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23 为什么你要《想点大事》?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两个月前,我们发布了一本新书,刘晗老师大作,叫做《想点大事》。这本书上线第二天就冲到了当当网新书销量总榜的前十名,然后在前十名的位置待了整整两个月,一直保持到现在。

为什么这么畅销呢?因为刘晗老师虽然是一位法学家,但是他的这本书可不只是给法律人看的。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书名主张的,让每个人都能跳出自己当前的处境,像一个立法者那样,想点大事,想点长远的事,想点复杂的事。

为了向你介绍这本书,刘晗老师专门给我们《罗辑思维》节目的用户录制了一期特别节目。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听。

你好,欢迎来到《法律思维30讲》的特别节目,我是刘晗。

你的身边一定有不少法律人,像法官、律师、公司法务,等等。他们在做的事非常有挑战性。因为他们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比较大的利益纠纷:小到离婚打官司、分财产,大到公司上市、并购,甚至还有涉及身家性命的刑事案件。这些纠纷没法依靠日常协商解决,所以才要对簿公堂,或者启动正式的法律程序。

那面对这样尖锐对立的矛盾,法律人是怎样化解的呢?他们怎样为一次合作、一家公司、乃至一个社会制定规则和运用规则呢?我想,这种思维方式,特别值得你了解一下。

我的新书《想点大事》就是一本关于法律人思维方式的读本。它脱胎于得到App的一门课程,叫《法律思维30讲》,到现在已经得到了超过6万人的检验。很多人都问我,如果你用10分钟来概括这本书、这门课,你能给我们打包带走些什么?

今天我就来做一个总结,从所有内容里提炼出最关键的三点。

我认为,法律人的第一种思维方式,就是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制造更多的问题。

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1804年,美国有这么个案子。两个人在野地里争一只狐狸。一个人已经追了半天,快要到手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冲了出来,一枪打死了狐狸。这时候,狐狸该判给谁呢?

你可能会说,当然是追狐狸的人。他最早发现了狐狸,并且付出了劳动成果,理应多劳多得。

那法律人怎么看这件事呢?在历史上,纽约州的法院判打死狐狸的人赢了。理由是,打死狐狸的人只有一个,而追狐狸的人可能会有很多。如果判追狐狸的人赢,碰到好几个人同时追一只狐狸的情况,所有权该归谁呢?肯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嘛。这样的话,类似的案件就会不断地涌向法院,法院也受不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产权不清晰,经济也很难发展。以后我们都假模假样地干活,关键时刻没有人真的出力,这可怎么办呢?所以,对法官而言,这个案件中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一只狐狸该判给谁,而是该怎么判才能够确立清晰的产权。你看,这就是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制造更多的问题。如果反过来判,看似公平,但是会制造更多的问题。

实际上,这种思维方式在生活中同样适用。在我们《法律思维30讲》的课程里,有朋友留言说,有一次节假日,他的同事没买到回家的车票,就跟主管请示说,能不能提前一天走。这位主管呢,人比较好,就同意了这位同事的要求,而且缺席的这一天还不计入考勤。你看,这是不是很人性化?

但是,看似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却制造了更多的问题。为啥呢?因为有了这个先例,以后每逢节假日的时候,就会有其他的同事跟主管请示要提前走。这时候主管就犯难了,不同意,就会让其他同事觉得,是不是你跟之前那个同事关系好,才放行的;同意呢,又会导致整个公司没有了规矩,影响正常的工作秩序。

你看,这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问题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复杂。

那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你学过我的《法律思维》课,肯定记得两个原则:一是凡事要讲预期,做决策的时候,不能只考虑当时当下的个案,还要考虑以后大量重复的事情、类似的事情该怎么办;二是要考虑规则的普遍性,就是说啊,一旦你做出一个决策,很多时候就会成为先例,形成规则,一旦要制定规则,就不能只考虑某些特殊情况,而要考虑普遍的影响。

所以,我就把新书的标题叫做《想点大事》,其实就是想提醒你,在做决策的时候,在制定规则的时候,一定要跳出当时当下的小环境、小时段,去想点大事,想点长远的事。

那好,我们接着看法律人的第二种思维方式,叫做关注隐性利益相关人。

什么叫隐性利益相关人呢?就是那些在你制定规则、做出决策的时候,没有投票权,也不在你的会议桌上,但却利益攸关的人。换句话说,就是那些不在场、却又受你影响的人。

举个例子。2019年10月份大连有个案子,一个13岁的男孩杀死一个10岁女孩,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公安机关宣布,因为这个男孩没到14周岁,按照法律规定,不追究刑事责任,只能收容教养。

很多人看到这个处理决定之后,都非常的气愤,觉得极不合理,并且要求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但是啊,我们要想到,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后果是什么?你为这一个人声张了正义,是痛快了,那还有其他人,他们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比如说,一个13岁的孩子,他如果受到了父母的家庭暴力,又没有其他的办法逃脱,那他伤害了父母,是不是也要判刑呢?

