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37 启发俱乐部(上)| 做生意为什么要有线下?


这是「启发俱乐部」的北京首场。

先向大家道一个歉,因为过去半年不断地有朋友在问,说罗胖你的那个“罗辑思维”哪去了,怎么天天“罗胖精选”?其实呢,就在半年前,我们憋了一个大招,当时我们就想,能不能把“罗辑思维”从线上搬到线下?说白了,我们想做一个知识分享的线下剧场。当然这不是疫情来了嘛,你懂得,这个线下剧场就一直开不出来。

今天是2020年的7月2号,意味着这变幻莫测的一年的下半年正式开始了,所以我们就觉得,等什么等?别等了,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什么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所以我们决定,强行起飞,空中加油。既然我们身在北京,我们也没有办法租剧院、做线下聚集,怎么办呢?所以各位现在看到的「启发俱乐部」首演第一场,是在我们公司找的一个会议室,我们做了一个极其简陋的景儿,然后就开干吧。

给大家看一幅图片,就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我们在北京华贸北广场租了一个玻璃房子,这是它外观未来装修好的样子。我们再来看看它的内部,对,将来内部我们会装修成这个样子,这个地方就叫北京华贸北广场,将来「启发俱乐部」一旦线下聚集、线下演出可以开始,就将正式在这个场地开始跟大家汇报。

1. “启发”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启发俱乐部」?其实就是两个词儿,首先是俱乐部。就是指一群人,最开始就是我,每周我会把过去一周我读书、听课、见人受到的所有的启发,当然未来还包括我的朋友,他们受到的启发或者由我来转述或者我请他们来到现场然后汇报给你听,保证都是新鲜出炉的。因为这是一群人,所以叫俱乐部。

当然更有意思的是“启发”这个词,什么是“启发”?我觉得“启发”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词,这半年来我越酝酿就越喜欢它,因为它不是通常说的知识或者说结论,它也不是一种主张,它是什么?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至少包含以下三个因素:

第一,你心里得有一个问题,或者你对世界有好多问题;

第二,你能接受到这个世界外来信息的撞击,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或者是什么东西;

第三,你能够受到这个启发之后能突然恍然大悟,然后你能把受到的启发推广到其他的领域。

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比如说牛顿和那个著名的苹果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受到启发的故事。

当然,关于“启发”这个词我啰啰嗦嗦讲了这么多,后来我真的受到了一个启发,就是这个人。他叫杰罗姆·布鲁纳。这个人应该算是国际教育学界在杜威之后影响最大的一个思想家,我偶然看到他讲的一句话,使我深受触动。这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什么是「启发」那个词的定义吗?

他说的是,所谓精神生活其中最独特的一件事情,是人们会不断地超越所给信息。人类的知识的传承不是这一桶水倒给下一桶水,下一桶又传给另一桶水。而是我们每一个有灵性的人都有本事,把给定的信息不断地超越。我们总是会还给世界一些更多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启发」。

「启发俱乐部」一旦开始,没有特殊原因我们就不打算停了。我会把每周我自己读书、见人,包括我的朋友逐渐汇集到这个场合来,向大家汇报过去一周我们脑子里发生了什么,我们的人格又扩展了哪些边界。你就权当,你亲眼见证你们邻居家一个傻儿子是怎么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

这就是「启发俱乐部」这一段开场白。这一段开场白之后,我要给所有会受“启发”的人起一个名字,叫“易受启发体质”。你会发现,其实是我发现了,我身边真的是有这样一群人,将来这群人我们都希望把他们找到,然后请到这个舞台上来,也请到这个现场来。

 

我写了这么一段话来讴歌他们,他们是会塑造和经营自己精神生活的人;他们是会用自己的灵性和思考来超越给定信息的人;他们是沐浴在多样性红利的便利和恩宠中的人。

2. 郭德纲为什么能火20年?

