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26 国王打压贵族,有哪些套路?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得到App课程《顾衡好书榜》。

昨天,我们讲到顾衡老师正在解读一本书《托马斯·克伦威尔》。这个克伦威尔不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英国革命时期的护国公克伦威尔,而是他的一个长辈亲戚,也是辅佐亨利八世的一个国务大臣。这个人在历史上不太有名,但是他见证了很多历史的关键时刻。他可以帮助你把乱糟糟的欧洲中世纪的历史给串起来,一次搞懂。

顾衡老师打了一个比方,他说,你可以把克伦威尔看成是英国版的商鞅。亨利八世就是秦孝公,克伦威尔辅佐亨利八世在英国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完成了对英国的重塑。那这个过程中,他使用了哪些权谋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听顾衡老师是怎么说的。有请。

你好,我是顾衡。

前面几期,咱们介绍了欧洲中世纪政治结构上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教权与王权之争。也介绍了教会以东罗马帝国的覆灭为契机搞了文艺复兴运动,力图以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继承人的身份,重新夺回政治权力斗争中的优势地位。

但是因为文艺复兴很花钱,教会不得不大规模销售赎罪券,引发了宗教改革。其结果是彻底的政教分离,罗马教会彻底丧失了政治权力。

几乎就在同时,英国也发生了宗教改革。英国的宗教改革同样以王权大获全胜为结果。事实上,英国的宗教改革甚至取得了更为彻底的胜利。在欧洲大陆,政教只是分离了而已,而在英国,国王却成了英格兰教会的最高首领,也就是说,教权成了王权附庸和工具。

为什么英国国王会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呢?

除了孤悬海外,地理上占有优势之外,亨利八世这一任君主所起到的作用可以说是决定性的。与他连续起用的两任权臣托马斯·沃尔西和托马斯·克伦威尔的忠心耿耿和聪明能干也是分不开的。这一期,咱们就说说英国的宗教改革是如何发生的。

打压贵族三大法

亨利八世是都铎王朝的第二位国王。都铎王朝是玫瑰战争的结果。

玫瑰战争就是英格兰两个势力最大贵族——约克家族与兰开斯特家族——抢英格兰王位嘛!这场王位争夺战,虽然兰开斯特家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代价实在是太大,兰开斯特家族这边,主席台前排就座的全都战死了。

这么着,八竿子打不着、还有私生子血统的亨利七世,也就是亨利八世的父亲,戏剧性地登上了王位。

因为实在是太幸运,再加上从血统上论起来这个王位也没什么说服力,所以都铎王朝打一开始,基本国策就是四个字:打压贵族。

国王打压贵族,这是古今中外的老戏码,没啥新鲜的。总结一下有这么三条:

首先,把贵族弄到身边来,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管起来。

这个,从咱们中国的汉朝,到法国的路易十四,再到日本的德川幕府,都是同样的路数。

怎么才能让贵族来首都呢?东方,比如咱们中国和日本,都是强制;西方则是在宫廷里创造大量的职位,让贵族心甘情愿地来。

亨利八世宫廷里最让人羡慕的职位叫马桶侍卫,工作是专门伺候国王大便。你要不是八代传下来的贵族,根本就没这个资格。

要说这个马桶侍卫工作还是很辛苦的。因为那时候欧洲人擦屁股不用纸,而是用一根粗的麻绳。拉完了,用这个麻绳蹭一蹭。马桶侍卫的工作就是隔三差五的,你得把这绳子抖一抖摔一摔,抖干净一点。

为什么东方的君主搞强制,西方的君主却是在宫廷里设置职位让贵族们来当官呢?

