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得到头条》,我是徐玲。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岚图汽车进军欧洲市场,二是柳州市开工建设螺蛳粉原材料产业园。

来看今天的第一条。最近,国产电动车品牌岚图汽车,官宣正式进军欧洲市场,把亮相的第一站定在挪威。岚图汽车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建立第一家海外旗舰店。我还注意到,除岚图之外,像蔚来、小鹏、比亚迪等国内主要的电动车品牌,都开始布局欧洲市场,而且不约而同地,把挪威作为欧洲第一站或者重点进入市场。有媒体评论说,挪威正在成为国产电动车出海的试验田。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听到这儿,我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为啥是挪威?无论从什么角度,挪威好像都不应该成为电动车的重点市场。你看,首先,这里地处北欧,天寒地冻,电动车能跑起来吗?第二,挪威人口只有区区500万,只相当于中国一个中型城市的人口。这么小的市场规模,能有多大潜力?第三,挪威不是欧盟成员国,这就意味着,进入挪威和进入欧洲的主流国家,是两回事。

我们带着这一肚子的疑问去查资料,发现事情和我们想得不太一样。

首先,挪威虽然位于北极圈边缘,但不是想象中那么冷。在大西洋暖流的影响下,这里真的称得上冬暖夏凉:冬季的最低温度通常为零下5摄氏度。夏季不到20摄氏度,简直就是动力电池运行的最佳环境。

第二,挪威虽然人口少,但它是全球电动车销量占比最高的国家。去年挪威共销售新车18万辆,其中纯电动车占到了68%,也就是12万辆。12万辆你可能觉得不多,但你对比一下美国,2021年新车销售中只有4%是纯电动车,共54万辆。也就是,挪威的电动车市场体量已经达到美国电动车市场的1/5,这可不是一个小市场。

第三,正是因为挪威不是欧盟成员国,挪威进口电动车不受欧盟认证规范的约束,进口条件相对比较宽松,所以成为各家电动车品牌试水欧洲的首选。

不过,到这儿,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为什么偏偏是挪威,会成为全球纯电动车销量占比最高的国家?

来看一组对比。2021年欧洲纯电动车销量占比排名第2到第5名的国家分别是:荷兰19%;瑞典16%;瑞士、丹麦14%;德国12%。而第一名的挪威,纯电动车销量占比达到了恐怖的68%,预计2022年挪威新车销售中,电动车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达到80%。

如果不是用了超常规的手段,根本不可能。

确实,挪威政府对电动车的支持,可以说是到了激进的程度。早在30年前,也就是1990年起,挪威政府就对电动车提供大量优惠政策。比如:免进口税、增值税、排放税,免过路费和轮渡费,免费在公立停车场停车等等。

反过来,对燃油车,挪威政府打压得最厉害。在挪威买辆燃油车,价格比德国高出一半,还有各种各样的附加税。挪威油价也贵得吓人,每升油接近16元人民币,差不多是国内油价的两倍。挪威政府还决定,要在2025年彻底抛弃燃油车,这比欧盟的计划还早10年。

那么,挪威政府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要采用“雷霆手段”来推进电动车普及呢?最根本的动力,是来自于一种“居安思危”的恐惧。

你肯定听说过一个词,叫“荷兰病”。1956年,荷兰壳牌石油公司发现了北海油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油田。于是,荷兰通过大量出口油气资源赚了不少钱。但是,随着财富的增加,荷兰盾的汇率越来越高,导致工业品出口的竞争力下降、服务业也开始萎缩,人才和资本等都向油气行业集中。发现石油反而削弱了荷兰的竞争力,这就是荷兰病。

那么,荷兰病与挪威有什么关系呢?前面说到的北海油田,并不是荷兰一国独享,而是由英国、挪威和荷兰,各占1/3。荷兰最先开采,结果最先患上“荷兰病”。英国紧随其后,英国工业也加速了空心化的过程。在2014年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的时候,打出了一个特别有名的海报,上面写着“苏格兰是唯一一个发现了石油却变得更穷的国家”。

这两个活生生的教训摆在眼前,挪威政府就不得不考虑:怎么才能够既利用好这笔丰富的油气资源,又不掉进荷兰病的陷阱?

在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之前,挪威的选择是对石油限产。在发现北海油田之后20年内,荷兰和英国火力全开挖石油,挪威则反其道而行之,严格限制产量,很小心地不让石油产业吞噬挪威的优势产业,也就是渔业、矿业和造纸业。

在英国大力开采石油的时候,有英国官员建议,应该由国家来获得石油所有权,将石油收益都放进一个专项基金,作为国家财富存储起来。但这个建议没被英国政府采纳。隔壁挪威人一听,这个办法好,马上成立了一个国有石油公司来管控所有石油生产,同时成立了一个主权财富基金——政府石油基金,来管理所有石油收入和分配。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

第一,设立国有石油公司,是为了把石油财富最大限度地留在挪威国内。当时挪威也引进了外国石油公司参与开采,但是,外国公司开采出来的石油中,相当一部分必须按规定价格卖给挪威的国有企业。这就决定了,外国石油公司只能赚到行业平均利润,而不可能利用挪威的石油资源在国际市场赚取超额利润。