闲话少叙,先说今天我带来的也是我受到的第一个“启发”。

2020年很多人不容易,那些做线下生意的人:开餐馆的、开商店的,哪怕是一个开水果摊的、做线下教育辅导的,所有这一些行业的从业者都尤其的不容易。怎么办呢?躬身入局嘛,所以2020年上半年我看到那么多人求存的意志很强烈,他们把自己的生意,自己和他人的交往都迅速地搬到了线上,然后我们看到他们开了这个号、那个号,在做直播带货。

但是有一个问题始终在我的上空回荡,请问这是权宜之计呢?还是一个时代真正的转型呢?线下的繁荣就此结束了吗?从此我们就迎来一个彻底要在线上展开自己的生活和生意的时代了吗?我觉得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但这个问题难就难在这是一个面对未来的问题,所以怎么回答都有理。但与此同时怎么回答也都是猜,我们就决定不猜了,我们就用行动来回答这件事。

所以你发现没有?我们刚才讲了半天「启发俱乐部」,本质是什么?不就是把一个线上的东西搬到线下了嘛。你可能会说,罗胖你疯了吗?你为什么反着潮流跑呢?对,我觉得过去半年我们做这个决定,以及今天呈现给你看的这台节目,它背后的思考可能对所有正在从线下往线上跑的人有所启发。

我有一个小小的经验,但凡这个世界给你呈现出一个截然相反的选择,要么黑,要么白,要么往南,要么往北,要么做线下,要么做线上。遇到这种选择的时候通常我们都别着急,因为这个逻辑一定是不究竟的。我们这代人说线上好还是线下好?这一定是我们思考的纬度吗?

我们这代人不能否认,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叫线上红利的东西里。线上红利有很多,而站在台上的我——罗胖,说白了我也是线上红利的一个受益者。我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当年我也是网红,在微信公众号这一代平台崛起的时候,兄弟我甚至是头部网红,那也是别一根签字笔走遍大江南北吃香喝辣的主。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崔永元说的,当然现在“过气”了。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互联网给了我们这一代人红利,我们无论如何得感恩。所以真的存在什么到线上还是到线下的选择吗?无论在哪里生活,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你都生活在这个巨大的红利里,这个红利其实有两种方式呈现给我们:

第一种方式就是平台层出不穷。2000年的时候我们知道有一个博客的东西出现,到2008年前后微博出来了,2012年微信公众号出来了。这两年你就想吧,抖音号、快手号、视频号等各种各样的号,包括淘宝号直播带货等等。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特点?这样的能够让人成为网红和头部网红的平台会越来越多,出现得越来越快,为什么是个红利?这当然是个红利,因为你无论错过了哪一波你都有机会赶上下一波,谁都别着急,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安顿我们灵魂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

其实还有第二种红利,你无论干了一件什么事,只要这件事稍有价值,在互联网时代,它总有机会被很多人知道。

但是请注意,我刚才讲的这两种红利起作用的方式、惠及我们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时代无论你做什么,都有两个策略可以选。

第一个策略,打一个比方,比如说你是一个弹吉他的歌手,第一个策略就相当于在一个广场上,你觉得哪人多你就去哪唱,别人想听什么,大爷敢点,我就敢唱,唱别人爱听的歌,反正平台会不断地涌现。这是一个策略。

还有一个策略,我就在这儿站定了,我在地上画个圈儿、摆个桌子,我就唱自己的谱子,我就唱自己喜欢的调门,这样行不行?我不去各种平台上试。互联网红利其实包含了,这种策略也可以。

其实是有例子的,前些年在互联网有个特别古老的传说,但是我觉得对我们今天的这些人还有意义,西单女孩儿你听说过吧?一个女孩儿就在北京西单的地下通道里唱歌,她不动的,她就在那儿唱,结果因为互联网的出现,有人觉得唱的不错,动听,然后就在互联网上四处传诵,说西单地下通道有一个女孩,你要是到那附近,不绕远的话可以去听一听。所以你看,你给出一种确定性,互联网也有方式可以奖赏你。