因为西方信基督教,国王也只能有一个媳妇。不像咱们东方,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不让有小老婆,日子没法过,那就只能打别人家媳妇主意。

宣大柱子伯爵进宫给国王当侍卫,宣翠花伯爵夫人进宫给王后当女官。这么着,国王身边就有一堆贵族的媳妇和女儿。国王要是看上翠花了呢?那就任命大柱子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当大使,哪儿远往哪儿派。是这么个路数。

国王削弱贵族的另一个办法,就是消耗他们的财力

日本幕府时期,将军就规定了,所有大名,必须半年住在京都,半年回自己封邑。这么着,一年就得来回走两趟。

搁今天,就算包架飞机也花不了几个钱,那时候可不行。将军说,你们是大名啊,可不能跌了身份,每次出行,随行人员不得少于400人。

这人一多,走得就慢,三十里一打尖,大名在凯宾斯基总统套房一住,手下400人丽兹卡尔顿自助餐一天三顿一通吃,这么个花法谁受得了?到了家就得卖房子卖地付账单。哪还有钱造反?

亨利八世的办法和德川幕府是反着的。他不是让贵族来回跑,他自己跑。每年他都要巡游30次左右。哪个贵族有实力,他就带着大队人马去人家里吃去人家里喝,一直待到把这家吃穷了,再去下一家。

那你说我不在家待着了,国王这么打秋风受不了,我去宫廷当个侍卫吧!可是你来宫里当侍卫,你媳妇女儿在宫廷里争奇斗艳的,一年86顶帽子658双鞋,这个也是一大笔开销啊。

所以宫廷里的贵族也是郁闷,说我来宫里当个干部,工资也不少开,怎么没几年,家里地就没了呢?

不光媳妇闺女要花枝招展的,自己的穿戴也不能马虎。亨利八世规定了,公爵和侯爵可以用金丝线装饰外衣的袖子,伯爵可以穿黑色的貂皮。这看着是分等级别贵贱呢,其实也是消耗贵族财力的一个好办法。因为金丝线和黑貂皮实在是太贵了,按规定着装,又得卖地卖城堡了。

国王打压贵族的第三个办法,就是让出身卑贱者掌握实权。

贵族只管拿粗麻绳给国王擦屁股,国家大事是不让他们插手的。这个,之前咱们介绍过奥斯曼帝国,他们的皇帝是去巴尔干地区贫穷的基督教家庭抓小孩子来培养,让这些人当大臣当将军,把贵族晾在一边。

咱们这边秦国也是相同的思路,就是重用客卿。啥叫客卿啊?就是商鞅、李斯这些外国人呗。

1509年,17岁的亨利八世登上王位。年轻贪玩,天天声色犬马的,但是打压贵族的基本国策可没忘。所以,他重用托马斯·沃尔西,把国事全部托付给他,把贵族们气得咬牙切齿。

沃尔西出身很贫贱,他的父亲是个屠夫。但是他特别聪明,他有个叔叔很有钱,见这个侄子是个人才,不培养一下实在是可惜,就资助他读书。沃尔西也没有让家人失望,他15岁就从牛津毕业,1507年就被任命为王室御用牧师。

一个出身低贱的人升到高位,对于贵族来说不仅仅是权力斗争输赢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这否定了他们的价值观和荣誉观。贵族们认为沃尔西根本就不应该接受这么高的职位,因为这是实用层面的不当、分配的不公、道义上的不义,以及良心上的不善。在贵族们看来,让沃尔西拥有比他们还大的权力,这简直就是违反自然规则和人伦,就像母鸡打鸣。

咱们这边也是一样,秦孝公死后,贵族立即把商鞅车裂了。为什么这么大仇恨呢?因为在贵族眼里,商鞅并不是和他们政见不合这么简单,他是羞辱了他们的荣誉观和价值观。贵族无法忍受贫贱者登上高位,根子是在这儿。

那么,亨利八世对沃尔西重用到什么程度呢?亨利八世曾经对教皇利奥十世说过这样的话:“要重视沃尔西的话,一如这些话是从国王本人口中说出的那样。”伊拉斯谟在亨利宫廷中待了很长时间,他也说,沃尔西“事实上的统治更胜于国王本人”。

克伦威尔的“见习期”

克伦威尔是1518年从罗马返回之后,成为沃尔西的助手的。你可能会觉得沃尔西的助手、秘书,这算个啥?

