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08 如何用四句话讲透人性?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是亚当·斯密的诞辰。所以,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下薛兆丰老师的《经济学课》里,关于亚当·斯密的这一讲,一起向这位启发了我们200多年的经济学家致敬。

我们都知道,亚当·斯密是现代经济学之父。他的《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两部作品,都是开山之作,奠定了经济学的理论根基。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呢,就是亚当·斯密对人性的洞察。

这个洞察为什么重要?薛兆丰老师用四句话就给我们讲清楚了。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一听。

你好,昨天我们讨论了人到底是不是理性的问题。我们的回答是,人理性和不理性跟经济学没关系,经济学关心的,不是人理性不理性的问题,而是人们要怎样才能存活下来的问题,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人比较容易存活,什么样的行为比较容易存活。这样经济学就找到了一个稳固的基础,它跟人具体是理性的还是不理性的没有关系。

1.人性自私推动社会进步

今天,我们讨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人到底是自私的还是不是自私的。

有一种说法,说经济学是建立在人性自私的前提之下,但实际上,人经常又是不自私的,所以经济学不一定对。当人自私的时候经济理论说对了,但是当人不自私的时候,经济理论就错了。

还有一种说法,说人有时候可以自私自利,但人也要讲道德。特别是商人,一方面他在商场上要拼搏,要厮杀,但是同时商人的血管里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很多人说,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Wealth of Nation,1776 ),主张人是自私的。

斯密的名言我们都记得:“每一个人,不需要自己关心社会福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去推动社会的福利。他只需要关心自己,追求他自己的福利就可以了。但是他在追求自己福利的过程中,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让他的努力转变为对公共事业的推动。这只看不见的手,会让他的自私自利推动社会福利的改进。”

但是,人们还会同时指出,其实亚当·斯密还写过另外一本著作,叫做《道德情操论》( 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1759 )。这本《道德情操论》你看标题就知道,它讲的是人应该有道德,所以人应该有两面性,一方面是自私的,但另外一方面要讲道德。

到底亚当·斯密的看法是不是这样自我对立的呢?有时候要自私,有时候要讲道德?那什么时候自私,什么时候讲道德呢?我们来看看亚当·斯密到底是怎么说的。

首先,亚当·斯密在1759年发表了《道德情操论》,隔了17年,也就是到了1776年才发表《国富论》。《道德情操论》是亚当·斯密整个理论框架的一个总和,一个总的体现,《国富论》是当中的一部分。

当然,这本17年后才发表的《国富论》篇幅要更长,也更出名。这是后话。那么,人到底是不是自私的呢?亚当·斯密是怎么回答的呢?

2.人性自私,同时具有同情心和爱心

亚当·斯密首先说,人是自私的,那些完全不自私的人,连自己都不爱的人,自暴自弃的人,这种人在社会上是不受尊重的。

但亚当·斯密紧接着说,人不仅仅是自私的,他们同时也具有同情心,也就是有设身处地的一种能力。他把他认为的别人幸不幸福,当作自己幸不幸福的一部分:你幸福,我幸福;你痛苦,我也感到痛苦。这是一种天生的能力,这叫“同情心”,人人都有的。

当然,今天我们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人的同情心都一样强。有些人强一点,有些人弱一点;正常人强一些,自闭症患者可能弱一点;女人强一点,男人可能弱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人是能够同情的,有同情心,也就是有爱心的,也就是有爱的能力。这是亚当·斯密说的第二句话,人是自私的,但人有同情心。    

3.人的爱心有限,随着距离拉远而下降

紧接着,亚当·斯密又说了第三句话:“人的同情心,是随着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拉远而急速下降的。”

我们自己看看,我们自己手机里面的通讯录,里面有多少人呢?微信里面的联系人有多少啊?几十人是至少的,很多人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

那我问你,这几百人上千人的朋友里面,有多少人是真正爱你的?有多少个是你拿起电话来,对方就放下手上所有的东西,听你倾诉的?有多少人是说我要借钱,我需要帮助,对方就不顾一切不顾成本的去帮你的?