所以,如果你要的是流量红利,那你就穿梭在各个平台,哪新鲜你就去哪,这个策略挺好的。但是今天「启发俱乐部」开张,实际上我们更想去找第二个策略。这种策略它必须在线下去站定,所以它带来了一系列的缺点,比如说观众少、增长慢、成本重、收入低、限制多、风险大。但是它的唯一的好处就是确定性,因为提供了确定性,所以方方面面的红利、方方面面的注意力,包括自己的成长,能够在这个确定性的基础上,一点一点地垒出来。

我这么强行分有点强行解释,你就想一个钟,可以采取两个策略:第一个策略就是我走,那你很可能走的不准。虽然你能不断地向世界释放时间的信号,但是你可能会出现偏差。还有一种钟就是我这样的,我更倾向于干脆不走,不走的结果你们懂得,一天总能对两回。这就是(通过)确定性然后在上面积累信用的另外一种方式。

其实,我们想明白这一点是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的启发。对,郭德纲。

郭德纲有一句话叫“平地抠饼,对面拿贼”。什么意思?他是说解放前的那些老的相声艺人,他们在前门大栅栏地上画一个圈,然后就说,老少爷们,今天来听我的相声,我一会儿卖卖力气,我把您给逗乐了,逗乐了您往这圈里随便扔点钱,让我今天能活命。这个姿态很卑微,但是他有一个确定的结果,就是你的手艺是真能长。

郭德纲他在前门演出的时候,我们都知道,那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20年前他一度惨到了,有一场据说只有一个观众,讲完了下去跟这个观众握手感谢,然后回到后台去哭,掩面而泣。但是他也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他没有什么增长黑客的技术可以用,没有什么大数据可以分析,也没有什么平台红利,自己刷不了单,平台也给他灌不了流量。所有今天我们借助的那些工具他都用不了,好处是什么呢?好处就是不断地逼自己,出好活儿,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讲就是逼自己出来更好的产品。

 

郭德纲这20年的历程我反复去琢磨,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个时代有些人该去走的一条路,不断地逼自己,让世界反过来用一种强悍的蛮不讲理的力量去塑造你,你没有任何其他工具可以凭借,就是“平地抠饼,对面拿贼”,用相声演员的方式来不断雕刻自己的边界。世界越狠、越强硬,我们身上的边界、我们的产品的界线就越清晰。这个世界反映出来的那个雕刻我们的维度越多,我们就越像是一个活生生地生活在世界当中的人。所以,感谢郭德纲给我们的启发。

3. 迪士尼为什么成了美国电影业霸主?

接着说最近我受到的第二个启发。

有一家公司叫迪士尼,迪士尼特别棒,原来迪士尼只是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当中最少被提到的一个公司,因为它没有什么明星,如果说你是一个导演,但如果说你是一个动画片导演,估计大家对你的期待会放松一大截。但是你知道,这么多年之后,迪士尼现在在好莱坞的地位是什么样的?

去年我去了一趟,让我大跌眼镜,2018年迪士尼的票房大概是90亿美元,2019年达到130多亿美元,这是头部,它的位置在这儿。但是第二名和第三名环球和华纳兄弟基本上在腰部,只有60亿到50亿档次的票房。第四和第五名基本就看不见了。所以迪士尼现在在好莱坞是一个太阳般的存在,山顶上只有他一家。这是为什么?