第二,设立政府石油基金,是把不可再生的油气资源,变成可以再生的金融资源,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发展。挪威政府规定,只能将政府石油基金赚取的收益用于财政支出,不能挪用本金,基金也只投资海外市场。这样就避免石油财富涌入国内,也就不会推高挪威克朗的汇率。同时,政府石油基金也是一种缓冲机制,国际油价的大起大落,不会对挪威的国民经济造成直接影响。不像其他的石油出口大国,油价一崩盘,国民经济马上瘫痪。

做完这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之后,在1990年代,挪威政府才开足马力挖石油,油气产量首次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石油净出口国,挪威也从曾经的欧洲穷国,变成人均GDP世界第二的国家。也是从1990年代起,为了避免国民经济对石油工业的过度依赖,挪威政府开始用超常规的手段,支持电动车的发展。

你看,正是对“荷兰病”的恐惧,让挪威政府摸索出了一套理性的石油资源管理机制,走出了一条石油普惠、藏富于民的新路,值得所有资源出口型国家借鉴。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各地方政府都撸起袖子,集中开工2022年一季度重点项目,在已经公布的各种准备开工的产业园区中,柳州市的产业园成功引起了吃货们的关注。原来,柳州市计划新建一个大型螺蛳粉原材料产业园,打造3~5个千亩以上的高标准螺蛳粉原材料种植养殖、加工示范基地。

要知道,螺蛳粉产业已经成为柳州最重要的支柱产业。2021年柳州市GDP为3400亿元,其中螺蛳粉全产业链销售收入就达到500亿元,也就是说,螺蛳粉以一己之力,为柳州市贡献了超过1/7的GDP,在柳州市创造了30万个就业岗位。

现在,柳州市进一步加大对螺蛳粉产业的投入力度,贵为“国民网红小吃”的螺蛳粉,还有相当大的挖掘空间。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点啥知识。

关于螺蛳粉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很多人都讨论过了。十年前,在史诗级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里,螺蛳粉正式出道,开始被国人知晓。不过,当年在纪录片中和螺蛳粉一起出道的,还有岐山臊子面、广东竹升面;在米粉类当中和螺蛳粉同台竞争的,还有云南米线、桂林米粉、南昌拌粉等等。比起这些竞品,螺蛳粉有一个明显的劣势,就是受众不够普遍,爱的爱死、恨的恨死。像我们公司,就明令禁止在公司食用螺蛳粉,以免影响其他同事的工作。

但是,为什么偏偏是螺蛳粉杀出来,成为国民级网红小吃?当然,原因有很多,比如有李子柒等顶流网红带货、有自带话题的社交属性等等。不过,我看到资深广告人空手有一个观点比较独特。他发现,螺蛳粉的走红不是特例。在食品快消行业,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味道满足不同的需求,但那些销量最大、最长销的品类,往往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味道浓烈。

比如方便面里头,销量最大的两种口味,红烧牛肉面和老坛酸菜牛肉面,都是辛辣且重口味的;如今最流行的中餐厅里,以川菜湘菜系为主打;小吃里面,小龙虾、烤鱼、火锅、串串长期霸榜。

还有白酒,白酒分清香型、浓香型和酱香型三种。有种说法是,如果说清香型白酒像豆腐,那么浓香型白酒就是豆腐乳,而酱香型白酒就是臭豆腐。高端白酒就不说了,酱香型茅台成为白酒之王。而低端白酒,像二锅头,本来是一种清香型白酒,但有意思的是,牛栏山卖得最好的并不是清香型二锅头,而是他家的浓香型白酒。

这么一分析,也许可以得出结论,味道浓烈的快消食品更容易成为爆品。为什么呢?空手认为:第一,浓才能形成味觉记忆,让消费者记住你;第二,浓更容易让消费者上瘾,从而形成持续购买。

有心理学研究表明,在五感当中,被味觉锚定的记忆,最不容易被遗忘,而且还会引发各种潜意识记忆。就像在文学经典《追忆似水年华》中,一块小玛格丽特饼干,引发了主人翁漫长的回忆。

来说说咱们得到的事儿。

职场中,经常需要公开发言,比如个人述职、工作竞聘、经验分享等等。但很多同学会因为怯场、没有做好准备等原因,表现不好,错失了机会。得到公认的职场写作高手罗砚老师说,做好公开发言并不难,这儿有一个万能公式:

公开发言=一个挑战+三点方案+一次返场。

一个挑战。一开始就要告诉听众,你今天要带着他们解决一个什么问题,让对方带着疑问听你的发言。如果你的发言主题是“2020年北京餐饮行业的经营概况”,可以改为“疫情影响下餐饮企业如何翻倍增长?”

三点方案,就是在你提出挑战之后,听众就会期待你的解决方案。你的方案可以分成三点,三点要层层递进,越往后越重要,这样才能一直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如果你想先说重点,也可以,你可以说一句“接下来我的发言分为三部分,希望大家的注意力能放在第一部分,这部分最重要。”

一次返场。如果你想给观众一个印象深刻的收尾,就不能光说“谢谢”和“总结”,而是要加一个彩蛋,可以是一个“转头就能跟人分享”的故事,也可以是一个行动的号召。

记住这个万能公式:公开发言=一个挑战+三点方案+一次返场,你的发言就一定能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

今天就聊到这儿,《得到头条》,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