有20个吗?有10个吗?有5个吗?很少的。这是说,我们只能爱很少的人。爱心是不能扩展到很大的范围里面去的。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里面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我们假设伦敦有一位非常得体的绅士,这位绅士听说,远在东方中国发生了一场地震,这场地震让中国人全死了。这个消息传到伦敦,传到了这位得体的绅士的耳边,这位得体的绅士会做什么?你猜他会做什么?

他会首先拿出地图来查一下,中国离伦敦有多远,先看看这场地震会不会波及到伦敦。一看,半个地球呢,很远,伦敦是安全的。

然后他会做什么?他会哀悼一下死难的中国人,他会到微博上面发一个蜡烛,概叹一下人的脆弱,大自然的强大。

然后他再干什么?该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会回到自己的生活,关心自己的起居饮食。这时候,如果他自己的手指头被刀割了一下,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那就远远比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更重要了。

你要注意,这是一个得体的英国绅士,他的爱心也就这么一点。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应有的反应,也就这样了。

4.仅靠爱心不够,陌生人互助需要市场协调

所以,亚当·斯密非常睿智的看到了这一点:

我们终我们的一生,花一辈子的时间,都很难赢得和维持几个人对我们的友情和爱情,但我们无时不刻需要成千上万人的帮助。我们看看自己吃的穿的住的,有多少人涉及其中,有多少人在帮助我们,但他们都不爱我们,他们都不认识我们。这怎么办?这么大的一个空隙怎么填补?

答案就是市场。市场是一个陌生人跟陌生人之间打交道的地方,是一个陌生人服务陌生人的地方。

5.人际互动二分法:小圈子靠爱心,大世界靠市场

所以这是一种二分法:

人是自私的,他有同情心,他能够爱,但是爱是非常有限的,随着人与人的距离的拉开,爱就会下降。我们不能靠爱,爱是不够的。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市场。市场是陌生人和陌生人打交道的地方。

所以,亚当·斯密有另外一句名言:

我们每天之所以能够吃上晚饭,不是因为面包师,不是因为屠夫,不是因为酿酒商,他们爱我们,他们的慈善,而是因为他们要自私自利,他们要追求他们的利益。每当我们跟他们做生意的时候,我们不说我们自己需要什么,而是说他们需要什么。

我上课的时候,我总是跟同学说,你们为什么应该学点经济学,经济学为什么对你们会有帮助。而我从来不会告诉同学们我家里还缺钱,要买一个洗衣机,要买一个微波炉。

商业才是最大的慈善,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连续的光谱:

人是自私的 —> 他有爱心 —> 爱心有限,爱心不能扩张 —> 于是我们需要一个陌生人互助的平台,那就是市场。

我们不会把陌生人跟陌生人打交道的规则,用到我们的小圈子里去,不会把市场的规则用到家庭、用到朋友圈里去。同样,我们也不会用家庭里面的要求和标准,去要求社会上其他的陌生人。

我们今天介绍的二分法非常重要。也正是因为亚当·斯密看清了人性的这种两面性,也看清了我们对付这种两面性的基本方法:在小圈子里面,我们讲的是爱心;在大圈子里面,在陌生人的范围里面,我们讲的是规则。也正是这样,他替市场经济找到了坚实的基础,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把亚当·斯密看作是市场经济之父。

你认为,市场经济会不会让人情变得淡薄?

欢迎你给我留言,我们下次课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薛兆丰老师的《经济学课》订阅人数马上就到50万了。这个课堂规模,无论是对于经济学教育,还是对于整个知识服务行业来说,都是一件标志性的大事。

过去,在公众的印象里,经济学是一个“沉闷的科学”,很高级,但是和我们普通人没有太大关系。但是,薛兆丰老师的这门课程开设以后,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经济学的爱好者,开始用经济学的思维来理解世界。

我知道,您身边肯定有朋友,买过薛老师的经济学讲义,喜欢薛老师在节目里的表现,那罗胖在这里拜托您帮一个忙,把他的这门课程推荐出去,和更多的人一起领略经济学的魅力。

薛老师承诺说,他会在6月份,也就是课程订阅人数突破50万的时候,专门做一场直播,来感谢你的支持。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