我隐隐约约有一个感觉,这可能跟它有大量的线下生意有关,请注意,这是我今天的关键词,因为大家在2020年都不看好线下生意,第一期「启发俱乐部」我想为线下生意来申辩。我一直有一个感觉,迪士尼的成功和它的线下生意是有关的,但这个道理我一直没想明白。直到前不久有一个朋友来我们办公室,跟我闲聊,王海宁。王海宁是游戏界的创业者,那个著名的开心消消乐你们玩过没有?开心消消乐就是他的产品。

在我们聊到迪士尼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特别简单的解释模型,他是这么解释的,他说你想,电影业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生意模式,为什么?你想,比如说一部很成功的电影,比如迪士尼的《白雪公主》,白雪公主的形象可能会影响一个女孩儿一生啊,但是它能赚你多少钱呢?一张电影票钱,在美国大概10美金。一个影响一生的价值和10个美金之间,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实在是不匹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他说电影不是一个好生意。

但是问题来了,迪士尼在创意、虚拟、电影之外,衍生出了一个庞大的线下产业,比如说有白雪公主的画片,有米老鼠的铅笔盒,而艾尔莎公主的裙子,迪士尼要是发个狠,一部电影艾尔莎能换20套裙子,那它挣到一个女孩儿的钱就多得多,甚至是在这个女孩一生的经历当中,它都可以实现商业价值。所以你看,有了线下产业,迪士尼就有了一个虚拟产业的长长的杠杆。你这么想,一部电影对于迪士尼来说只是一个火车头,后面可以拖好多节车厢。

所以迪士尼可能是美国好莱坞最特殊的一家公司,它有一个特别强的部门叫法务部门。就是线下去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不是有这么一个笑话吗?说如果你流落到一个荒岛上,然后出不来,这个时候你求生的方法是什么?没有手机,你就在海滩上画一个大大的米老鼠,然后迪士尼的法务部门通过卫星就能看见有人正在对他们侵权,然后他们就会派直升机来起诉你,顺便把你救走。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也说明线下生意对于迪士尼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从它的财务报表你也基本看得出来,比如最近2019年的财务报表,迪士尼来自于电影的收入大概只占它总收入的10%,90%都是和线下相关的收入。

这好像还是一本生意经,但是王海宁给我最大的启发不是这个,他说你不要小看,咱别从赚钱这件事来想迪士尼,咱们看看它商业价值的实现方式。因为它有了这一根长长的90%的线下杠杆,带来了一个什么效果?高级了啊,这个“启发”高级了,他说,这治好了虚拟线上产业的一个顽疾,虚拟的线上创意产业有什么顽疾?很简单,你的创意会枯竭。不管你多牛,有多少钱,钱和创意没有什么关系。

你把100名作家圈起来写一年能写出一本《哈利•波特》吗?你给他多少钱也没有用的,世界像一盆火锅,咕嘟咕嘟在那冒泡,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泡在这个锅的哪个角落冒出来。迪士尼这样的公司做的就是创意,做的就是线上虚拟产业,它当然面对这个问题:创意枯竭了怎么办?但是因为迪士尼有那么长,也就是90%生意份额的线下杠杆,它获得了一个机会,获得了一个别人都没有的工具,什么?谁有创意我就买谁。有创意的人愿意被它买吗?当然愿意,你算一算那个账,我自己拍电影,我很有创意,我有票房,但是迪士尼自己的账本上可以把你预期的票房收入乘上9,它有90%的线下杠杆能把线上的虚拟创意产业的价值放大,所以当迪士尼的老板揣着支票本儿,来找你的时候,他会给你一个你拒绝不了的价格。希望将来你们都有机会,迪士尼老板揣着支票本来找你。所以你看这些年,皮克斯、漫威、福克斯,福克斯是2018年收购的,那是当年全世界最大的一笔生意,我记得是700多亿美元。就是这样发生的。

