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45 美国社会为什么撕裂?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得到App课程《顾衡好书榜》。

这是我们的一个年度读书栏目,专门帮你拿下那些社会科学领域的好书。那前不久,顾衡老师用一个月的时间,串讲了4本关于美国的书。

今天推荐给你的就是其中一讲,讲的是美国的社会撕裂问题。我们都知道,美国人自己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困扰。那这个社会撕裂问题究竟是怎么形成的?美国人自己怎么看这件事?接下来,就让我们听听顾衡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我是顾衡。

这一期,咱们继续介绍塞缪尔·亨廷顿的名著《谁是美国人》。前面我们提到过,关于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一共有三种理论,除了番茄汤理论,另两个是熔炉理论和沙拉理论。

但是亨廷顿首先就否定了这个熔炉理论,原因有两个。

首先是人口比例:美国现有人口,有一半是300万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定居者和70万黑奴的后代,移民只占一半。从1820年到2000年,美国公民中外国出生者的占比仅略高于10%,所以说美国是“移民之国”是不符合事实的。

其次,前面咱们也介绍过文化地理学家威尔伯·泽林斯基提出过的一个“第一有效定居理论”。根据这个理论,虽然最初定居者的后代只占现在人口的一半,但是其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一半。

截至目前,有85%的美国人是新教徒,远超过一半。这说明了首批定居者在文化上对移民的有效同化和影响。另外,正因为美国是个新教国家,所以对新教徒就格外有吸引力。比如韩国的移民,基督徒与佛教徒的比例达到10:1。即使是阿拉伯裔移民,基督徒与穆斯林的比例也达到了2:1。都是远超移民原住地比例的。

所以说,关于美国人的身份认同,还是番茄汤理论更靠谱。

但是,这个番茄汤在上世纪60年代的平权运动中却遭受了第一次重大挑战。就是对黑人的同化失败了。

民权运动兴起后,为了防止白人继续欺负黑人,国会专门出台了新的《选举法案》,规定如果黑人投票率不足投票平均率的一半,则选举不算数。另外,《选举法案》还强行规定了以种族重新划分选区。

如此一来,以前WASP对异族和异教白人的拆散同化手段,到黑人这里实际就被叫停了。美国人的身份认同,首次出现了白种美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两个彼此隔阂的群体。这是番茄汤第一次改成了沙拉。

如果只是黑人与白人融合的问题,倒也不是啥大事儿。因为,黑人自从黑奴时代,就已经普遍信仰新教了。在宗教层面,黑白美国人是相通的。

另外,美国白人也普遍承认以前干了很多不是人的事儿,真心诚意地愿意补偿。这就像两口子打架,大柱子把翠花打了。那现在知道错了,洗衣板也跪了,LV包包也买了,一吃完饭就洗碗,翠花早晚有消气儿的那一天。总的看来,黑白美国人之间的历史积怨在减少,融合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日益弱化的国家认同

但是现在,亨廷顿说,美国从番茄汤急剧地往沙拉上走了。这是为什么呢?亨廷顿总结了这么几个原因:

首先是冷战结束,放眼全球,美国不再有强大的对手。维持一个强大政府、维持美国人共同的身份认同,必要性下降了。虽然本·拉登闹腾的时候,美国人爱国主义情绪也空前高涨,但维持不了多久。作为一种外部威胁,恐怖主义和冷战时期的核威胁,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对国家认同的下降,导致了亚认同的兴起。就像一棵树,顶端优势被去掉之后,身份就枝蔓旁生起来。种族、语言、文化甚至性取向等等之前没那么重要的参数,现在变得重要起来。以前“合众为一”的趋势被逆转。

这种逆转的趋势,被迅速政治化了。总的说来,就是共和党还是老一套,煮番茄汤,搞同化。但是民主党因为没抢到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这块最大的饼,所以就反其道而行之,搞分化。

黑人真正得到了投票权之后,为了拿到这批选票,民主党就极力主张对黑人进行补偿。黑人考大学,考80分等于白人的100分。考上之后,教科书里全是写白人的内容,不开心,怎么办呢?改教材!于是,美国各大高校纷纷取消了美国史课程,改成了少数民族文化史之类。

从小学到大学,教材改得有多么邪乎呢?亨廷顿在书里举了这么个例子:1990年,在常春藤学校里针对学生发起了一个调查。发现只有25%的学生知道“民有、民治和民享”这句话是谁说的,1/3的学生竟然不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的。这可是常春藤啊!另外,有超过一半的学生不知道独立战争最后一仗的指挥官是华盛顿。但是,90%的学生却知道罗莎·帕克斯——那个拒绝在公共汽车上给白人让座的黑人女裁缝。以前欺负过黑人,补偿应该不应该?应该!但是搞到这种程度,就太过分了。

美国黑人占比13%,这是很大的票仓。把黑人都争取过来之后,民主党发现票还是不够。怎么办呢?想起同性恋群体来了。以前欺负过黑人,要补偿。那以前欺负过同性恋要不要补偿呢?当然要!

