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24 怎么看中美战略互疑?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何帆老师的课程《中国经济报告25讲》。

何帆老师在做一件事,就是用30年的时间,每年用一本书、一份报告,记录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那为了完成今年的报告,何帆老师专门到武汉调研了10天,你可以在知识城邦关注他的最新动态。

就拿中美关系来说,何帆老师在半年前就做出了一个判断。他说,贸易摩擦只是表象,中美之间更关键的问题是战略互疑,也就是互相之间谁也不信谁,这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那中美战略互疑会带来哪些变化呢?接下来,我就把何帆老师的这一讲分享给你,让我们一起听听他的观察。

你好啊,我是何帆,欢迎来到《何帆报告2019—2020》。

我们今天来讨论一个问题:如何理解中美之间的信任赤字?

1.中美战略互疑

咱们先来说一下背景。我们在上一讲也说到,中美贸易战不会打垮中国经济,因为美国的真正对手不是中国,而是全球供应链。不过,我们还要从另一个方面去看这件事情。在去年的年度报告里,我们就讲过,中美贸易战是枝叶,中美关系才是主干。中美关系已经出现了一个转折点,两国之间出现了“信任赤字”,也就是说,谁也不相信谁,这才是更严峻的挑战。

让我们把视野再拉长一些,你会看到,中美关系有起有伏,经历了好几次转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很好,因为中国是他们的盟友。到了冷战时期,美国把中国视为对立阵营的敌手。当然,那时候,美国最大的敌人是苏联。事实上,正是为了对抗苏联,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才考虑改善跟中国的关系。此后,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基本上是“善意的忽视”,也就是说,美国对中国总体来说比较友好,但这只是因为它觉得中国太小了,不可能对美国有啥威胁。到了20世纪90年代,世界政治格局巨变,苏联解体,后冷战时代到来,中国的开放政策之所以走得顺风顺水,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了“后冷战红利”。

你看,从长时段去看历史,你就能看出来,中美关系时常会出现180度的转变。现在,我们就处在这样的一种转变之中。其实,这样的转折早有端倪。中国国际政治学者王辑思和美国学者李侃如就曾经提出过一个“战略互疑”的概念,来描述中美之间的深层裂痕。按照他们的解释,战略互疑是指双方对对方的最终意图的不信任,也就是说,双方都认为,对方的长期目标就是要以我们这一方的核心利益为代价的。你要注意,这不是说对方一定有这样的想法,但如果大家都这么猜忌,那就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最后就会真的导致中美关系呈现全面敌对状态。

我来举个例子吧。很多中国的官员、学者和民众会认为,美国想要干预中国的内政,甚至颠覆共产党政权。可是,如果你跟美国人去聊,绝大部分美国人都会说,美国没有这样的打算。美国是个西方式的民主国家,这样的国家决策一定是分散的,很难出台强而有力、可以执行的战略;美国是个大国,大国最关心的一定是自己国内的事务,大部分美国人都不会觉得中美关系是值得他们操心的最重要的事情;再说了,要是美国真的把中国搞垮了,一定是天下大乱,那美国又能得到多大好处呢?但是,所有这些说法都不足以打消中国这边的疑虑。中国一定会想,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想法,你干吗会在世界各地搞“颜色革命”,还时不时地对中国的国内问题指指点点?

那美国人现在是怎么看中国呢?美国人开始越来越警觉,他们觉得中国的发展太快了,而且中国强大起来,一定要取代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可是,你要是跟考虑问题比较现实的中国官员、学者和民众去聊聊,就会发现,中国人其实关心的还是如何追赶。也就是说,中国人承认,我们的国力在很多方面跟美国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差距还不小,咱们不能妄自尊大,那样反而就发展不起来了。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挑战或者代替美国在世界中的地位。我们不想当世界警察,不想当出头鸟,我们不仅还没有那样的能力,也没有那样的兴趣。

2.中美贸易的变化

好,那你可能会想,如果三观不合,那就不要交朋友了呗,各走各的路,有什么不行的?可能还真不行,原因还是因为全球供应链,中国和美国都是全球供应链上的核心节点,做不到完全“脱钩”。

那么,中美之间的战略互疑,就会对全球供应链带来深刻的影响。最早推动全球供应链的是技术,也就说,互联网技术推动了国际分工的深化,分工的链条拉得越来越长,几乎每一个行业里都有劳动力密集型的生产环节,这些生产环节就到了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这时候的全球供应链是互联的。接着,推动全球供应链的是经济,也就是说,参与国际分工的国家都得到了经济利益,大家就可以把政治分歧先放在一边,先闷声发大财。那这个时候,全球供应链是互利的。现在,推动全球供应链的是各国之间的信任。也就是说,全球供应链将是互信网。

这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一个新观点。你一定对《世界是平的》这本书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很熟悉。2019年9月6日,我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听他又讲了个新观点:世界变“深”了。你想,万物可以互联,彼此可以互探。你的手机能联上你的闹钟,也能控制你的空调,还能跟你的汽车对话。每一件事物都在变深。

那这就会影响到中美贸易。过去,中美之间的贸易是“浅层”的贸易。中国购买美国的大豆和飞机,美国购买中国的鞋子和玩具。大豆和鞋子之间不会互相沟通,飞机和玩具之间也不会互相对话,所以,这样的贸易是可控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中美贸易开始进入一个从未到过的领域。我们现在交易的商品和服务开始涉及智能手机、人工智能系统、5G基础设施、量子计算、电动汽车和机器人。这有什么不同呢?