所以你看,拥有线下杠杆最大的好处,不是你能挣多少钱,而是你有机会获得这个行业里面谁都没有的一项收购工具,你能够度过自己创意能力枯竭的那个天生的必然的劫难。

王海宁那天跟我谈了大概半个小时,给了我极大的启发,他告诉我一件什么事?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最热闹的、最风光的产业往往是虚拟的、创意的、线上的、活色生香的、火花乱蹦的那些产业,但是我们生活在人间,人间有什么?人间是那种黏糊糊、稠唧唧的,说不清道不明,我们就喜欢在一个锅里搅,说不让聚餐特难受,我们喜欢一个人总想在线下跟他相会,打多少分钟的视频电话都不解馋,我们只会把特别简单的事儿发个微信来解决,稍微觉得重要点的事儿,我们说打个电话吧。再重要的时候我们总是说,见个面吧。这才是人类社会的底色,它是整个社会最庞大的那个冰山的底层,虽然它经常被淹没在海面下面。它还是什么?它还是杠杆,它是在你穿越周期、穿越时间过程当中把你的那个创意一点点灵光去放大的那个杠杆,它还是什么?它还是你在创意枯竭时续命的关键变量。

所以刚才说到的这个启发,我也想告诉所有做线下生意的人,无论过去半年你往线上看了多少眼,你向线上奔跑的速度有多快,我们留一只眼睛看着那个人间,看着真实的线下的价值。

4. 白居易为什么能留下3000首诗?

接着说最近我受到的另外一个启发。

很多人做生意讲的都是流量,我们需要流量,怎么才有流量呢?当然就得创新,创新靠的是什么呢?是各种各样的创新技术。好了,我的问题来了,有没有一种流量不创新也有呢?有没有一种创新根本不靠技术呢?这是到我这个岁数的人才会经常想的问题,胖了,老了,跑不动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没有可能也获取流量呢?好像也行。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你们去过巴黎应该看过这个地方,巴黎的红磨坊,1899年开业的,到今天是整整121年。

我去的时候他们的老板还吹牛,说我们就在二战的时候德军进城的时候停过一天,这个疫情终于停了,停了好多天。这家公司非常挣钱,但是我羡慕的真的不是它挣了多少钱,我羡慕的是人家动不动说,我们有121年。它有什么呢?巴黎其实有两个著名的歌舞厅,一个是丽都,一个就是红磨坊,红磨坊的那些歌舞、表演你今天进去看其实还是一百多年前的康康舞,大红裙子、大花边还有大腿的那种舞。还是这些,我看不到它有多少创新,但它就戳在这儿,一直在这儿,一直有流量,这是为啥?

再来看下一个,美国的百老汇。那么多家剧院扎在那几条街上,你但凡去过纽约,但凡有点时间,但凡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但凡在纽约还有个朋友,他一定会带你去这儿,要知道那儿的演出剧目也经常是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不变的,人家不创新也有流量,这是为啥?

下一个伦敦新区,这是著名的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当然其实不是莎士比亚那个时候的剧院,这是后来复建的,也是,这样的戏剧在那儿演。

咱们不说外国的东西,说说中国,去过东北沈阳吧,你的朋友是不是会拉你去“刘老根大舞台”。你去过桂林的阳朔吧,晚上是不是一定要看“印象刘三姐”?不创新啊,从它研发出来那一天就那样,很少的改动,一直有流量,这件事儿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一直在吸引我。

我们之所以要做「启发俱乐部」,把线上的“罗辑思维”节目搬到线下,将来每周三晚上我们要做剧场演出,实际上我们心里想的就是这些光荣的前辈们的业绩。我们有没有可能做到,比如说我就坚持每周三在华贸北广场,当然有可能将来我们换一个更大的地方,比如一个三四百人的剧院,华贸北广场那个剧院太小了,只有80个人。然后,我就坚持每周讲,请来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将来我们有能力请来很多人,把那个剧院每个晚上都给它排满,每个晚上都有人在那儿做知识分享。

请问,「启发俱乐部」有没有可能像巴黎红磨坊那样,像刘老根大舞台那样,像印象刘三姐那样,像百老汇那样,成为一个新地标呢?一想就觉得特别美,睡着了都要笑醒了,几十年之后,有这么个好事儿。

我经常振振有辞地跟我的同事去交流,我说怎么不可能?当然有可能,未来的线下演出将分成三种形式:

第一种形式是娱乐,那就是听相声、听脱口秀,听郭德纲;