但是同性恋毕竟人太少,男同只有4%,女同只有2.5%,怎么办呢?就搞酷儿理论,花样百出,硬是整出50多个性别身份来。

“大夫,我平常好好的,是个纯爷们儿,但是一撒尿就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女儿身,老想往女厕所跑,你说这是咋回事儿哩?”要是咱们这边的大夫,几句话就打发了。但是美国大夫会说“啊呀,你这个是酷儿啊,可时髦可复杂呢!来来来,先把这摞量表做了,咱好好分析分析”。搞得大家云山雾罩,昏头胀脑。哈佛大学让新生填个入学登记表,性别一栏就难住了。想半天,搞出三栏来:男、女、自定义。你说啥就是啥吧……

合众为一,以WASP的标准将异质进行同化,这是共和党的做法。民主党在白人新教徒这块最大的饼上抢不过共和党,就四处找劫材,以各个角度制造少数群体,然后打着保护多元文化、多维度个人身份为由,大搞分化。

从政治策略来看,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同性恋被政治化、变成了身份政治的象征和符号之后,他们的利益却受损了。本来,同性恋想得到的和应该得到的,是异性恋群体的理解和接纳。之前在介绍《誓言》的时候我也提到过,最高法院一纸判决下来之后,同性恋者表面上赢得了结婚权,但付出的代价却是与异性恋群体的割裂,反而成了政治游戏的受害者。

同性恋法案通过后,我就断言民主党将输掉下一届总统大选。因为WASP们,尤其是福音派教徒们会被激怒,然后出来投票。就像当年他们把里根和小布什送上总统宝座时一样。

当年我预测特朗普会当选,被好多人嘲笑,说我脑子进水了。等特朗普真的当选了,这些人又说他是靠搞民粹上的台。

这里我说一句题外话,以后你再看到谁说特朗普搞民粹,你大可以认定这个人既不懂美国政治,也不懂什么叫民粹。民粹虽然难以被定义,但有两条总是不能少的。第一,靠不负责地取悦选民上台;第二,上台后总是会伤害到支持他的选民。特朗普坚持的是美国建国以来一以贯之、从未动摇过的新教核心价值观,能被扣上民粹的帽子,这不是滑稽吗?

反而是民主党,为了得到选票,大谈所谓的文化多元和身份多元,不负责任地取悦黑人和同性恋等少数群体,最终加深了少数群体与主流社会之间的隔阂,造成了对少数族群的伤害。这个,才叫民粹。亨廷顿就说,“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挖空心思,采取各种措施来解构自己所管理的人民,这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从无前例的。”

这说的是美国身份认同从番茄汤式的同化,转成了沙拉式的分化。原因是冷战结束、对国家的认同减弱,而这一倾向被无良政客大肆利用,从多个维度切蛋糕,加剧美国社会的割裂,损害了美国人的共同身份认同,也损害了少数族裔和少数群体的利益。

除了这两个原因,亨廷顿说的第三个原因是全球化。全球化与政客为了争取选票故意制造群体割裂逻辑有所不同。因为全球化必然是超越国家的,所以就倾向于否认国家认同。这方面,亨廷顿举的例子是福特公司。

福特公司主要客群是国内用户时,可爱国呢。现在海外市场大了,让它挂个国旗都不肯,怕引起外国客户反感。因为美国是全球化的引擎,为跨国公司工作的人就很多。亨廷顿估计,仅白领就有2000万左右。这些人,被称为“达沃斯人”。

墨西哥裔移民现状

最后一个原因,亨廷顿说现在最主要的移民群体,具体来说就是墨西哥裔。非常难以被同化。为什么呢?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 虽然南美国家移民美国的人数非常多,比如牙买加,竟然有23%的国民生活在美国,而墨西哥裔只有9.4%,但是墨西哥人口基数大,所以全国人口有1/10跑到美国来,实在是个惊人的数字。所以才会出现在洛杉矶踢场球,墨西哥队却成了主场的情况发生;