还有,法律把14周岁作为承担刑事责任的分水岭,就是因为未成年人不具有独立的自由意志,需要特殊保护,这可是现代刑法的最根本的原则之一。所以,即便征得了这个年龄段以下的未成年人的同意,对他们的侵犯行为,也可以判定为强奸罪、猥亵儿童罪或者拐卖儿童罪,等等。那如果你把刑事责任年龄降低了,那这个保护的年龄是不是也要降低呢?因为你事实上承认了不满14周岁的孩子也有独立意志嘛。

更进一步地想,正是因为一些案件很极端,所以才更容易成为新闻。反而是那些常见的情况,也就是14周岁这个年龄标准适用的时候,没有人报道,也没有人关注。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个别极端案件,就忽视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注意,我不是说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而只是说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想得更多,想到更多的人,而不是仅仅因为一个热点案件,因为某几个人。

其实这个道理,换作其他领域也一样。很多人都知道,足球比赛里,误判经常发生。

那我问你,如果一场球赛,查出来主裁判受贿了,吹了黑哨,我们能不能修改比分呢?我相信,大部分人的直觉都是,当然要改。黑是黑,白是白。我们要还体坛以干净,还竞赛以公平。

但是,在真实世界里,例如在世界杯的规则中,你可以处罚吹黑哨的裁判,甚至取消他的裁判资格,但是,一场比赛的结果却没有办法取消,也没有办法更改。

为什么?因为国际足联面对的可不只是比赛对阵的双方,还有很多其他的隐性相关者。比如,你得考虑,这是一场小组赛吧。如果改判了,肯定影响小组里另外两支球队的出线结果。那如果出线球队变了,淘汰赛的对阵也必须随之变化,甚至最终的决赛也得重新考虑。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重办一届世界杯吗?

再来一次,得付出多大的成本啊?世界杯的主办方能答应吗?赞助商能答应吗?各国球迷能答应吗?甚至好多球员能答应吗?

天啊,这么一想,你就知道了,为什么世界杯这样的重大比赛,即便出现了黑哨,也不会改判,因为牵涉的隐性利益相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所以,我的新书《想点大事》,其实就是想传递这样一种理念,那就是当你肩负责任的时候,你既要看到在场的人,也要看到不在场的人;既要考虑看得见的利益,也要考虑看不见的利益;既要照顾有投票权的人,也要照顾没有投票权的人。而要做到这一点,既需要格局,更需要智慧。

那该怎么去做呢?好,我们来看第三种思维方式,叫做既同情又超脱的代入能力。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啊,你既要有同理心,能代入到当事人的视角,同时也要超脱出来,更加冷静地做出判断。

律师就是这种同情又超脱的人。你想,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肯定很着急,要么涉及房产、要么涉及身家性命。那律师呢,首先得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了解他的心态和需求,最大限度地满足他的期待。但你不能光代入,还得能够超脱当事人的情绪,这样才能冷静地去设计解决方案。同时,你还得代入对手和法官的视角,才能知己知彼,提高自己的胜算。

这是律师,那法官更是这样,法官判案,既要严格依法裁决,维护司法权威,同时又要考虑双方当事人的处境,考虑到案件发生的背景,有时候甚至要通过重新挖掘和解释法条,代入立法者的视角,才能够最后达成一个稳妥的判决。

除了律师和法官,还有很多公司法务。有朋友就抱怨说,他们公司的法务审合同的时候太过严格,总是追求自己风险的最小化,什么事情都要约定得一清二楚。结果,很多合作前期谈得很好,到了合同环节就出了问题,谈不拢,谈崩了。那一个高水平的法务是什么样呢?他一定得超脱出来,对双方的利益都做出合理的设计,实在谈不拢的就先模糊处理。这样的法务才能成为公司达成合作的助推,而不是阻碍合作的瓶颈。

总而言之,抱有既同情又超脱的视角,关注隐性相关人的利益,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去制造更多问题,这些是我认为法律人最核心的心法,也是他们所面对的最艰难的抉择。

实际上,真实世界是非常复杂的。而法律人要解决的问题之复杂,要考虑的维度之多,是远超普通人的。这也是我一定要写这本书的原因。就是让你想点大事,想一些更加长远的事。这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法律人是怎么构建和维护这个世界的,与此同时,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够从法律人那里,学到解决复杂问题的智慧。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告诉你一个福利,刘晗老师的新书《想点大事》正在当当网做活动。你只要在今晚12点之前下单,就可以参加他们的年中大促活动,满100减50,相当于五折,优惠力度非常大。

那怎么凑单呢?我们的同事让我告诉你几个小攻略:

第一,直接买3本《想点大事》,一本自己读,两本送朋友。三本书原价207元,到手价只要107元。

第二,我们在当当上还有陈海贤老师的《了不起的我》、王立铭老师的《笑到最后》,以及万维钢老师的通才丛书,本本都是畅销书。你可以任意凑单。

再提醒一句,今晚12点这个满减活动就结束了。你想要就赶紧拿下。

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