第二种是审美,是看话剧、听音乐会;

第三种学知识嘛,线下知识分享。

三种演出形式将来鼎足而三,我们这个「启发俱乐部」会不会成为第三种线下演出的创始元老?但是,毕竟兄弟也年近半百的人了,我脑子当中还是有一线清明的,我知道这事做起来绝没有想起来、看起来得那么容易。

问题是,那么多人都在做,100年前法国巴黎也不只是一个歌舞厅,为什么是红磨坊留下来了?为什么那么多家剧院最后不得不去扎到百老汇大街,去扎堆?是那一群剧院留下来了。如果「启发俱乐部」在10年后、20年后、30年后,它会成为北京的新地标,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别跟我说什么努力、勤奋,谁都勤奋,谁都努力,谁也不比谁傻五秒钟。一定有一个关键变量,它是啥?找到了,今天才敢开演。

 

说一个最近受到的启发。前不久因为我要准备我们得到APP每天晚上10点的深夜电台,很温柔的那个,我研究了一下白居易这个人。我突然看到了一则材料,这一则材料启发了我,我们先来看一张排行榜。这是中国古代诗人作品数量排行榜。

第一名,不说了,乾隆皇帝,冒名顶替的,10万篇诗,这个数字不能当真。接下来陆游9000多篇,接近1万篇。

下面这些名字你或熟悉或不熟悉,比如说刘克庄、杨万里、赵蕃、苏轼、梅尧臣、方回、白居易、黄庭坚,这都是留下来的几千首诗,这里面你发现一个什么有趣的地方没有?就是这么多人,只有白居易是唐代人。

这个区别在哪?唐代没有印刷术,不像苏轼这样的人,写一首诗就印好多本散人。宋明诗人留存诗作的机会要大,唐代人不行,印刷术当时不发达,你真要想留存就得抄,很容易散诗的,但是白居易居然一生留下来了将近3000首诗。这是什么概念?唐代诗人我们就这么算,李白留下来的大概不到1000首,900多首,杜甫多一点,1500首。你知道的那个著名的杜牧,他临死的时候也知道留不下来,把自己的很多诗扔了一部分,烧了一部分,自己留了200首,杜牧比白居易生活的时代还要迟,留了200首,但是幸好他的一个好朋友替他保留了200首,所以杜牧不过400首,这都是大诗人。唐代诗人当中只有白居易留得多,为啥?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白居易这个人一辈子其实也没有吃过什么苦,你不要看什么浔阳江头夜送客,说得惨兮兮的。没有,一辈子当官,他经常在自己的诗里面记,这个月工资多少钱,买了一辆车,买了一个房,因为诗留得多,所以材料留得也多。

他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间应该是晚年,他在洛阳住了17年,这17年多爽,当官,啥事都没有,领工资,自己买了房,在北京要是这么个人多爽,真是事少、钱多、离家近,这就是晚年的白居易。所以白居易晚年的17年他没有别的忧愁,只有一个念头,他后来留了一首诗下来,我们来看看那句诗,他说:“生前富贵应无分,死后文章合有名。”什么意思?就是生前的富贵追到这儿也就到头了,就这样了,但是我现在要追求的是我的文章能不能够身后留名。那17年他不琢磨别的,就想这个事,我这3000首诗怎么留下来。他老人家开始行动。

晚年他把自己一生写的那些东西抄了5份,留在哪呢?我们来看一张地图。

首先庐山东林寺留了一套,大雪之夜,派仆人送上门。庐山东林寺的和尚当时叫云皋上人,云皋上人跟他原来是朋友,说您看,我们主人留一套诗集放在您这儿,还给您写了一首诗,您是不是答应好好保管?一个风雪之夜。再有一套诗集留在了苏州,叫南禅寺;再有一套是留在了洛阳,叫圣善寺。还有一套留给了自己的侄子,叫龟郎,还有一套是留给了自己的外孙,叫谈阁童。

