·列维特的一句话:“人的本质,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而是在特定刺激之下会作出特定反应的人。脱离具体情境去讨论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是没有意义的。”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上周,百度举行了2021年AI开发者大会。最让人关注的是,百度把这场大会开在了自家的元宇宙平台“希壤”当中。想要参加大会,你只需要下载希壤App,然后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就可以在这个元宇宙中自由探索了。你可以在“创造者之城”街头漫步,去三星堆博物馆打卡,去逛逛少林寺,还可以去感受一下“三体世界”是什么样的。还可以去到月球,看李彦宏和中国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促膝长谈。我也进入这个“元宇宙”去围观了一下,感觉还是很震撼的。

不过,如果我们在里面仅仅是可以自由探索、和其他用户互动,那“希壤”和一般的网络游戏也没啥区别。我真正关心的问题是,我虽然参加了AI开发者大会,进入到了“创造者之城”,但是,我真的可以成为一名创造者吗?

你知道,自从元宇宙这个概念大火之后,人们就一直有一种担心:元宇宙是只属于少数科技精英、计算机天才的游戏,而我们这些不懂技术的普通人,只能成为围观群众,唯一的价值是提供流量,永远不可能成为开发者和建设者。就像《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预言的未来世界,一小部分人升级为“神”,负责设计、运营这个世界,而剩下99%的人沦为“无用之人”。

会是这样吗?在这次的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还真的有聊到这个问题。他说,百度做的事情归根结底,就是为开发者们提供一个改变世界的“AI工具箱”。这个工具箱包括百度大脑,这是百度的AI核心技术引擎;还有百度飞桨,这是一个深度学习平台,相当于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李彦宏承诺说:“只要拥有一些最基本的电脑操作基础,有一定文字理解能力,哪怕对算法一无所知,也能通过飞桨来设计和生成AI模型。”

换句话说,人人都可以成为开发者,不懂代码也可以做程序员。听到这儿,我作为一名文科生,很激动。元宇宙不仅仅属于一小部分技术精英,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有机会参与共创。这是百度给我们的承诺。

最近,我还看到创投圈的一个消息,有一个叫Treelab的软件公司获得了几千万美元A轮融资,领投的是著名风投机构红杉中国。公司创始人才22岁,据他说,他在两年前获得上一轮融资的时候,产品的影子还没有,只凭一个PPT就获得了几百万美元的投资。

你肯定很好奇:Treelab是做什么的,这么牛?简单说,它是一个低代码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你不用写一行代码,只用简单的拖拖拽拽,就可以搭建起自己的业务系统。你知道,软件开发的一个常见问题,就是写代码的人不懂业务,懂业务的不会写代码,程序员需要自己去理解业务逻辑,再用编程语言写出来。这个理解、吸收、再翻译的过程,很费劲。如果业务逻辑变了,程序得跟着变,那理解、吸收、翻译的过程,还得再来一遍。

相当于是,以前,客户说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房子,由程序员来盖楼;而在Treelab平台上,程序员只需要造砖块,把各个模块封装好,客户想要什么样的房子,自己拣砖块来盖。销售经理可以动手搭建自己的客户管理系统,采购经理可以动手搭建自己的库存系统。

除了前面说的Treelab,现在市面上已经有了几个类似的低代码开发平台,比如氚云、宜搭、简道云、轻流等等。我看到,很多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利用这些平台为自己打造了称手的工具。比如,广西柳钢的一名钢铁工人,用低代码平台开发出了一个核酸登记应用程序,让全厂7000多名员工只需要扫一扫就完成了核酸登记,不需要专职人员手工录入信息。四川古蔺县的一名中学老师,用低代码平台开发出了留守学生的宿舍管理应用。听了他们做的事情,我是真的被激励到了,感觉我也够得着。

有人说,在一个由比特构成的世界里,程序员就是魔法师,而普通人是麻瓜,麻瓜永远无法理解魔法师的世界。而现在,因为我们要去的那个世界太过重要,麻瓜们也必须挤上国王十字火车站的9¾站台。这是《哈利·波特》里那个通往魔法学校的站台。

来说说咱们得到的事儿。

今年的跨年演讲,大家热议的主题之一是“35岁现象”,比如,招聘年龄限制在35岁以下、35岁失业、35岁在提拔的道路上被区别对待等等。最近,脱不花也和我聊了聊她的35岁,她说,在35岁那一年,她同时经历了人生的三件大事:和罗振宇、快刀青衣一起创业;结婚;还当上了妈妈。

除了这些,她在35岁时还有一个重要变化,就是在一件事上开窍了,具备了今年跨年演讲提到的“软技能”。举个例子,年底了要拜访客户,但客户总是说没时间,怎么办?搁原来,她可能就放弃了。但现在,她会把自己的目标嵌入到客户的目标中去。

比如说,年底了,客户肯定忙着做年终总结,她就会提前总结一个我们公司和客户单位这一年的合作,然后,把材料替客户整理了,PPT大纲做好。客户一看,这真是我用得上的,自然就愿意见面了。

你看,用一种相对柔软的方式跟别人合作,实现自己的小目标,这就是一种“软技能”。想要破除“35岁现象”,职场沟通的“软技能”必不可少。

今天就聊到这儿,《得到头条》,下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