第二, 这些拉美裔集中居住,不与美国原住民融合。最开始,是古巴卡斯特罗上台后,把他的反对者、罪犯,甚至弱智和精神病人,一船一船地往美国送。美国没办法,辟出一块迈阿密来接纳这些古巴人。这让拉美裔移民和非法移民就有了一个桥头堡。随着拉美裔移民的聚集,学习英语已经没有必要,当地政客反而要求提供双语教育。门店招牌甚至选票,都要印上英语和西语。以至于在迈阿密,只会英语的比只会西班牙语的找工作还要困难,在迈阿密,英语竟然成了外语;

第三, 历史上,新墨西哥、佛罗里达这些地方,都是美国从墨西哥抢过去的。墨西哥人来了之后就不是移民心态,而是还乡团心态。这更是加剧了融合的困难;

第四, 拉美裔信奉天主教,相信贫穷就是死后上天堂的通行证。这和新教徒认为努力工作才能证成神恩的想法就大相径庭。新教徒以领补贴为耻。墨西哥裔却不这么想,前一阵子,各地墨西哥裔纷纷上街举行游行示威,说凭啥不给俺们非法移民发食品券?非法移民怎么了,非法移民就不是爹生妈养的啦?美国人觉得实在是难以理解;

第五, 人数越来越多的墨西哥裔又被民主党盯上了。特朗普要建墙,民主党就主张取消美墨边界。这就相当于大柱子和二栓子竞争小区业委会主任,大柱子眼瞅着要输,就说“凭啥外卖小哥和捡破烂的没有投票权?他们也是靠咱们小区生活啊!”为了争取这部分选民,民主党又把多元文化、多种身份这套说辞端出来了,大力推动双语教育,大力主张给非法移民公民权。他们这方面已经尝过了甜头。加利福尼亚以前是投共和党的深红州,就是因为给了几百万非法移民身份,加利福尼亚从此变成了民主党的铁杆票仓。

好,最后敲黑板总结一下。

亨廷顿认为,美国建国以来,一直是番茄汤式的,也就是以WASP为元点,将不同种族和不同宗教的移民进行同化。但是在上世纪60年代,在对黑人的同化上遭遇了第一次失败。

随着冷战的结束、全球化的兴起,对国家的认同普遍降低了。民主党为了选票,不遗余力地对美国主流社群和主流文化进化多维度的分割,人种、肤色、性取向、宗教、文化,到处找劫材。这加剧了社会的割裂,也让美国人在身份认同上产生了迷茫和困惑。最近这些年,大量墨西哥裔移民的集中涌入,更是加速了美国从番茄汤向沙拉的转化。

美国社会的沙拉化,还有可能逆转吗?

亨廷顿似乎持悲观的态度。因为,一个种族和文化如此多元的国家,无法单靠意识形态来维系身份共识。也就是说,单靠we the people这一纸宪法,是不够的。而白人至上,甚至盎格鲁-撒克逊的老路也是想都不用想,完全走不通。

那么剩下的出路,也只有从新教中去找了。这就是拉塞尔·柯克一再强调宗教重要性的原因所在。从里根,到小布什,再到特朗普,传统共和党必须越来越依仗宗教的力量,尤其是福音派的力量才能赢得选举。这暴露出美国政治生态恶化和极端化的迹象。

曾经的社会主流——既能得到宗教人士的认可,也能与自由派有效沟通的温和而世俗的共和党人,也就是奥康纳和苏特大法官那样的共和党人,如今被边缘化了。

柯克自信地认为,只要对上帝的信仰还在,美国就没问题。但是亨廷顿似乎没有这样乐观。《谁是美国人》,这本书最终是以一个问号作为结束的。

下一本书,我们就来讲讲柯克的《美国秩序的根基》。

好,我是顾衡,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美国这个国家,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存在。那如果你对这些问题感兴趣,比如 ——

罗马为什么是美国政治秩序的源头?

美国是怎么利用美元向全世界收税的?

美国普通人的医疗条件究竟什么样的?

还有,跟过去相比,今天的美国人为什么变得不爱社交了?

这些问题,你都可以在得到App首页搜索“好书”两个字,找到《顾衡好书榜》这个栏目,现在就开始你的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