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31 秦始皇东巡为什么要去海边?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推荐饶胜文老师主理的课程《秦始皇评传》。这门课属于我们的“大人物”系列,我们希望以人物为线索,把人类历史的脉络给你串讲一遍。

这门《秦始皇评传》,希望回答的是这么个问题,就是在绵延几千年的中国文化中,秦始皇留给后世的遗产到底是什么?就拿秦始皇东巡来说,为什么他每次东巡都要一直走到海边呢?东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世帝王又从秦始皇身上继承了什么样的遗产呢?

接下来,就听我为你转述的饶胜文老师的精彩观点。

你好,欢迎来到《秦始皇评传》课。这是由饶胜文老师主理,由我罗胖罗振宇来为你转述的一门课程。

上一讲,我们讲了秦始皇出巡,去了陇西,这是秦国祖宗发祥的地方,所以这是一趟寻根之旅。目的是展示给全天下人看,我的帝国是有历史正统性的。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秦始皇又陆续出巡了四次。但是,每次都是往东走,还都去了海边。

这些出巡又是为了什么呢?

经营东方

通俗读物大多会津津乐道,秦始皇去海边求仙、求长生不死之药;现代学者们大多倾向于认为秦始皇东巡是为了震慑东方潜在的反叛者。即使是研究秦始皇求仙活动的学者,关注的也是这事背后的政治意图,并不认为秦始皇真的相信人能长生不死。

其实,我们只要看看秦始皇东巡时主要从事了哪些活动,就会发现他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我先说结论:秦始皇是试图运用文化手段,促进族群融合,巩固新帝国的统一为什么这么说呢?就让我从秦始皇东巡的主要目的地开始给你讲起。

秦始皇东巡的具体线路,咱们不细说了。但我要请你注意,看他每次所到达的最远的点。东北方最远的点,他到的那个地方叫碣石,就是曹操吟诗的那个地方,这是原先燕国的地盘。然后往南看,正东方到了山东半岛,这是原来战国齐国的地盘。再往南看,他东南方走到最远的地方是会稽山,今天浙江的一座山,这是原来战国哪个国家的地盘?楚国。看到没,秦始皇几次东巡的目的地,就是原齐、楚、燕三国的地盘,都靠近海边。

为什么秦始皇要去这些地方呢?很简单,这些地方需要着重经营。

我们回到一个场景,秦始皇刚刚统一时的一次朝议上,丞相王绾说:我们刚刚灭了东方六国,原来齐、楚、燕这三国的地盘相距太远,如果不在那里封王的话,镇不住它。

请注意这里面的几个重要信息。首先,王绾只是建议在原燕国、齐国、楚国这三个地方封王,不是普遍地恢复原来的分封制。其次,他建议封王的理由,不是说应该回到周代的分封制,而是考虑这几个地方比较偏远,兼并到帝国的版图也比较晚,如果不在那里封王的话,怕镇不住。换句话说,王绾是建议秦始皇用政治、军事的手段加强对那里的控制。相信你也注意到了,秦始皇几次东巡的目的地,恰好就是丞相王绾建议封王的那几个地方。

当然啦,秦始皇听了李斯的分析,不封什么王,直接搞全国一盘棋的郡县制,没有采纳丞相王绾封王的建议;但是他显然也同意王绾的提醒,齐楚燕三个地方确实需要着重经营。只不过,他要用另外的手段,不是军事手段,而是上面说到的文化手段。

为什么秦始皇要选择用文化手段来经营东方地区呢?

秦始皇消灭六国后,宣告从此天下一家。无论以前你是哪国人,都得完成身份认同上的转换,从此都是大秦帝国的子民。但是别忘了,秦始皇称帝时,灭齐国不过是半年前的事,灭燕国只是一年之前的事,灭楚只是两年之前的事,就连他最早发动的灭国战役,就是灭韩之战,也只是九年前的事,近在眼前。

秦始皇作为天下的统治者,要怎样才能让不久前还在战场上杀红了眼的对手们相信,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呢?

这是秦始皇当时所要面对的问题:长期分裂所形成的国别和族群的界线,以及长期战争所留下的家仇和国恨,成了横在原东方六国人心中与秦帝国之间的一道鸿沟。秦始皇只要想建立天下一家的帝国,就必须得填平这道心理的鸿沟。

既然是人心的问题,当然不是政治军事手段所能解决。秦始皇采取的主要手段,就是这一讲的主题:东巡。

那什么叫巡呢?简单地说,它是统治权的一种宣示,巡的过程是一件赋有政治功能、充满政治仪式感的事。源头可以追溯到《尚书》里舜的巡狩。所以,秦始皇东巡,你可以说他是在仿效一个人。谁啊?儒家尊奉的圣王舜。

拥抱与接纳

前面说到,秦始皇打算用文化的手段去经营刚刚兼并的帝国东部疆土。问题是,战国以来,秦国虽然在军事上越来越强大,但是,在文化方面,它面对东方,一直处于劣势。一个在文化上处于劣势的征服者,怎么用文化手段去经营优势的一方呢?