但你要知道,沃尔西就是政府,他手下的四百个助手和秘书,才是权力运转的核心。任何人要想在英格兰政坛飞黄腾达,都要从这里起飞。大名鼎鼎的托马斯·莫尔,1516年出版了《乌托邦》之后名动欧洲,他也是沃尔西的助理之一,和克伦威尔是同事。

在沃尔西身边,克伦威尔迅速理解了政府运行的内在逻辑。沃尔西就夸他对政治“有很好的理解力”。

因为克伦威尔在处理产权方面特别擅长,1525年,沃尔西交给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让他把6座大修道院改造成牛津主教学院,并且负责解散另外几个小修道院,把人家的房子和地卖了,为建设牛津搞经费。克伦威尔出色地完成了这个任务。

给建牛津划拉钱这件事情,对克伦威尔的前途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

首先,沃尔西对他很满意,立即任命他为首席顾问。从此,他有机会进宫觐见国王,汇报一些重要事情;其次,克伦威尔学会了如何通过折腾教会来敛财;最后,把房产、地产从修道院手里强取豪夺之后还得卖给贵族变现。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仅为主人沃尔西赚了足足3万镑,还在贵族中赚了个好人缘。

另外,在沃尔西身边效劳这十几年,克伦威尔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权术。在这方面,沃尔西绝对是一流的大师。沃尔西能够长久保持国王对他的宠信,有三个秘诀:

第一,时刻出现在国王左右,决不允许他和国王之间有任何传话人。沃尔西深知,离权力越近,就越是容易得到权力。

第二,要把国王的娱乐视为头等大事。让国王开心,让国王高兴,这就是最大的政治。所以,在娱乐和消遣的策划上,沃尔西无论是能力还是热情,都是数一数二的。

第三,不断重复对国王的忠诚。当时,大事小情其实是沃尔西一手操办的。

但是为了让国王对自己放心,他把大事儿定下来之后,比如晚饭吃虾还是吃牛排,沃尔西大手一挥说吃虾。然后,他就会把国王请到枢密院里来,煞有介事地说:“啊呀,现在有个事关王国生死存亡的大事儿,晚上这个虾是红烧好还是蒜蓉好,大家伙儿都不敢拿主意,这么大个事儿,必须英明神武、睿智仁慈的国王陛下亲自决定。”把亨利哄得叫个高兴,大手一挥:红烧!吃完红烧大虾,又开开心心打猎玩耍去了。

这么着,君臣二人,岁月静好,云卷云舒,不是挺好的吗?亨利八世开开心心地玩,沃尔西大事小情地管着,充分满足了权力欲,各得其所。

沃尔西是个教士,贪的占的也传不下去,最后还是归国王。所以对于沃尔西的贪腐,亨利八世虽然有所耳闻,但也听之任之,不觉得是多大个事儿。

国王离婚的难题

不过,沃尔西因为一件事倒台了,而正是这件事引发了日后的宗教改革。这件事情是什么呢?就是亨利八世爱上了王后凯瑟琳手下的女侍安妮·博林。

1527年,亨利给沃尔西下指令,麻溜的想办法,把我和王后凯瑟琳的离婚手续给办了。可是,天主教不让离婚啊!这可把沃尔西难死了。

因为沃尔西不仅是英格兰教会的枢机主教,还是教皇在英格兰的特别代表。总之就是教皇代言人呗。当亨利八世一定要离婚,教皇死活都不让之后,教权和政权一肩挑、位极人臣的沃尔西,政治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沃尔西倒台后,就轮到克伦威尔上场了。可是,国王一定要离婚,罗马教会死活不让。这个难题克伦威尔怎么解呢?好,我是顾衡,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顾衡好书榜》是一个提供读书服务的年度课程。刚才这一段,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他讲书的方式可不是板着脸,给你故弄玄虚的讲道理,而是像朋友一样,一边跟你聊,一边逗着闷子就把书给讲了。

在网上,跟着这么一位老师学习,也是一段特殊的缘分。推荐你在首页搜索“好书”两个字,找到《顾衡好书榜》,先试听一下这门课。如果听了觉得好,就下单吧。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