美国人会想,假如我买了一台中国的智能手机,可能意味着我的个人资料会被一家中国公司获取,那么,它会用这台手机监控我吗?甚至,它会把我的信息交到中国政府手里吗?你看,到这时候,全球化会变成政治问题、意识形态问题、文化问题,甚至是心理问题。这就跟过去太不一样了。要是只谈经济利益,那很好算账,可是,现在经济利益已经无法独自发言,房间里的声音变得更加嘈杂。各种担心都会浮出水面:你会不会偷走我的技术?抢走我的工作机会?你的生产过程中有没有让我不舒服的地方,比如,你有没有关心环保和气候变化?你是哪个国家的企业?你有没有尊重我的价值观?甚至,你有没有认同我的价值观?你有没有讲我不喜欢的话?

这就带来了一个极大的困扰。我们讲,全球化过去是靠技术和利益推动的,那么,技术一旦实现了突破,就不会再出现倒退,经济利益的根会扎得很深,轻易没法动摇,唯独信任这个东西,境由心生,信任是反复变化,随风飘摆的。那遇到这样的变化,比如说,人家不信任我们,别的国家都在修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3.我们的对策

我们也应该修墙。

什么?修墙?那不是把我们排斥在世界之外了?

请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们都知道,把自己和外部世界隔离起来,那最终只会让我们自己受到更大的损失。但我想要说的是,我们原本以为,国与国之间的互信,是要对别的国家充分开放,但这种想法过于理想主义。在现实主义的国际政治游戏里,你的目标不是让别的国家爱你,而是让别的国家能对你的行为有准确的预期。

在全球化处于低潮的时候,当高速经济增长转变为低速增长之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与此同时,各国内部的社会矛盾更加复杂。这种情况下,一味地强调对外开放反而有可能进一步激化矛盾。国与国之间的矛盾需要冷处理,经济全球化也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所以,我们说的修墙,指的是在全球化退潮的时候,国内政策的重要性优于国际政策。一个国家的政府,总要更多地关注国内的和谐稳定,才能提高执政的合法性,而只有当一个政府受民众支持的程度更高,才能更好地引领人们去适应全球化带来的变化,不管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

你可以去想,修墙的最重要的目的不是为了画地为牢。修墙是为了在墙上开个大门,修墙是为了保证这个大门每天都敞开。修墙之意不在墙,而在乎开门不开门。为什么要有门?因为我们必须保持对外开放,要有人的流动、商品的流动、思想的流动,这个世界才会有生机和活力。为什么要有墙?因为墙给我们带来了安全感。正是因为有了墙,我们才能更放心地把门打开,否则,我们会一直处于惶恐不安的状态。墙越是结实、高大,我们也就会越放心。

修墙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墙的里面就不需要再有墙了。如果在墙的里面还有墙,一层一层全是墙和障碍物,那么,墙的里面也会变得更加不安。墙总是要把人分开的,如果我们把人群分得越细,各个阶层之间就会变得越固化,群体之间的矛盾会越激化。咱们先把对外的墙修好,同时要把墙里面的路障拆掉。在墙里面,要解决的问题多了去了: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老龄化社会?怎么解决“上学难、看病难”的问题?怎么提高基础研究的水平?怎么缩小贫富差距?怎么提高社会流动性?怎么跟年轻人对话?怎么形成新的凝聚力?怎么建立一种对话的机制、交流的机制、制衡的机制?墙内的问题,只能在墙内解决。

听完这一节课,你会对中美关系和对外开放政策有一个更清醒的判断。2020年,你最需要关注的国际政治事件是美国总统竞选,最需要关注的国际经济事件是美国经济,尤其是美国资本市场的走势。这些问题,我都会为你实时跟踪,在2020年为你作现场解读。

好,这一讲就讲到这里,我是何帆,我们下一讲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中国经济报告25讲》是何帆老师捧出的第二份报告。

你如果想跟着何帆老师,一起见证中国未来30年的变化,一起感受时代和成长,推荐你现在就在得到App首页搜索“中国”两个字,找到《何帆中国经济报告》这门课程,加入学习,加入这个注定伟大的传统。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