秦始皇展现的姿态是:拥抱和接纳。

东方的文化优势,突出体现在战国时的齐国,当然包含了春秋时的鲁国。这里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战国时,齐国有一个叫“稷下学宫”的地方,那就是当时齐国的大学,你可以理解为诸子百家争鸣的现场。所以,你看秦始皇的头两次东巡,都是直奔齐地而去。他沿着胶东半岛,顺时针转了两圈;最后一次东巡,又逆时针转了一圈。在琅邪这个地方,高兴地居住了三个月。你就知道他对齐地有多着迷。

其实早在帝国刚刚统一的时候,秦始皇就采用五德终始说的理论,来确定帝国的德运,把秦的德运定为水德,以代替周的火德。这套学说就是来自齐国的邹衍。

秦始皇第一次东巡到达邹峄山,去过山东的朋友都知道,这里是孟子的故乡。秦始皇在那里召集了七十名齐鲁儒生作为博士。秦朝的博士是干什么的呢?它不是个学位,是个身份。你看,李斯上奏重要事务时,会说“臣等谨与博士议”,你就知道,秦朝的博士是要参与朝廷的决策和咨询的。秦始皇让这些齐鲁的博士,带着东方的思想和知识视野,参与整个帝国的决策。在当时,秦始皇就跟他们讨论过封禅,以及祭祀名山大川的事。秦始皇刻石立碑,那些碑文也少不了这些博士、儒生的参与。后来,秦朝制定皇家祭祀祖先的七庙之制,就是出自儒家的主张。你看,谁说秦始皇排斥儒家。

帝国与诸神

秦始皇东巡的活动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显眼的现象,就是他去祭祀东方的神灵。

秦始皇在胶东半岛总共转了三圈,他在干嘛呢?《史记》中偶尔提到几个秦始皇经过的地方,其实是齐国“八神”崇拜的祭祀地点。“八神”崇拜是齐国的传统。八神是指天主、地主、日主、月主、阴主、阳主,再加上兵主和四时主。譬如前面提到的琅邪,就是祭祀四时主的地方。四时主,就是掌管四季运行的神。

八神崇拜是跟西部的秦国完全不同的一套祭祀传统,秦始皇虔诚地去祭祀它们。等到他巡游到楚地的时候,又面临另一种不同的地方信仰。楚地算是秦始皇跑得第二多的地方了。你就可以看到,他对楚地的经营也算是比较重视的。

还记得前面第四讲的内容吧,秦始皇重排天下名山大川次序,东方总共七个名额,楚地就占了三个:湘山、会稽山和淮水。这三个名额可不是随便定的。湘山在楚国传统的中心区域,也就是今天的湖南湖北;淮水流域是战国后期楚国的中心区域;会稽山实际上在原来的越国,后来被并入了楚国的版图。这三个名额,其实代表了原来楚国的三个板块。我们在第四讲中说过,古人眼里的山川是有神性的。秦始皇去祭祀它们,代表了对楚国传统的一种尊重。

秦始皇在楚地的活动还有一个独特之处,他去祭祀了葬在楚地的两位圣王,舜和禹。秦始皇巡游到古云梦泽的时候,遥遥地祭祀了圣王舜,这在古代叫“望祀”,仰望的望,祭祀的祀。只有帝王才能望祀。他还登上会稽山,祭祀了大禹。经典上说,舜在南巡时死于江南,葬在九嶷山,后世融进了楚地的民间信仰,传说湘君不就是尧的女儿、舜的妻子吗?禹死后葬在会稽山,越人把自己族群的起源追述到大禹,大禹也就成了越人的祖先神。秦始皇去祭祀他们,不就代表了他对楚人信仰的一种尊重吗?

说到祭祀,我得再说说秦始皇的泰山封禅,实际上,他是到泰山顶上去祭天。他的曾祖父昭襄王在灭周之后,是往西走,到雍城去祭天帝;秦始皇呢,是往东走,到泰山上去祭天。祭天当然是最高规格的祭祀。秦始皇展现出的姿态是:我连祭天都愿意按你们东方的传统来举行。

这一节课,我一直在说祭祀,身为现代人,你可能会问:祭祀有那么重要吗?很重要!在秦汉时期,祭祀是基层社会的粘合剂;在国家层面,祭祀与军备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所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秦始皇东巡,展现出自己对东方文化传统的接纳,以及对东方很多地方性信仰崇拜的接纳。这种做法有点像罗马的万神殿。罗马每征服一个族群,就把他们的神请进万神殿,成为帝国的诸神之一。族群的融合,先从诸神的融合开始。秦始皇几次东巡,跋山涉水,风尘仆仆,他去祭祀东方人的神灵,祭祀东方的名山大川,祭祀东方人心中的圣王与文化英雄。他展现出的一种姿态就是:“我来拜你们的神,好不好?”

秦始皇的做法,有点类似西方的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他穿过沙漠,去祭拜埃及最古老的阿蒙神庙。他们都认识到,信仰体系的融合,会有助于人们之间心灵的融合,有助于族群之间的融合。

小结

好了,总结一下,秦始皇没有采纳丞相王绾的建议,他采取了更柔性的手段去巩固统一。他的东巡,更多地运用文化手段,促进族群融合,希望借此赢得东方人对天下一家的帝国的认同,以巩固统一。

当然,我们知道,秦朝还是很快就灭亡了。我们只能说,长期累积的隔阂和敌意,不是几次巡游所能改变的。但是,我们也知道,接下来的汉帝国,是一群楚人以秦地为根基建立起来的;而且,刘邦建立汉帝国后,把更多的地方崇拜纳入帝国的官方祭祀系统。他的子孙汉武帝,又跟秦始皇一样,踏上了巡视全国的旅途。秦始皇促进族群融合的努力和方式,后来者一直在做。

好,下一讲,我们要进入秦始皇的另一个挑战,就是怎么给天下人以一个共同的愿景?我们下一讲见。

刚才你听到的是我为你转述的,饶胜文老师主理的课程《秦始皇评传》中的一讲。

这门课程我们精心打磨了很长时间。我们希望不仅带你认识秦始皇这个人,更希望带你串联起历史,看到秦始皇创设的这套中华帝国的模型,为什么能贯穿中国历史两千多年。

现在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大人物”三个字,就可以看到《大人物·秦始皇评传》这门课程的入口。推荐你现在就加入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