你看白居易这个账算的,他在最后的17年,他心里只有一本账,就是我一闭眼,我这些诗集留给谁我能放心,你会发现他非常精明地判断,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力量是可以放心的:

第一种力量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文化地标,这个寺、那个寺。

第二种力量就是血缘,他给自己的侄子留了一套。因为你姓白,我的东西你能不好好保管吗?但是侄子是不是一定可靠呢?不知道,又给自己的外孙,就是姻亲又留了一套,小子,你妈是我生的。

所以你就想想他一个人想把自己的东西留存后世他能够找到的抓手,很可怜,就这么点。你有钱又怎么样?你有势又怎么样?后世那个时光的磨洗,你生前的那些东西都留不下来。所以你看白居易这5套诗集的留存方式其实在提醒我们今天,你要想留点东西下去靠什么?两个东西:血缘关系、文化地标。

天下那么多寺院,白居易为什么留在这三个寺院?他当过江州司马,所以在庐山住的时间比较长,庐山东林寺留一套,因为有交情。他在苏州当过刺史,所以在苏州的南禅寺留下一套,是因为有官威。然后在洛阳的圣善寺留了一套,因为圣善寺是皇家寺院。这个寺了不得,杨贵妃,杨玉环就是在那儿出家的,所以这是一个历史久远的皇家寺庙。他跟那个寺也最熟,所以有交情。

当然白居易绝对不能就此放心,所以他做了很多的安排。比如说,他在送每一套诗集到这个寺院的时候都要留一首诗,不要抵赖,全天下人都知道我把这个诗集送到你那儿了,在每一份诗集的背后也都写出了这张名单,我一共留了五套,都在哪、在哪。这是典型的我们今天才知道用的区块链技术,叫不可篡改的数据库。

白居易要保留自己的诗集,成为历史上留存诗篇最多的唐代诗人,他肯定有很多的算计,你看他这个算计利用的力量,就是我的诗集跟谁在一起安全?当然跟佛经在一起安全。一本破诗集你可能不识货你就扔了,你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识字的,你烧佛经是不是要三思?你是不是怕死后得罪天上那些人?所以你看这是他利用的一种力量。

第二种力量呢?我为什么要找这些寺庙?我是白居易,我写过《长恨歌》,我写过《琵琶行》,我现在就很有名,我在日本都很有名,真的,这是他自己说的话,我在日本都很有名。所以我把诗集赋予你们这样的寺庙,是不是也看得起你们?你们和尚是不是也要香油钱?这是一个彼此互利的关系。我的诗集拜托你保护,你们寺庙的大名,托我的福来流传。所以你看,这是第二重力量。第三重力量,我已经昭告天下,区块链技术,昭告天下,我的诗集留在你那儿,你敢把我的诗集毁了吗?天下人悠悠之口,唾沫星子淹死你。所以你看,我觉得白居易临死的时候心里是安稳的,他已经穷尽了没有印刷机时代能够保存3000首诗的一切可能。

好,现在我们换一个角度,我们不想白居易。我们来想,这三座寺庙。我突然意识到,请注意,我今天不是为了说白居易,我是说一个文化地标怎么流传下去。我们这个时代太适应一种思维,就是干什么事我要有魅力。所以我有流量,看过来,看过来,看我看我,因为我有魅力,或者我给你打折、打折、打折,今天晚上半价。但是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真正汇聚了注意力,汇聚了合作的其实还有一种力量,跟魅力没关系,叫什么?下面这句话特别重要,叫“你对人家有用”。白居易没错他是佛教徒,但他为什么选择这三座寺庙呢?他要完成自己的目的和使命,他那17年在洛阳老尽颓唐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焦虑,说我的诗篇怎么流传下去,他选择这些寺庙做他自己的事。

 

所以这是我从白居易的故事里面读出来的一段密码。想成为文化地标吗?你所有的努力方向不是你多有魅力,是你对别人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